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丁君沉入学
    “子悠,别发呆了,到我们了。”

     柳依依看任子悠一直神游,不知道在想什么,遂推了她一下,任子悠才回过神来。

     凑齐到了任子悠打饭菜,二人也就没有说话,任子悠打了两个小菜,就走去找位置了。

     柳依依快速打了饭菜,就跟了任子悠过去。

     二人坐下,任子悠只打了一个土豆,跟青菜。对比一下柳依依盘子里的鱼肉与排骨汤,那相差的不是一点两点。

     “子悠,你就吃这个,能吃的饱吗?幸好,我打的比较多,给,分给你一点,现在正在长身体,看你这么瘦,要多吃一点。”

     李依依看似没心没肺说着,手上却飞快的把鱼跟排骨汤分给了任子悠,之后便埋头吃饭了。

     任子悠看着那些鱼肉与排骨汤,眼神中多了些什么东西,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哽咽着说了一句谢谢,便开始吃了起来。

     夜晚,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地方,两个都只才十岁的小姑娘躺在床上,任子悠说着自己以往的经历,李依依静静的听着,没有作声。

     直到任子悠说完,李依依麻溜的从自己床上下来,爬到了任子悠的床上。一本正经的道:“放心,天无绝人之路,你这么聪明,一定可是想到办法的。要不,你还有我啊,我可以帮你啊。”

     任子悠开心的笑了,回忆往事带来的眼泪还在小脸上挂着,可任子悠却笑的那样开心。

     任子悠紧紧的握着李依依的双手,真诚的道:“谢谢你,依依,你人真好。不过你放心吧,就如你说的,天无绝人之路,我一定可以想到办法的。我任子悠,可不是个服输的人。越挫越勇,这才是我任子悠。”

     说着,任子悠是信心满满。

     李依依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对任子悠是绝对信任。任子悠说可以,李依依也不做她想,当真是单纯的可爱。

     两个人谈天说地到很晚,都累了,就在一张床上睡着了。

     离家的第一晚,二人的小手无意识的紧紧相连,就好似天塌下来,也不能把她们分开。

     利用这三天休息的时间,任子悠拉着李依依,把火灵院的情况,都给摸透了。

     同样,也了解了很多她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就先拿身份玉牌来说吧。

     玉牌一入学院,便由自己以灵力刻上自己的名字。再由教务处,教导处登记。

     上面,有自己所有的信息。

     同样的,在学校教务处交钱,上面也有记录。交了钱,吃饭,进藏书阁学习,买丹药,反正一切的交易,还有学习成绩,都是由玉牌一划,便可进行变化。

     学校,宿舍,藏书阁,丹药阁等等这些地方都设有禁制,亦是只能凭玉牌才能进出。当然,该收钱的也会自动扣钱。

     所以,总结一点,钱在学院,是非常重要的。

     吃饭要钱,学习亦是要钱,到处都是要花钱的地方。

     当然,对于我们这些不受宠的,或者是家里有点穷的,或者是平民,也还是有解决办法的,那就是干活。

     最简单的是在学院打扫,哪里都要人,按劳动取得报酬,但是这个来钱慢。

     快的可以是去学院的百宝阁接任务,或者是卖丹药。

     这两个对于现在的任子悠来说,都不合适。所以,任子悠选择了接简单的打扫的活。

     有人会觉得这个会很丢脸,但对于任子悠来说,这却并算不得什么。淡然的接下了打扫一整片西院的任务,每天可以收到五十纹铜钱,已经算是够好的了。

     李依依一面忙着打听消息,任子悠忙着挣钱,三天很快就过去了。

     丁君沉也如愿考上了火灵院。

     丁君沉今年与任子悠同岁,天赋不高的他以凝气境四级的实力入学,差点,就被别人刷了下去。

     幸好,最后还是留下了。

     丁君沉是木属性灵力,长的也是人如其属性,木木的,性子又耿直。

     相貌还算可以,换上崭新的校服,也还是仪表堂堂。但站在面容姣好,肤若白雪的任子悠身旁,就有些不够看了。

     这是李依依见到丁君沉时的第一感觉。

     虽然她人比较直,但任子悠这些天是再三强调不能随便在别面前乱说话,李依依也听进去了。

     见到了真人,李依依也只是笑着表示请客,就当是欢迎了。至于对丁君沉的评价,李依依聪明的选择了烂在肚子里。

     虽然李依依的表情有着明显的变化,但任子悠一时不察,忽略了过去,至于丁君沉,那是连李依依人都不敢看的,哪里又会注意到她呢?

     就这样,三人高高兴兴的往食堂而去。

     只是,这才一进食堂,任子悠与李依依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

     李依依不知道这其中的恩怨,单纯的想法是,牛皮糖就是黏人,可任子悠与丁君沉,可是对眼前这个人,烦的很。

     任灵儿,任子悠她爹的第三房小妾的女儿。她娘是一个富商的女儿,所以任灵儿在任家,虽然钱够用,但是为了地位,一直是与她娘一样,是任玉凰的走狗。

     在任家的时候,可是没少欺负任子悠。当然,也没少被任子悠整。但在任灵儿告状,丁君沉替任子悠挡了惩罚之后,任子悠除非是气急了,暗地里挑时间整了她几次,要不,都是直接无视她的。

     这次入学,她亦是只比自己小了四个月,同样在其中。

     同样的火属性,她只有凝气境五级灵力,而任子悠要比她高出一截。

     自从上次遇见,就一直阴魂不散,处处找茬。

     可是任子悠一惯是不理她,直接把人当空气。

     但今天,在任灵儿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一返常态,对自己大献殷勤之时,任子悠突然很想动手打人。

     还是丁君沉与李依依拉着,任子悠才无视她直接去打饭菜。

     可是,任子悠不理任灵儿,就并不代表任灵儿会就此作罢。

     好在,今天是李依依请客,任子悠才不至于让任灵儿抓到把柄。

     “怎么,你不是有一笔钱吗?怎么是李依依花的钱。”

     任灵儿不甘心,打了饭菜就与任子悠她们坐到了一起,旁敲侧击的,就是想让任子悠承认她身上有钱。

     任子悠又不笨,自然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哪里比的了妹妹,我娘亲是给了点她的积蓄给我,但那也只是她一个月的工钱,能有多少,我要是有钱,还用的着去打扫卫生吗?妹妹,你想想也知道啊。”

     任子悠现在倒是庆幸,只要在教务处入档案,之后除非自己死,才能在玉牌之上找到自己的消息。否则便只有管理五大灵院的长老同意,才能在查的到我的一切消息。

     要不,有这么个人在,任玉凰她娘那一关,我就过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