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三世至交,莫逆于心】
        “哥,你说我这个病是不是真的治不好了?”

         破旧的房屋中,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平躺在床榻上,目光微微注视着身旁的少年,那原本红润的小脸此刻却是显得有些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削瘦的脸颊上,两边的颧骨犹如小山一般高高凸起。

         “怎么会呢?”少年淡淡的笑道,只是这笑容中,却是带着一丝勉强和苦涩。

         “再过几天,就到师门派发仙灵草的日子了,吃过仙灵草后,你的病情一定会有所好转的。”少年似是随意的拉过一旁那略显泛黄的旧棉被,将其轻轻盖在了少女身上。

         虽然嘴上安慰着少女,但实际上少年内心却是知道,就算是仙灵草,对于眼前的少女来说,也只是能起到暂时的压制作用,想要彻底治好少女身上顽劣的病情,他还得尽快成为青龙宗的正式弟子才行。

         “可那仙灵草是师门派发给你的修炼资源,要是都给我了,那你自己怎么办?”扯动着有些干裂的嘴唇,少女声音中带着一丝浓浓的自责。

         “别想那么多了,哥当初之所以会大费周章的来青龙宗,不就是为了能治好你吗?”

         “你先休息一会,哥去外面看看药熬好了没有。”摇了摇头,少年伸过手掌,指尖轻捋了捋少女额前的发丝。

         柔和的注视了少女片刻,少年这才缓缓转过身形,当身体背对着床榻时,少年那原本泛着笑意的脸庞,却是不由的浮现起一丝疲惫。

         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已经闭上双眼的少女,少年轻吸了口气,抬起手掌轻轻抚摸着胸前挂着的蓝色小珠子,眼神中带着一丝恍惚...

         少年姓卓名一凡,和其他同龄人一样,卓一凡也曾拥有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那时候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渔民,每日辛勤的出海捕鱼,生活虽然算不得很奢侈,但维持一日三餐的温饱却是不成问题。

         直到十二年前的一天,当他得知父母所搭乘的渔船在海上遇难后,他的生活在那一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父母出事的那年,卓一凡只有六岁,而他的妹妹卓灵,也才刚学会走路。

         这个年纪,对于乡下的孩子来说,原本应该每天跟成群结队的在村子里嬉戏打闹,但卓一凡却是要独自挑起照顾妹妹的责任。

         起初,两人靠着村子里一些好心渔民的照顾,倒也勉强能生活下去,只是后来,卓灵却是无缘无故的得了这种怪病,每到入夜时分,卓灵都会如同置身冰窖一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刺骨的寒气,因为这股寒气是由内而外的散发,所以每次发作起来,卓灵那原本就瘦弱的身子都会被冻得瑟瑟发抖。

         卓一凡不知道请过多少大夫来看过卓灵的情况,但就连村里头最有名的大夫在检查过卓灵的病情后,都是摇着头表示束手无策,而且还提醒过卓一凡,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卓灵可能连几个月的时间都熬不过去,那一刻,他甚至有一种天即将塌下来的感觉。

         后来有一个见识过世面的村民告诉卓一凡,在遥远的海外,有一座名为丹霞山的山脉,在山脉顶端有一个叫做青龙宗的修武门派,门中有许多的奇人异士,若是卓一凡能请到他们出手,或许有机会能治好卓灵。

         得知了这个消息,卓一凡立刻带着卓灵连夜启程赶路,在历经千辛万苦后,终于是来到了村民口中所说的丹霞山脉前,但当他带着卓灵来到山顶时,却是被守卫在青龙宗外的两名弟子给拦了下来,不管他怎么说,那两名弟子就是不肯放他进入宗门。

         从那两名弟子口中,卓一凡知道这是青龙宗的门规,除非是宗门内的弟子,其他一概闲杂人等,都不得擅自迈入青龙宗大门。

         无奈之下,卓一凡只能选择成为青龙宗的记名弟子,其实说白了,也就是那种在门中负责打扫卫生的杂役弟子。

         记名弟子在门中地位不高,甚至就连外人也都看不起他们,每个月领着一点微不足道的修炼资源,却要起早贪黑的干着各种粗重的累活。

         但为了能治好卓灵,卓一凡也别无选择,毕竟青龙宗对如今的他来说,就如同是一根救命的稻草,只有加入青龙宗,成为一名正式弟子后,他才有机会见到门中的那些奇人异士。

         想要成为青龙宗的正式弟子,就必须先成为记名弟子,只有当满三年的记名弟子后,他才能有机会参加正式弟子的考核,只要考核通过了,他才可以正式成为一名青龙宗弟子。

         “吱~~”

