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第三十七章
    终于从‘晴’动中被唤醒的风里刀,面红耳赤的手脚并用打算从雨化田的身下爬出来。于是满意的贾太医继续,严肃认真正直的拉起督主的一只手,严肃认真的把起脉来。

     没想到的是,居然自动触发了“贾太医的手札”一个附带文字的白色框框,自动跳了出来:“脉象浮躁,脉大而有力,如波涛汹涌,来盛去衰,口舌生热;内热盛脉道扩张,脉形宽大,因热盛邪灼,气盛血涌。本应阴阳调和输了通去,便也无碍,可是……”看到一大篇的古文说明,理解略有些缓慢的贾日埙,非常愣的逐字逐句的念了出来,等他反应过来……

     “可是什么?!”挣脱出一半的风里刀,这个古代土著人也明白了。浑身僵硬着低下头来,看着迷乱的雨化田。风里刀突然就感觉,刚刚离开的热血,又瞬间涌了上来,甚至更胜刚才。

     “莫说这里没有个女人,雨督主毕竟是个……,根本无法阴阳调和。咳咳,又有阉人毕竟……属阴,更是泻不得元阳。”

     这厢,风里刀一边听着,一边面红耳赤低头思索着什么。那厢,迷迷糊糊的雨化田却已经手脚并用的,水蛇一般,紧紧的缠了上来。白皙修长的手指,跟着潜意识在风里刀(LUO)露出来的肌肤上,熟悉灵活的游动着;浓密的眼睑遮盖住水雾迷蒙的双眼,柔软的朱唇,一下一下的吸附在风里刀敏感弹性极佳的肌肤上。

     “既然要阴阳调和,雨化田属阴,找个男人输入阳气也是一样的吧。”风里刀咬咬牙,揪住雨化田乱动的手,(虽然没什么用;)涨着脸抬头,望着贾日埙问道。

     “大体理论上,确实是如此。”贾日埙点点头,恨不得给风里刀一个‘赞’,不愧是CP,如此狗血的剧情都被他遇到了。他现在深刻的怀疑一路落到这里,遇到小受为了救小攻,身中(YIN)毒什么的,用H来缓和两个死敌之间的矛盾,这真的是三流狗血小说里的剧情吧= =。

     “不过,督主毕竟又是男儿身,并不可与单纯的女子阴向,相提并论。体内经脉乃是阳经,无法如女子一般泄出毒素,加之去了元□,那处更是气血阻滞阳气不畅。”可是为了任务和顺利睡到刺玫瑰的机会,贾日埙怎么可能放过。就算不可能一个人独吞,也必须要加把劲吃到肉沫沫才是,到时候一旦进入‘百花杀’的小黑洞,凹凸曼都跑不掉。

     瞅着已经愣住的风里刀,贾日埙打算再接再厉,免得督主醒来碍事,毕竟中的是春药,总不可能一直做死鱼挺尸下去;“再者督主因习武经脉都已打开,毒素深入体内,恐怕不到一个时辰,便会深入五脏内服。”

     “那,那可如何是好,贾太医可有良方,指点在下一二?!毕竟…毕竟,雨化田是为救我而伤至如此……”听到贾日埙说,就算他献身也没用的时候,风里刀登时呆住了。头脑一片空白,眼神空洞又焦虑的望着贾日埙。

     眼看一个时辰是如此的短暂,手里紧紧抱住,还在乱动的雨化田,再也没有推开,‘他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绝望,所有小聪明似乎都跑的一干二净。’长长的乌发,披上下来,遮住了两个紧紧相拥之人的表情;‘这怎么可能呢?躺在他怀里的怎么可能是雨化田呢?那个无所不能,残酷冷漠,为了救他却变成这样的雨化田?!’

     突然贾日埙耳边又听到了一种声音,和督主的心音不同。带着焦虑自责和很浓厚的感□彩。他想着大概是风里刀的吧,目光有些黯淡的望着,互相拥抱纠缠住的两个人,根本没发现‘称位’的不对。

     风里刀辛苦的忍耐着雨化田的(TIAO)逗,一面用心的抚摸,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亲吻雨化田细腻柔软的脸颊,试图传递什么,安慰急切却无法抒发的痛苦爱人。

     终于醒悟过来,发现真爱什么的,真是碍眼。贾日埙内心阴暗的想着,要不要再弄出点什么折磨一下他们。本来你死我活的两个人,一段H之后就,化干戈为玉帛有情人终成眷属什么的,真是不符合他的美学。

     “且慢,在下知道风里刀兄弟救人心切,可是若是不能同时将(YIN)毒引出,并及时补充进阳气,阴阳平衡。后果不堪设想。”瞅着风里刀迟迟不下口,贾日埙左右衡量了一下,反正该下手的都下手了,宝藏也勉强拿够了,于是故意扭曲了一下风里刀原本怜惜的意图,说成打算下手,吓唬他一下。

     果然关系则乱,风里刀一下子就被吓住了,半天不敢再下嘴亲下去。贾日埙满意的继续道:“轻则功力尽失,重则便会内力错乱,爆体而亡。”一脸严肃意味深长的看着愣住的青年。

     …………

     静默了一会,重新冷静下来的风里刀,突然顿了一下,果然就反应了过来。“这么说,只要能同时补充如阳气,并让雨化田释放出来,这毒就可以解了,对吗?”

