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拔舌地狱(不知道口味会不会重)
    于是王一、林有文跟着红面小鬼出阎王殿往西北而去。路上免不了走走停停,欣赏阴间这独特的荒凉阴冷景色。

     不一日,翻过一座山,几鬼散去阴风,来到一处平原地带。满地细沙,在阴风的吹拂下,几让人睁不开眼睛。

     “呸,呸。”

     王一朝地上吐出不小心吃进嘴里的沙子。他用手掩住口鼻。道:“这地狱的气候也太差了。”

     林有文用手指指前面,道:“老爷再坚持一下,过了前面的石碑就好了。”

     王一望去,朦朦胧胧看不甚清楚,只觉石碑及其高大。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这才看清楚上面写着“十八层地狱”,说来也奇怪,石碑这边沙尘满天,另一边却是风平浪静。石碑就好似柏林墙,一下把它分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穿过石碑,大家抖抖身上的沙子。林有文道:“再往前十里路就到第一层地狱了。”

     整理好衣服,几鬼接着上路。

     王一望着眼前的地狱,一阵错愣,与他想象中的模样完全不一样。在他的印象中地狱应该是一层一层的,每层都关着一些及其凶残的恶鬼,大量鬼差拿着各种刑具无时无刻不在折磨这些恶鬼。

     而眼前这是什么?大家各忙各的,井然有序,一派繁忙的景象。

     不由问道:“这就是地狱?”

     林有文道:“不错。是不是和老爷你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王一点点头。

     林有文道:“这是十八地狱的外围,真正地狱位于中间的核心区域。世人都有一个误区,以为十八层地狱就是一层层的,其实不然。十八地狱是以受罪时间长短与罪刑等级轻重而排列的。

     每一层地狱比前一层地狱,增苦二十倍,增寿一倍。比如我们即将要去的第一层拔舌地狱以人间3750年为一日,30日为一月,12月为一年,罪鬼最高须于此狱服刑一万年(即人间135亿年),才算刑满。其第二层剪刀地狱以人间7500年为一日,罪鬼最高须于此狱服刑两万年(即人间540亿年)。其后各狱之刑期,均以前一狱之刑期为基数递增两番。最后的第十八层地狱以4亿9152万年为一日,罪鬼最高须于此狱服刑13亿1072万年(即人间2垓3192京8233兆9840亿年)。正因为时间长,刑罚重,才会有被打入第18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的说法流传出去。嗯……这个说法也不算错,至少从地狱存在开始还没听说过有活着出来的。”

     在后面的老头,吓得嘴唇直哆嗦。结巴道:“那…我岂不是要在第一层地狱中受刑11250年?”说完这个数字脸色不由变得惨白。

     林有文道:“放心,这只是地狱和外界时间流速不同造成的而已。实际上第四日你就会被放出来。”又道:“老爷我们继续走吧!”

     王一等鬼走进地狱外围,整齐的街道,两边林立着客栈。从客栈里飘出一股股食物的香味。他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闻过如此诱人的味道。

     街道上虽说鬼多,却没有一个高谈阔论的,都是贴耳交谈,哪怕是笑,也只是脸皮在动,不露一点声音出来,大家都自觉保持着一股诡异的寂静。

     王一刚想张嘴问问,林有文好似早就知道一样,忙做一个静声的手势。按后来林有文的说法,地狱是阴间食物的主要来源,大家用这种方式表达对食物发自内心的尊重。

     于是他们就在这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中,来到了地狱的核心处——第一层地狱的入口。一个黑洞洞的漩涡,和鬼门关处别无二致的漩涡。旁边只是简单的立着一个“拔舌地狱入口”石碑。

     这样的布置还有十七处,只是旁边石碑上的字略有不同罢了。大批大批红脸小鬼不时从里面出来。互相之间也不打话,简单的点头示意。

     他们瞅着一个空档,一起踏入漩涡。

     如果要问王一对拔舌地狱第一印象是什么?他会毫不犹豫的说:“惨”。

     第二印象是什么?“闹”,第三印象才是“震撼”。这三个词构成了他对地狱的回忆。

     比红墨水还红几重的大地,比阴间还阴沉几分的天空。比比皆是的鬼,或站,或跪。那站着的是施刑鬼差,手里拿把铁钳,相互之间热火朝天的聊着。那跪着是受刑的,舌头被扯出老长,嘴里的鲜血咕噜咕噜不断往外冒,发出一阵阵渗人的叫声。

     王一听得是毛骨悚然,身体僵直,良久才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老头更是不堪,直接软倒在地,昏了过去。

     红面小鬼似见惯了这种场面,直接拖着老头就走。在一个看似比较高级一点的鬼差那登记名册。

     鬼差头也不抬的给红面小鬼一个号码牌,摆摆手让他们快点走,不要耽搁时间。红面小鬼依着号码找过去。

     王一根本不敢往两边多看一眼,全程闭着眼睛。在林有文的带领下才一步挨着一步到了地头。

     两个将裤腰带紧紧扎在腰间,赤脚光膀,露出一身结实肌肉的鬼差接过老头。红面小鬼又附耳说了几句,这才引着两鬼差过来拜见王一。

     两鬼差躬身控背的行礼,道:“不知是阎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王一全身肌肉紧绷,那还说得出话来,只能用手微微示意,算是回应。林有文见王一这个样子,只好自作主张道:“你们忙你们的。我在这赔着阎王就好。”

