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长生令
    夕阳西落在悬崖边,凹凸不平的崖壁就像被巨大的山神咬了一口,形成了一道弯曲不平的弧线。西落的红日配合着陡峭挺拔的整座山峰,远看上去就像一头胡狼哀嚎着红月般的景象。

     突然间,在这弯弧的崖壁边上出现了一团黑色的尘雾,如似一团黑风魅影卷起滚滚尘埃奔上山崖去了。

     难道世界上真的有山妖吗?

     是一匹马。

     一匹黑色的马,全身漆黑,同驾驭它的黑袍人融为了一体,沿着的弯弧的涯壁奔驰而上,奔踏出滚滚尘埃直飞上山崖去了。

     能让马在悬崖壁边奔驰绝对不是什么神奇的事,因为他是林飞。

     江湖红人谱,轻功榜列位第一,林飞,江湖外号“丛林飞豹”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有着不简单的解读。

     林飞勒着马定在涯边,看向大海的夕阳,不动了。

     夕阳照耀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如仙境般唯美。

     不一会儿,那匹黑马撇头一声啼叫,似和同伴呼应。

     随着那方向传来着一声声马蹄踏地的“格哒”“格哒”声,出现了一匹相同黑马,同样驾着一个相同打扮的黑袍人。

     不同的是这黑袍人的声音多了几丝嘶哑,就像是烈酒喝多了,“哎哟~!你上山要比我轻松得多了。”说着便握拳锤锤腰背。

     “黑鸽呢?”林飞没有回头看他,而是面向海上的夕阳。

     “死了。”黑袍人回道,“三天前就死了。”

     “不过还好,消息倒是到手了。”

     “哦?”林飞依然面向大海。

     “你可还记得陆雁南?”黑袍人补充道:“你的师兄!”

     静了好一会,才听林飞缓缓说道:“十三年前,渡渊之战,‘己仙教派’和‘噬盟’逃落到我所住的村镇,当天晚上遍地横尸”

     黑袍人听完,眉头一翘,心想:“一边是吃人狂,一边是吸血鬼,那场面一定很精彩。”

     “第二天早上,我感到腹部发痒,当我徐徐睁开眼睛时,一个童颜鹤发的老头和一个白衣青年在帮我包扎伤口”

     “全村人都死了,就我活着。”林飞说话的口气很平静,就像喝白开水似得,明了清澈。

     “那个老人正是太乙真人,而那个白衣少年也就是陆雁南。”

     “太乙剑法你可了解”黑袍人瞥眼看向林飞问道,“据我所知,你好像不会剑法吧?”

     “我学不会。”

     “那还真可惜,不过你的轻功也是天下一绝了。”黑袍人道,“也是太乙真人教的?”

     “基础是教的,其余的算是我行参悟。”林飞觉得黑袍人试图在打探着什么,便道,“你想说什么就开门见山吧。”

     黑袍人笑了笑,道:“一年前,女盗夜叉在靖王府偷出一个包裹,后来夜叉死了,包裹被陆雁南得了去。”

     “靖王府发动所以兵力,足足找了一年,这才找到了陆雁南的藏身之地。已经开始派人过去夺回包裹。”

     “看来是件好东西!”

     这时黑袍人也驾马瞪前,并在林飞一旁,看向大海的夕阳,过了一会,缓缓的说出了三个字,因为说的缓慢,每个字都异常清晰,是“长,生,令!”

     “长生令?”三个字在脑中闪过,林飞立即愕然睁大了眼。

     关于这长生令的传说也是各有千秋。

     据传,秦始皇一统七国,吕不韦为相,封十万户,号曰文信侯,招致宾客游士,和聚天下。

     唯间元年,吕不韦相识奇人“仲亥”,见此人童颜鹤发,据说已过二百己岁余。便荐以秦始皇,后封为国师。

     锏年时,仲亥引动天外飞石,应兆永恒之石,筹划造就长生药。

     据说当时反贼居多,为了激众将出力,稳固军心,仲亥拿出十三道形状怪异的令牌献给秦始皇。

     秦始皇将十三令牌分发给十三员大将,得令者与天共齐。

     至于之后的事就各有千秋了,江湖上怎样的说法都有。

     那十三道令牌上肯定有什么猫腻,已过千年,直至今日,整个江湖还为之动乱。

     “我算明白了!”林飞冷笑着,“想派我去,可又担心我和陆雁南的关系,是吧?”