     点头,点头;

     贾日埙一脸高深莫测的摸了摸光滑的下巴。“孺子可教也。”

     “那…那……”风里刀有些难耐的抱着雨化田,扭了扭身子。乌黑顺滑的长发,如鱼尾一般漂亮的画了个弧度。面若桃花绽放般,徐徐染上诱惑的胭脂色,玫瑰花瓣似的唇瓣轻轻开引;“在下,尤记得贾太医,上回也不甚中了那药……”

     “嘶——”贾日埙一脸僵硬的,捏住衣袖宽大的下摆,血色褪尽的,倒抽一口冷气,后退了一大步;最终却遥遥欲坠的犹豫了半天,脸色苍白的,紧咬齿贝,僵硬的站住了。实际上内心爱死,风里刀如此的阴险上道了,眼前似乎闪现出督主大人——雨化田的数据:那赤果果的精力值:3000,正召唤着他:“来吸我呀,来吸我呀,来吸我呀~”

     哦漏,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o(≧w≦)o,小爷马上就来收了你~

     ------------------------接下来有三个“P”情节,亲,你确定要看下去么-------------------

     贾日埙保持着僵硬的表情和肢体,安耐住精分的内心。一步一步的走到风里刀和雨化田身边;停在了已经黏糊成一团的两个人面前。

     只见风里刀已经在雨化田的,卖力作用下,被拔得几近全(LUO),乌黑的长发纷纷扬扬的披散在两人,同样白皙精瘦的身上。扬起潮红的面颊,风里刀幽幽的望着,依然僵直站着的贾日埙。

     费力的从雨化田的包围下,伸出一截白皙修长的皓腕;纤细却不似女子般无骨软弱的手,紧紧的捉住了贾日埙被毁的七零八落的袍角。“贾太医,挟恩以报虽然不够君子,可我风里刀就是一个平凡的江湖小混混。”说着底下头,包含爱意的轻轻吻了吻雨化田,光洁的额头:“这个人豁出命去救了我,我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求您成全。”

     贾日埙若不是有任务在身,脸皮够厚,内里够渣,真的要被纤细的手紧紧拽住破袍角,用力到骨节泛白;痛苦的眼睛里深深的坚定和祈求,UP,UP,UP的闪瞎(划掉)打动了。

     不过戏还是要演下去,不然这么半天,他不是白费功夫了嘛;反正看着样子绝对已经和“龙门飞甲”的剧情脱轨了,一路不知道跑偏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么久了,‘大白上国’早该被埋起来了。瞅瞅迷迷糊糊,软弱无骨,却如蟒蛇狩猎一般,紧紧缠住风里刀的雨化田;他相信吉人自有天相,主角自有金手指,CP自会圆。

     深吸一口气,一脸苦大仇深的解开了裤腰带……

     柔软的衣料没有了束缚,直直的坠了下来,在贾日埙笔直的双腿间,堆成了匀称的连个摊子,脱了鞋,光着脚跨出去,留下两个规律的圆洞。

     光着下半身的贾日埙,虽然有袍子挡着,却突然想起了那些在‘楚词馆’里的日子,两腿之间一阵凉飕飕的。记忆正蹦达的漂浮着欢快的时候,却突然被风里刀一把拉住,精瘦的手腕。

     往前一跪,直直坐进了督主的怀里——!

     (⊙_⊙),不等他震撼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游”到雨化田身后的风里刀,双手穿过雨化田的脖颈间,温柔情动的摩擦着贾日埙的耳垂。

     耳垂,耳廓,耳轮,突然的一下子,一根湿软的东西就伸进了黑洞洞的,耳窝中;刺激的贾日埙精分瞬间合并,打了个大大的哆嗦。“嗤,呵呵…哼………”中间隔着个督主,风里刀却越发的大胆起来,嗤笑一声;却不离开贾日埙红透的耳朵,伸长红艳艳的舌头,模范着某种运动的暗示,对着小小的耳窝孔,就是一阵急促的进进出出;待到贾日埙想要躲闪的时候,一口含住小巧的耳珠,用力的吮吸舔舐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哦漏,我的双更,还是过了12点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