         走出了房间,卓一凡顺手关上了房门,此时院落四周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草药味,如果是其他的人闻到了,可能都会忍不住用手捂住鼻子。

         但卓一凡却只是面无表情的来到院落中央的瓦罐炉边,伸手在冒烟的瓦罐上轻轻扇了扇,旋即打开了上方的盖子,观察了片刻后,他才重新将盖子盖上,转过身拿起身旁的扇子,对着瓦罐炉下方的通风口轻轻扇动了起来。

         “一凡,小灵的病好点了吗?”

         院落外,一名与卓一凡年龄相仿的少年缓缓的朝着这边走来。

         闻言,卓一凡转过头望着这名少年,旋即才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还是老样子,吃过药已经好多了。”

         “吃点东西吧。”少年把两个还冒着热气的包子递给了卓一凡。

         “谢谢你了,聂大哥。”卓一凡在微愣了片刻后,这才接过了少年手中的食物。

         “没什么,你从昨晚小灵的病情发作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我刚才过来的时候正好经过厨房,就顺便进去给你偷两个包子过来了。”少年憨厚的冲卓一凡笑了笑。

         卓一凡心头微微泛起了一丝暖意,眼前的少年名叫聂青,是跟他同一年进入青龙宗的记名弟子,因为同样是乡村里出来的孩子,又时常在一起做事,所以两人在这几年里也是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不过两人虽然都是青龙宗的记名弟子,但聂青却已经达到了三品武徒的实力,比卓一凡足足高出了两个小境界。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卫生都做完了吗?”啃了啃手中的馒头,卓一凡偏过头问道。

         “还打扫什么卫生呀,马上就要参加正式弟子的考核了,长老让我们这几天好好准备就行,这些活会有人替我们做的。”

         看见卓一凡在吃东西,聂青从其手中接过扇子,一边对着瓦罐扇风一边轻笑道。

         “原来是这样,想不到这么快就要考核了。”摇了摇头苦笑一声,对于能否通过考核,他自己是连半点信心都没有,三年来宗门派发到他手上的仙灵草,都被他用来压制卓灵的病情了,如今三年过去,虽然勉强的迈过修武门槛,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他这样的境界却是连许多新来的记名弟子都不如。

         “你是不是在担心小灵以后的治疗问题?”沉默了片刻,聂青似是不经意间的偏过头询问道。

         “唉...如果这次考核不能通过,我们兄妹两人就要被遣送下山了。”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卓一凡嘴角边泛起一丝苦涩,转过头望了身后破旧的房屋一眼,轻声道:“我倒是没什么关系,只是小灵她没了仙灵草,恐怕就坚持不了多久了。”

         “瞧你这一副杞人忧天的样子。”

         聂青将手中的扇子放下,伸手端起瓦罐旁的把手,将煎好的药倒在了眼前的小碗中,旋即才轻笑道:“这不是还有我吗?等我成为正式弟子,小灵治疗需要的仙灵草就由我来提供了。”

         闻言,卓一凡却是沉默了,仙灵草对于一个修武之人来说,那可是极其珍贵的资源,而聂青跟自己不同,他之所以会来青龙宗,完全是出于本身对修武的痴迷。

         还记得刚认识聂青时,聂青就曾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无法改变他对变强的执着。

         “聂大哥,日后不管我卓一凡身在何处,你的这份恩情我一定会记住的。”卓一凡充满坚毅的目光,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聂青,一声“聂大哥”也是由心而发。

         “行了行了,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煽情起来了。”闻言,聂青摆了摆手,对着卓一凡笑骂道。

         两人相视一笑,殊不知在不久的将来,这两名小小的记名弟子,都将会在大陆上搅弄起一场腥风血雨,未来太乙大陆的格局,将会因为他们而产生惊天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