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落水
        “大姐夫有姨娘很奇怪吗?”夏洛秋不喜夏清安那副惊讶的模样,好似姨娘之流就不应该出现似得。她的亲母可也是一位姨娘呢!便有意反驳道:“大姐夫身为镇英侯世子,有姨娘实属正常。难道五妹妹以为这世间男子都与三叔一般只守这嫡妻过活吗?”

         “三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夏清安有些生气,她何时说过男子不能有妾室?她有些生气三姐姐曲解她的意思,什么叫与她爹爹一般?像爹爹一般不好吗?

         “三姐姐我只是奇怪大姐夫怎的多了个姨娘,并不是说大姐夫不能有姨娘!”她沉声道。

         “是吗?”夏洛秋挑眉不看她。

         夏清安气结,一口气憋着胸口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什么叫是吗?敷衍也不用这么敷衍吧。她有说错什么吗?大姐夫明明三月前还没有丽姨娘,三月后就突然多出个姨娘,难道不奇怪?

         夏清嫣见两人如此忙打圆场,“好了现在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吗?大姐夫有姨娘没错,但这个丽姨娘出现的实在是莫名,五妹妹好奇在所难免。”她面容严肃,一双上挑的丹凤眼微微眯起,明艳中透着股凌厉。

         “银翘你说,丽姨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低喝一声,沉声道。

         “姑娘?”银翘为难的看向夏清和,不知要不要说。

         “大姐姐,难道这事不能说吗?”夏清嫣顺着视线也看向夏清和,见她低垂着头,花白的头发垂下遮住了半边脸。给她原就苍白的脸上带上了一丝阴郁……

         众人都望着她,一时间屋内安静的有些可怕。好半天才听见她开口,声音暗哑似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一般。“丽姨娘她……是世子爷的表妹,父母双亡婆婆怜她便收留她住在府里。三月前……三月前……”

         说到这一时语涩,大滴大滴的泪珠滑落,滴在她廋骨如柴的手上。她却似没有察觉般突然笑了,“呵呵……”那笑声悲戚,却是比哭还让人心酸。“三月前在我生产之日与世子他有了夫妻之实!婆婆便要我抬了她做贵妾。”

         她怨!她恨!怨世子的无情,恨丽姨娘的不知羞耻。可她能怎么办?只能把一切放在心里压在心头,吐不出也咽不下去!

         众人惊愕万分,没想到丽姨娘竟然是在大姐姐生产那日……

         李氏更是恨不得立刻去找了那越泽,问他她女儿到底那里做错了,要他们镇英侯府这般作践!又是气恨自己那日明明也在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恼恨之余不由悲从中来,她可怜的女儿啊!

         一把抱住低头垂泪的夏清和失声痛哭起来,好半天才收了声。拍了拍夏清和的手安慰她,叫她放宽心养病

         夏清安几人见李氏和夏清和有些体己话要讲,对视一眼安静的从屋里退出来,银翘便带了她们去了小花园坐,又喊了人送了点心和茶水才回了屋伺候。

         等人走了,几人皆是静坐无语,连最小的七姑娘夏清玉也都奄奄的趴在石桌上。夏清嫣的神情不时的变幻着,最后一拍桌子。

         咬牙切齿的说了句,“不知廉耻 ! 色令智昏 ! ”

         众人都知她说的是谁,也非常赞同她说的话。

         “大姐姐会不会是因为丽姨娘的事才……”一直都没有开过口的四姑娘夏洛怜突然开了口,神情怯弱忐忑不安的看着在座的姐姐妹妹们。

         她话没说全,但大家都明白她的意思。如果是她们遇上这种事,自己在那拼死拼活的为丈夫生儿育女。而丈夫却在她生产之时与别的女子颠鸾倒凤……

         夏清安觉得她一定会先宰了那女的,然后阉了那男的 !

         她深深叹了口气,看大家的脸色都不好。不禁想起刚出门时大家都为了能见大姐姐而高兴,现在却成了这番样子 !

         想起还在武安侯府中什么也不知的祖母……恐怕到时又是一番折腾了。

         气氛凝滞,她有些坐不住。霍的站起身,见众人疑惑的看向她。

         扯了扯嘴角,道 : “我想去净房。”

         若是平时,夏清嫣定然是要陪她一起的。但她此时心烦意燥,哪里还想到要陪着她一起,便点点头。唤了夏清安的丫鬟与她一起去。

         带着晒青和峨蕊,夏清安按原路回大姐姐的院子,走到半路却发现四周很是陌生。

         “姑娘,我们是不是迷路了?”晒青看着两旁一簇簇开的繁盛的秋海棠,花枝叶密,将两旁的道路遮的严严实实的。

         脚下的石板路径直通往海棠深处,幽深寂静。

         “你们还记不记得去大姐姐的院子有经过这条路?”其实她的记忆很好,大多走过一次的路都会记得。可当时从大姐姐那出来时心不在焉的,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有没有走过这条路。

         “好像走过……又好像没走过……”晒青认真想了想,有些茫然。

         夏清安没好气的翻个白眼,好像走过?又好像没走过?那到底有没有走过?

         峨蕊却是左右看看然后眼一亮,道 : “姑娘我们应该没有走错,你看 ! ”她一指花树丛。“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木头桩子,来时奴婢见它长的有些像一只小狗,就多看了两眼。”

         夏清安仔细看去,果然见树丛见有个小木桩子,远远的看就像一只蹲坐着的小奶狗。

         “既然没有错,那我们还是快些走吧。免得二姐姐她们等急了。”她收回视线,对晒青两人道。

         刚要抬步就听见一声惊呼。

         “表哥 ! ”

         夏清安一惊,与晒青、峨蕊二人互视一眼,不知道是谁这么大呼小叫的。最后忍不住好奇心走到路旁,透过海棠花的缝隙往来声处瞧。

         假山奇石,寒潭碧波。原来海棠花丛的另一边是一潭湖水以及用嶙峋怪石堆积而成的假山。

         一名华服女子站在假山的缝隙处,望着铺满枯黄荷叶的湖面惊慌失措。

         那湖水翻腾,哗啦啦的水声格外的清晰。夏清安看着眉头便是一拧,想起刚才的惊呼声。顿时一惊。

         那湖里有人 ! 有人落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