     两鬼差见王一没有反对,又行了一礼,这才开始干活。

     只见他俩把老头拖至施刑台上,娴熟的用圆形铁环把老头的脚踝,膝盖锁住。又把其两手绞在背后,依旧用链子锁了。最后提起老头的身子,将脖子按在面前一掌宽的石台凹槽里,脖子处依然用铁环固定住。让下巴刚刚好卡住石台的边沿,露出整个头部。

     老头整个身子呈跪姿,脖子前倾,似一条攻击状态的直立眼镜蛇。只是闭着眼睛,没了眼镜蛇的凶狠,如待宰的羔羊。

     林有文介绍道:“这叫锁六关,以免在行刑时罪犯挣扎,影响品相。”

     鬼差提着一桶略显浑浊的水向着老头泼去。

     老头悠悠转醒,还有点蒙圈。

     这鬼差狞笑一声,放下桶。往前跨一步,与老头站成对面。一把捏住老头的嘴巴。

     另一鬼差拿起石台上被用得澄亮,即便是在昏暗的地狱,也反光的大铁钳。一手把住一个把柄,用力的开合两下。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咔嚓声。

     林有文道:“这叫开虎口。”

     老头被铁钳的光一照,回过神来,竭力地挣扎,但身体被锁,嘴被捏住,只能发出一阵不明的“啊啊”声。灰白的嘴唇颤抖不止,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

     捏嘴的鬼差可容不得老头反抗,一把掰开他的嘴。猛拍老头的心窝一掌,拍得老头直翻白眼。同时高喊一声:“行刑”

     话音还未落地,一条神龙灵活地钻入老头的嘴里。鬼差双手一合,一拉,钳出一条鲜活的舌头来。老头适时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惨叫声。

     林有文道:“刚刚那一掌是为了让其心脏在猛烈的拍打下,急剧收缩,挤压全身的血液。让尽可能多的血液充斥在舌头。这一钳也有一个说法,叫‘飞龙惊蛇’,使钳的鬼差必须保证,这铁钳伸入口中的瞬间夹住舌尖的一点。那钳就是龙,那舌就是蛇。”

     鬼差见第一步完美完成,吐出一口胸中浊气。在阎王的注视下,即便是像他这种经过千锤百炼的,也不由心里一阵紧张。要是阎王觉得他的技术不过关,不让他干了。他都不知道他还能靠干什么来养活一家人。

     此时他调了调手的位置,以便能有更好的手感。回头对着阎王露出一个略显轻松的笑容。

     捏嘴的鬼差喊道:“灵蛇出洞”。这词是专门来形容这舌头的。这一拉就似蛇从洞中出来觅食一样。

     王一看着那被夹平的舌尖,不由倒抽一口凉气。身边的林有文倒是硬如铁石,心如止水,连呼吸都没波动一下。

     两鬼差用力深吸一口气,接下来才是真正开始考验技术的时候。刚开始那一手,只要是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总能达到。

     他俩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不在是平时的嘻嘻哈哈,抱着一种游戏的心态。眼神凝聚成一个针尖,满脸的凝重。

     捏嘴鬼差手上青筋暴突,牢牢控制住老头。由于用力过猛,老头脸上被掐的地方,一片淤青,呼吸也加重了几分。再近一点甚至都可以看见舌头一张一弛的伸缩运动。

     持钳鬼差紧握把柄,尽量地不去看老头的脸,只紧紧盯住这条可伶的舌头。他听惯了被宰割的犯人们发出的凄惨号叫,在这样的声音背景下他能够保持着高度的冷静。他慢慢回撤自己的双手,以便舌头在力的作用下尽力的铺开,直到极致,不能有一点点的伸缩弹性。

     对这个过程按照教他的师傅的要求。那就是一个“慢”字,越慢越好。一来是为了收获一条品相完整的上好舌头,卖个好价钱;二来可以让罪犯感受到极致的痛楚,以示善恶的公平。

     老头满脸酱紫,眼白胀出眼眶,好似挂着两颗雪白的珍珠。鼻翼好似那呼吸的鱼鳃一样,一鼓一塌,传出粗重的声音。

     林有文一如既往的平静,语调都不变一下。道:“这叫‘拍刀赶珠’,要把这舌头拉得像一把大刀,这眼珠非得突出来才算完工。”

     王一看得汗毛直立,发出紧张地喘息,心都跳动得非常不规律,脸色极不自然。

     捏嘴鬼差大喊一声:“拍刀赶珠”

     接着从石台上拿起一把如纸的刀片。这刀片实在太薄太小,小到大概只有2、3毫米,以至于他不得不只用大指、食指尖轻微捏起。

     高叫一声:“鐾刀拉锯”

