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入学院
    火灵院入学,虽然比不得天灵院与地灵院,但也是人潮拥挤。

     相比于别人都是自己父母带着下人送自己儿女报名,以及送行李到宿舍的,任子悠便显得可怜的多了。

     从小就被压着做事,又经常吃不饱的她,瘦瘦小小的,拎着自己娘亲准备的包袱,一个人排队报名,领校服回,找宿舍。

     小小的,瘦弱的身板,跑前跑后,不出一会儿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要不是今天入学的都是官宦人家或者是富商家的子弟,大家怕是都要怀疑这是不是哪个平民的孩子了。

     不过,像任子悠这种情形,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她是谁家里不受宠的庶女,被主母打压,也就没人管了。

     很多人都想到了,所以,就算任子悠再怎么可怜,也没有人去搭理她。反而,是以一种很轻蔑的眼神看着她,好似她是什么脏东西似的。

     对于这种眼神,任子悠已经习惯了。

     自己排队办好入学手续,再去领了校服,身份牌,便往宿舍去了。

     很久以前,任子悠便已经明白了,求人不如求己。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人尽知。

     见惯了人情冷暖,任子悠早就对这些高官,富人子弟,没了希望。

     于她来说,走出了任家,便是她的第一步。从此,努力让自己受人尊敬,才是她该关心的事情。至于其他,有则有,无则无,她不会强求。

     宿舍二人一间,与任子悠同一间宿舍的,是一个与她一般高的,可爱的姑娘。

     任子悠后来的,一进门,便打量着坐在床边的自己的室友。

     小姑娘小脸圆圆的,一双大眼睛晶莹剔透,看起来就如同一滴水珠,漂亮极了。

     身上穿的是一件粉红色的衣服,料子不怎么新,但也是很好了的。至少,比起自己这身衣服要好上百倍。

     当然了,自己这身衣服是娘亲新做的,那是肯定不会嫌弃。

     任子悠所关心的,是这之后二人的相处。

     宿舍是随便分的,如果碰上个娇纵的,比如任玉凰这样的人,那任子悠可就要头痛了。

     可是看了看这个小姑娘,虽然也是教养着的,但家世应该不是很显赫。那么,应该脾气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而且,娘亲说,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展示,眼睛纯净无暇,想必这个室友也是个单纯的人。

     当然,自二人见面之后,任子悠已经能很快确定,自己这个室友,是有多单纯了。

     一见面,就很热情的过来,自说自话的开始介绍了。

     在她一连串的介绍之中,任子悠终于知道了,面前这个人,是这天都之中的城门史之女李依依,家中独女,家中家境尚可。水属性,这次,是以凝气境三级灵力入学。

     陪同她来的,是她爹娘,就在任子悠前面离开。

     看到李依依那开朗的笑容,任子悠总算是放心下来了。

     亦是回以笑容,与她说了自己的一些简单情况,二人也算是正式认识了。

     凡是官员家的子弟都是提前三天入学,且不需要经过任何试炼。而在这三天内,则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入学。

     待三天后,学院才会正式上课。

     至于这三天,就当是给大家熟悉学校。而很多人,都选择了在学院里闲逛。

     至于任子悠,第一天来,倒是不太想出去。看着宿舍里比较杂乱,她选择了收拾房间。

     这时,柳依依便发挥了她乖宝宝的属性了。本来是闹着出去玩,任子悠一说打扫,她便乖乖听话了。

     只是,在家里从来都没有做过事情的大小姐,第一次干活,能做成什么样,那是可想而知了。

     最后,任子悠是真的受不了了。没了别的办法,任子悠只能打发柳依依拿着自己的身份玉牌,替自己去教导处登记。

     虽然规定的时间是一整天都可以,但是在任子悠看来,却是未必。

     在教务处领了玉牌,自己以灵力刻了名字,如果不去教导处登记,那就还不算是火灵院的学生。

     以后在学院干什么,都需要身份牌。不去登记,或者是迟了登记,都是一个麻烦。

     柳依依没有主见,任子悠说什么,她就很乐意的去了。

     任子悠一面看着柳依依那一蹦一跳的身影,一面笑着继续打扫。

     如此单纯的人,得该是有多幸福的生活啊。像自己,就永远不会这样子的毫无芥蒂的笑容。

     羡慕归羡慕,任子悠与李依依,感情还是越来越好了。

     任子悠喜欢李依依的单纯,李依依又毫无主见,有任子悠拿主意,她也轻松了不少。

     任子悠打扫好房间,李依依也回来了。

     天色渐晚,二人肚子也饿的咕咕直叫。

     拿上玉牌,二人便直奔食堂而去。

     不过,好在任子悠记下了路,要不,李依依一个人,一定又会如下午去教导处一样,把学校绕了一个大圈子才到了教导处,又把学校饶了一个圈子才回到宿舍。

     在任子悠的带领下,二人有说有笑的轻轻松松的就到了食堂。

     火灵院的食堂是分为两层的,楼上还不是她们二人能去的了的。

     所以,她们二人,只能在一楼,排起了长队。

     排队期间,任子悠看了看菜价,顿时,脑袋就大了。不过,她也庆幸自己并没有与自己那个爹爹闹翻。要不,就连自己手上这笔钱都没有了。

     就说嘛,送我到学校外,还给了我那么多的钱,美名其曰是奖励我的。当时还在想,这应该算是给我的补偿吧。

     本来还想着,在学校不需要用钱,还可以省下来给娘亲。

     可是就在刚才,听柳依依说起来,在学校里,做什么都是明码标价的。没有钱,寸步难行。

     这时自己才算明白,原来是自己这个“好”爹爹,担心我在学校没钱用,贴给我的。

     那么,我能用的,暂时也只有这一笔无意中得来的钱了。

     但是,照这样算下去,我只用来吃也只能生活一个月,就别提花钱进藏书阁学习了。

     看来,自己的当务之急,是得想办法挣钱啊。

     要不,一个月后,就是这食堂,自己也吃不起了。

     指望任家,任玉黄凰娘,都巴不得我能早点死,又怎么可能从她手里再拿到钱呢?

     再者,让她知道了我身上这比钱,也不会找我那个“好”爹爹的麻烦,最终,受罪的还是娘。

     所以,还是得自力更生啊。

     初入学院的任子悠,这就迎来了她的第一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