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姐妹
        夏清嫣戳戳她头上发髻,“不是等你还能是谁?你这小没良心的,去清河那么些日子,也不见你念叨我们。”见她头上那只蔓草蝴蝶钗有些歪了,又伸手去扶了扶。“你这钗子是二叔送了吧,真好看。”她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些精美的首饰,自己收藏的也有很多,长辈们送的、每月月例里的和自己买的足有好几大盒子。

         夏清安点点头,也去抹了抹钗子,这钗子虽不贵重,却极为精致小巧。加上又是她爹爹叫人不远千里送去外祖家给她的,她很是喜欢,一直都舍不得带。

         “二叔对五妹妹可真好。”三姑娘夏洛秋突然开口道,语气淡然眼神却流露出艳羡之色。

         夏清安微微一笑并不答话。

         夏洛秋的生母婉姨娘是大伯母李氏的陪房丫头,自她出生便放在嫡母身边教养,李氏又是个心善的,并不会做出克扣庶女的事。比之二房的庶女好过的不知道多少。

         但人都是自私的,得到的越多就越贪心。此时夏洛秋就极其嫉妒夏清安和夏清嫣。凭什么一个貌不惊人只会讨巧卖乖,一个娇纵没脑子喜爱富贵的人都能够得到所有人的喜欢!而她就只能卑微的躲在人后!!!就因为她们是嫡女而她只是个姨娘生的庶女吗?

         夏洛秋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翻涌的心绪,拉起笑脸轻声道:“不过母亲对我们也不错,二姐姐你说是不是?”

         夏清嫣点点头,“那是自然,前些日子娘亲还给我打了几件首饰,其中一根银镀金的点翠镶蓝宝石的簪子我最喜欢了,等到了辅国公府的老夫人过七十大寿,我就准备带上,到时候再给五妹妹看看。”

         辅国公府的老夫人乃是当今皇上嫡亲的姑姑,现年已经七十高寿。当年泰安皇帝式微,还是大长公主一力支持泰安皇帝夺嫡。

         是以泰安皇帝对这位姑姑甚是看中。

         夏洛秋眉头一皱,眼神飞快的扫视一眼夏清嫣,眼中阴郁一闪而逝!

         时值金秋,武安侯府花园内的菊花早已经争奇斗艳的开了。黄的、绿的、红的、紫的,看的人眼花缭乱。夏清安便叫了晒青找把剪子剪了几朵开的正艳的菊花,准备拿回去插瓶。

         听夏清嫣说起辅国公府的老夫人七十大寿不由住了手,将剪子递给晒青,又接过丫鬟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这才道:“已经送了帖子来了吗?”

         “送了,听说送的帖子还不少呢,大家都猜怕是要给辅国公世子定亲了,所以才会送出去那么多的帖子,几乎整个京城五品以上官员家的闺秀都收到了。”夏清嫣手里捏了朵菊花把玩,甚是无趣的道。

         夏清安见她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奇道:“二姐姐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吗?我可是听说那辅国公世子长得英俊非凡。才识过人,才十六岁未加冠便已经是四品的指挥史佥事,以后还会继承辅国公的爵位前途不可限量。京城里的女子那个不想嫁于他。”

         “你也说了京城女子都想嫁给他,辅国公世子与我而言就如这朵绿鄂,无数蝴蝶蜜蜂都想采了他,我不过是其中微乎其微的一只。与其和她们争得头破血流,倒不如采了地上那株不被人发现又顽强生长的美人樱!”说着夏清嫣弃了手中绿鄂,俯下身子将掩盖在草丛间的小花捧起。

         将手递到夏清安眼前,微微一笑。“五妹妹、三妹妹你们看,这美人樱看起来是不是别有一番风情?”她目光明亮,漆黑的眸子如暗夜的星子一般动人心魄,此时的她看起来竟然比平时耀眼多了。

         夏清安轻嘶一声,没有想到喜欢华服美钗的二姐姐竟然会想得如此通透,似乎她从未真正看清过她。但转念一想,二姐姐是武安侯的嫡次女,哪怕她真的嫁了一个家世不显之人,有大伯看着,又有丰厚的嫁妆,到时日子过得并不会太差。

         夏洛秋却是不信的,要是二妹妹真的没有相争之意,又为何要在辅国公老夫人大寿之日带那支簪子呢?还不是存了与那些人比较的心。

         况且嫡母她一定是想攀上辅国公府这支高枝的,而且还只是想要二妹妹出挑。不然为何前些日子送去她那里的衣裙和首饰和夏清嫣的根本没法比!一定是她故意叫人送了普通的衣裙首饰来,为的便是到时候她不能够抢了夏清嫣的风头!

         夏洛秋越想越气,连指甲已经狠狠掐进手掌都没了感觉。

         “三姐姐?三姐姐?”

         “啊!?”夏洛秋忙回过神,敛去显现溢出眼眶的恨意,抬眼望向夏清安,疑惑道:“五妹妹可是有什么事?我有些走神没听见。”

         “我是向三姐姐告辞的,我的院子如今还在整理,等过几日我在请了几位姐姐和妹妹去我那喝茶,正好我那有从清河带回来的点心师傅,做的点心虽不如祖母那的好吃,却别有一番风味。”夏清安道。

         原来她们一行已经出了花园,眼前是几条通往不同院子的小道,刚好夏清安所住的院子和夏清嫣她们并不是相同的方向。

         “那几日后我可要好好尝尝了。”夏清嫣笑道。

         与二人分别,夏清安领着捧着一丛菊花的晒青回了院子,刚进院门就听见院子里闹哄哄的,眼一扫就看见孙嬷嬷正指着一个小丫头破口大骂。

         “小贱蹄子,你是多缺男人,瞧这模样可真风骚的紧啊,既然勾得外面的男人找上府来!”

         孙嬷嬷骂的难听,口中粗言秽语倒豆子般不停歇。院儿里其他仆役听的都脸红耳赤,更别说一个小丫头了。

         小丫头受不住,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红着眼眶泣声道:“奴婢没有,那人只是奴婢一个同乡,前些日子他得假回家,今儿个只是来给奴婢送奴婢娘亲腌的咸菜!嬷嬷……奴婢……奴婢真的没有……”

         “你还狡辩!”孙嬷嬷瞪着一双三角眼,浑浊的目光似刀刮一般凌在她娇嫩的脸蛋上。忍不住啐了一口“啊呸!你老子娘要是心疼你的话还将你买了银钱?休要拿这个当借口,我看你就是个……”说着又骂骂咧咧起来。

         夏清安越听眉头皱的越厉害,脸上原本带着的笑意更是全无。

         晒青见此忙上前一步厉声喝道:“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没看见姑娘回来了?一点规矩都没有。莫不是姑娘三个月没在就当真不吧主子放在眼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