     “你应该很清楚,千百年来,长生令一直都是帮会的主线任务。而你则需要像猎豹一样,伏击他们,待时机成熟,用一瞬间爆发力剥夺下猎物。”说着黑袍人比划起抓捏的手势,眼睛盯着林飞。

     “你放心,我们也会伏击在你周围。”黑牌人冷笑着,“见机行事!”

     “见机行事”这四个字是黑袍人最后加重音补充上去的,意示里面包涵着番外的意思。

     “你是个聪明人,这件事关重大,容不得一点闪失,我想你会考虑好的。”

     听完,林飞淡淡的道:“我和陆雁南相处的时间不到两个月。那时战火纷飞,四处生灵涂炭,见我伤势痊愈,他便说出自己要独自闯荡一番的想法,便和太乙真人告了别。从那以后,我就在也没见过他了。”

     “他现在有家室了,有一个貌美如仙的妻子,还有一个儿子,他的儿子貌似也是个狠角色。”

     “哦~!你是怕我心软,还是觉得他不好对付。”

     黑袍人笑着,但没说话。

     “豹子不但冷血还很自私,通常抓来的猎物会拖着爬到树上才吃。”林飞笑着看向黑袍人。

     “那你最好和豹子一样。”黑袍人微微一笑道,“你知道的,反抗帮会是什么下场!···”

     林飞冷笑一声,道:“这么大的事,江湖三大势就没点动静?”

     “这件事还没传开,都是秘密进行的。“

     ”不过还是需要注意下邪盟的动向,所谓正邪不两立,‘神掌盟’又闹出动静了,‘天合门’也已经派出人手前往,看来又是一场大战”

     自古江湖恩怨,暴力相向。朝廷腐败,三流九教横行,危祸人间,常年民不聊生。

     有恶必有善,有打压就会有反抗起义的。为了消灭恶势力,最有威望的八大门名正派一举商定联盟而成替天行道的“天合门”。从此一股反恶潮流以势不可挡的趋势,让老百姓看到了希望。

     在强强打压下,邪派自然作出结盟抵抗。最后分别是“噬盟,越女宫,玄关城,药王谷,己仙教派,这五大邪教结盟为“神掌盟”象征五大巨头汇聚的力量,联盟抵抗。魔爪伸向之处,必被正义之剑驱斩。多年来,两派相战从未停过。

     “那么,唤金楼是有动静了?”林飞问道。

     “这自然,唤金楼本就是朝廷的势力,靖王爷可是个大股东。

     说起唤金楼倒算是一股新生力,近年来在朝廷的扶持下,迅猛发展。唤金楼以统一整个中原的酒池肉林为据点展开势向,一直处于收拢钱财,黑白通吃的中立势力。

     如今大大小小的赌场妓院烟毒生意都处于垄断状态,一却都隶属于唤金楼管辖。另立门户的,都已经死干净了。

     “唤金楼有四大门主,分别管理东南西北四大城镇的生意。”

     “陆雁南处于西南方向,如果没猜错恐怕会有西门主的势力介入。”黑袍人道。

     “阎鬼兄弟!”

     “对,战无不胜。”黑袍人补充道。

     “明天中午后,他们必定经过横潭小道,前往明月城。你就从哪跟上他们!”

     “看来,下的是盘大棋!”

