<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阻扰婚事
        从法源寺回府,她一身狼狈,脸上掩饰不了的伤痕叫崔氏见了心疼的不行。可对女儿出门就惹事,还只伤自己的行为又极为恼火。

         觉得一定要好好给她个教训,一时气愤便罚她跪在祖先堂,亥时才能起来,还不许她吃饭!

         可当时间越久晚,想起一直被捧在手心长大,娇娇的女儿带着伤孤零零跪在那。又舍不得了。

         于是对儿子偷偷叫崔嬷嬷做点心便睁只眼,闭只眼。

         “这点心是崔嬷嬷做的!”夏容卿提醒她,要不是娘亲示意,崔嬷嬷又怎么敢违背命令!他摸摸她毛绒绒的头顶。随后打开食盒,端出几盘点心。

         小巧透明带着些淡黄色的水晶桂花糕,外酥内甜、松软滋润捏成花状的海棠酥。还有千层红枣糕。都是她喜欢吃的小点心。还有一盅甜丝丝的甜汤。

         夏清安咽咽口水,早就饿过去的胃被甜香味唤醒。听哥哥说这些都是崔嬷嬷做的,她露齿一笑,眉眼弯弯很是开心。

         “还是娘亲好!”她道。捏了快点心往嘴里塞,觉得哥哥这么晚送吃的来也不能忘了他。加了句,“哥哥也好,我最喜欢哥哥了!”

         夏容卿失笑。

         吃了几块点心,又喝了小半盅的甜汤。夏清安这才用帕子擦了嘴,又细细的擦了手指。

         夏容卿见此将东西收拾好,心疼道:“娘说要跪到亥时怕是不会变,好在还有大半个时辰就到时间。你……要不你坐着?反正没人,别跪的膝盖疼。”

         夏清安点头,艰难的将已经麻了的双腿移动,改成盘腿坐着。抬眼笑着说:“好了,哥哥你快走吧,我没事的。”

         夏容卿想陪着她,却也知道娘是真的生气,想给她个教训,免得她再鲁莽行事。自己是万不能陪着妹妹的。

         于是收好食盒,起身嘱咐她几句,就推门走了。

         等脚步声渐行渐远,夏清安敛了笑。抬眼去看赵逸。

         隐在黑暗中的他似乎沉浸在另一个世界,凄凉孤寂,有着浓浓的化不开的悲愤!

         她犹豫良久,才小心翼翼的开口。“你……还好吧?”她不知道他究竟经历过那些,却可以想得出。

         身为辅国公世子却早早战死,孤魂一缕飘际在京城十多年不得离去。看亲人离世,朋友不在……

         很孤独……很寂凉吧!

         赵逸抬眼就看见她眼巴巴的瞅着自己,一双大大的杏眼透着担忧和安慰。

         他轻嘶了一声,咧开嘴嘲讽一笑。看,曾经的安定大将军竟然被人担忧安慰了!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可有人担心的感觉还不错!这般想着,他收起嘲笑。看似嫌恶却认真的回道:“我很好,收起你那讨厌的样子吧!只要你阻止古灵儿那恶毒女人成我未婚妻,比你一百句安慰都要好!”

         夏清安一愣,随即失声惊呼:“古灵儿会成你未婚妻?她可是害你落水之人!”

         “别人不知道!”赵逸扯扯嘴角,就算知晓,那个女人也还是会叫他娶了她最不喜欢的外甥女的吧!只要他不顺心,什么都好……

         “你为什么要答应?”夏清安可以肯定,赵逸前世一定没有反驳!不然不会叫她去阻止!

         为什么答应?

         “因为傻!”可不是傻,为了虚无缥缈的亲情,不惜娶最讨厌的女人为妻!虽说他在拜堂前就去了边疆,从此一去不复返!

         因为傻?是挺傻的!夏清安想。那得多想不开才会娶古灵儿那种女人?

         “放心吧,我一定叫古灵儿不能嫁给你!正好我与她也有仇,才不想她得意呢!”夏清安点头答应。其实她一点也不知道如何阻止,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岂是她一个外人能够改变的?不过……她想起辅国公老夫人,也就是大长公主。或许可以从她那下手!

         武安侯府占地极广,身为祭祀祖先的祖先堂坐落在正东方位。从夏清嫣的院子去祖先堂要过花园,穿过长长的夹道才能到。少说也要一刻钟。

         夏洛秋带着丫鬟从花园出来,转入夹道。她却停下脚步。

         提着灯笼走在前面的小丫鬟没料她突然停下,向前多走了几步这才跟着停了。

         “姑娘怎么了”丫鬟疑惑的问,“过了夹道就是祖先堂了,不去了吗?”

         夏洛秋没有言语,只盯着漆黑如凶兽般欲要择人而噬的道路,眼中忽明忽暗闪着暗芒。

         突然开口问道:“你说我是不是侯府的主子?”

         丫鬟没想到姑娘会这样问,愣了会儿,奇怪道:“姑娘是府里三姑娘,自然是主子。”

         “是吗?”她又问,随即自嘲道:“可我从没进过祖先堂!就连小七都进去过呢!”声音低沉,透着股森冷。

         小丫鬟张张嘴,想说四姑娘和六姑娘也没进过祖先堂。那里除了男嗣和嫡女其她庶女是不得进内的,每年都只能是被姨娘带着,在外面磕个头就行的。

         其他府都是如此,姑娘她以前也是这样,如今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丫鬟想不明白,也不敢问。只喏喏不敢开口。

         夏洛秋冷哼一声,嫌弃的瞥她一眼。觉得自己的丫鬟一点没有夏清嫣的机灵!果然李氏那恶女人只想自己女儿,连丫鬟都给她挑好的,剩下的才给她!

         越想越气,她用力一甩袖,“回去!”

         小丫鬟一听急道:“可二姑娘说要将吃食送去给五姑娘的。”

         “说三婶婶不允,她还能去质问不成!”夏洛秋冷冷道。嘴角勾起些许弧度,转身就走。

         小丫鬟没法子,只能追上自家姑娘,与她一同往回走。

         走过二姑娘的院子时,她有些迟疑。见姑娘目不斜视几步走远,她只能在心中叹口气。

         只希望二姑娘别真的去问三夫人,不然姑娘可不好交代!

         武安侯夫人李氏,性情和善,对待庶子庶女不像其他府里那般打压作践。吃穿用度虽比不上嫡子嫡女,却也是极好的。有时还会从自己的私库中拿些东西赏给夏洛秋。

         她所住的院子也与夏清嫣毗邻,大小格局一致。但夏清嫣喜奢华,装饰上不免显得富丽堂皇又不失雅致。夏洛秋则与之相反,院中多种花草,屋内典雅清新。

         但临床榻旁的小几上却摆了个鎏金镶七彩宝石花的小插屏,名贵虽名贵,与房里的装饰极其不配。

         一进屋,夏洛秋就见宛姨娘坐在灯下细细绣着花样子。灯火阑珊下,温柔秀美的宛姨娘更加温和。肌肤细腻半丝不像过了三十岁的女子。

         听见声响,宛姨娘抬眼见她进屋,忙把花样子放下。“三姑娘回来了?”吴侬软语听的人身子都苏了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