     右手拿着刀片从铁钳处,抚摸式的一刮,舌苔就被他收拾到一起。留下一道刚好容下刀身的位置。

     看过菜市场卖猪的吗?每当那把割肉的刀不够锋利时,就会在摊上挂着的那条皮带上来回的摩擦两下。那刀马上就快了,这就叫“鐾刀”。如果你不知道,那一定看过木工的手工锯,锯木头时用力的一上一下拉扯。此时他就是这个动作,刀沿着舌头一来一回不停的向着嘴唇前进。

     俶尔,刀就到了嘴边,他手一挑,一片石钟乳似的舌苔就被甩上高空。便如一艘飞船,嗖地飞起,飞到很高处,然后下落,啪唧一声,落在地上,如上岸的鱼儿还蹦跶两下。

     他暗道一声:“干得漂亮。”

     老头的脸色完全成了黑酱油,汗水湿透了衣裳,脸上更是下了一场大雨。一丝丝血水从舌头根部渗透出来,混着口水,滴答滴答串珠般地跳出来,溅落在地。

     林有文一如既往的平静。王一双拳紧握,捏得手掌都有点发紫,身体更是摇晃不止。

     此时的舌头没了表面这一层舌苔,露出下面鲜红的肉质,给人一种最优质的里脊肉的感觉。

     捏嘴鬼差不知从哪拿出一个尖嘴瓶子。放调料一般均匀的撒上一层粉末。粉末触舌既隐。

     林有文道:“这刚撒上的是地狱独有的保鲜粉,一来可以保证舌头放置很长一段时间还能新鲜如初,二来可以加强舌头的韧性,为接下来的拉伸提供保证。”

     果然他话刚落,那边捏嘴鬼差放下瓶子,对持钳鬼差竖一根大指姆,夸奖他在这个过程中一如往常的稳。

     持钳鬼差可不敢放松,只是简单回以一个微笑。因为接下来还有更艰巨的活等着他。不知多少经验老道的鬼差都在这最后一步倒下了,让可以卖个大价钱的东西变成了一文不值的废品。

     今天阎王正在这看着,他不由心里默默心里开始祈祷:“老天既然给了我一个完美的开始,也请给我一个漂亮的收尾。”

     按照拔舌的标准规定,这舌头一定要自然从根部脱落。舌尖呈一张弧形的片状,下面接着一根直径3毫米,长10厘米的圆柱体。最后剩下的部分形成中间厚,两边薄的双峰刀。这个过程中,罪犯不能昏迷,因为昏迷就会影响最后的口感。

     而且拔完舌头后,罪犯应该还剩下一口气。此时再灌上伤药止血,让舌头自然的长出,以便第二次行刑。

     此时老头已是出气多,进气少,再也没了哀嚎的力气。塔拉着个脑袋,完全靠捏嘴鬼差撑着。血珠呈一条线般不断撞击在地面上,谱出一曲动听的歌谣。

     持钳鬼差见保鲜粉的药效差不多了,这才控制着铁钳,一丝一丝的拉抻。讲究的就是一个“稳”,因为手上一个不经意的颤抖都可能导致整个过程全盘皆输。自然容不得他一丝马虎。

     如果你有拉过橡皮筋的经历,肯定就知道。在橡皮筋拉到极致之后。如果要在保证橡皮筋不断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在拉长一点,这可就是一个技术活。比那走钢丝,电锯切灯泡还要来得惊险。

     此时从老头的身上看不出任何反抗的痕迹,任由两鬼差操作。

     青紫的面皮,磕碰作响的牙齿,隆起的静脉血管,表达了王一此时此刻全部的心情。就连一直如静水的林有文。此时也不由屏住了呼吸,两眼直直的盯着那条舌头。那舌头就好似一位绝世美女一般,让他垂涎不已。

     慢慢老头的脸已经胀开了,血沫子从他的嘴里噗噜噗噜地冒出来,浸湿了两鬼差的脚底。

     两鬼差知道到了收获的季节,这一血噗噜一冒,就表示舌根已经松动,只要继续保持这个节凑,就算大功告成。

     果不其然,突然鱼出水的一个漂亮血花乍现。一条漂亮的鲤鱼就从老头的嘴里蹦了出来。

     两鬼差在一起也不知多少年,早就心有灵犀一点通。这舌头刚出嘴,那铁钳马上一松。另一鬼差一个鬼影手就已经接住了。

     献宝似的来到王一面前。喜道:“阎王,幸不辱命!”

     只见一条艺术品样的舌头正静静躺在他的手中。双峰刀血红,琥珀一样。柱体透明,中间一条红色的头发丝。前段的弧形如一片血翡翠。真是漂亮极了!

     林有文赞道:“技术不错,难得今天一次就成功了。这千拔丝就是在这工作了上亿年的刑头,也只有千分之一的成功几率。品相这么完整的更是少见了。”

     又叹道:“千拔丝不愧是千拔丝。不仅是因为成功率低,也不仅仅是中间那头发般的血丝。更是因为其经过大厨处理后。口感如丝絮般顺滑,劲道弹牙,让人留恋忘返。想我在这阴间来了这么多年,也只在书上闻其名,还从未真正品尝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