     说完,林飞一驱马鞍上的缰绳,那匹黑马竟直接从悬崖跃了下去,直飞而下,没了踪影。

     ---------------------------------------------

     金黄的太阳照耀在小道上,尘土夹着秋风翩翩飞舞。

     林飞已换了一身装束,青色布衣搭配黑色长筒鞋,扎着普通的马尾发束,他的易容术更是一绝,那长像实在不能再平凡了,普通得可以无视,让这样一个融在人群里,实在不起眼。他的那匹黑马没带出来,在他身上能称算“兵器”的东西也没带一件。

     他就坐在一家路边摊的茶水店。

     小二赶紧切上来一壶热茶汤,一盘茶点,盘子上放的是几个翠绿色的茶饼。

     林飞一人静静的坐那喝着茶,旁桌还有几个路人在喝茶闲聊。

     林飞端起茶杯送进嘴边,眼睛却向左眼角斜视着。

     果然,不出一会,随着一阵马蹄声,路的左道上出现了几匹快马,往右奔去。

     一共六个人,驾着六匹难见的好马,速度很快,踏的尘土飞扬。

     林飞在一瞬间定格住六人,打量起来。

     六人均带有武器;奔在前头为首的那人个头最大,全身肌肉,面相威武霸气。

     后背上背着的一件用灰色布条包裹住的物件,应该是一把长枪,为什么要裹着布,在隐藏什么吗?

     果然有两个双胞胎,穿着一模一样的怪异服装,腰间佩戴着铃铛,后腰上绑带的是一具狰狞的红脸阎鬼面具。

     不会错,唤金楼的西门主-阎鬼兄弟,据说兄弟俩各会四种不同刀法,两人合并在一起搭配成十六种不同的刀法,每种刀法的搭配都能产生出不同的效果对应不同的敌人。出道至今,从无一败。对战之人,必死无疑。所以更多的人叫他们为阎王。

     跟在后面的是个胖子,脸上的赘肉被荡漾着一抖一抖得,满脑肥肠,全身肥圆,就像个圆球,这个人他认识,叫彭虎,此人出了名的好色,是气功宗家-盘云宗的少宗主。

     据说彭虎从小就被大宗师们打通了六大血脉,能够“聚气化神!”有着大好的前途。但不料此人好色狂妄,几年前就被逐出了宗门。

     不过彭虎的硬气功倒是厉害,后来在靖王爷的饕鬄宴席上表演“活人斩”,数十个大汉拿着大斩刀在他身上猛砍,也没见他有多痒。就这样得到靖王爷赏识,招供了去。谁知这家伙猥琐好色,沾花惹草,以至于一直被冷落着,得不到重任。但此次怎么就把他放出来了?

     后面跟上的是位俊美青年,此人简直和彭虎形成鲜明的对比,这青年穿着一身淡青色碎花锦服,剑眉星目,白皙小脸,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一手勒着缰绳驱马,另一手提着的是一柄黑色的剑,蹬马疾飞而过,连男人都会不由得多看他几眼。此人可是那江湖红人,八十二军的少将---颜丰,江湖外号“黑风剑-颜丰!”

     他手上拿的那柄黑剑名为“黑匣”,是玄关大师张阿飞所造,据说此剑漆黑如墨,是由两股互相排斥的奇异磁铁融合炼造而成,一旦受内力贯穿就会激发排斥性能,对任何铁器金属都能造成阻碍。搭配不同属性的剑法,黑匣就会有不一样的效果,颜丰的剑法属于敏捷类,剑行飞流,轻盈飘逸。与黑匣并用时更是骤如狂风,势不可挡。此人无论武功都相貌相当出众,倍受万千少女爱戴。

     跟在最后面的那人,轻功却是最好,他的马儿相比其他人的马算是一点也不累的,气息平衡,精神也很好,这些主要和驾马人的轻功有着莫大的关系。人马协同,内气缔结,之间相互运转,动力带气就能轻松的多。奇怪是这人上身裹有铁链,但却听不到一丝声响。只是此人戴着斗笠,又裹着一层外袍在身,倒看不清他的来路,莫非他就是“黑罗刹--张赫?”

     “不管如何,这些人的战斗力可抵千军哩,大师哥你该如何应付?”林飞放下茶杯时,“喀哒!”一声响。

     待那店小二回头时,眨巴着眼,只见桌上放着几文钱,已不见林飞人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