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魔鬼训练
    眼角余光瞥见林大石竟然施展出了衍圣术迅速凑到自己身前,两手的狼头光晕迎面而来,御小白先是一惊,随后立刻冷静下来,反手抽出先前背在身后的断戈,便是横在胸前,向前一推,和两个狼头碰撞在了一起。

     “嘭!”

     沉闷一响,御小白只觉得自己双手发麻,从狼头上传递过来的巨大劲道震得断戈都是有些轻颤。

     简单的碰撞后,二人身子皆是后退分开,林大石只是向后稳稳踏出一步,就停下身子,但御小白却是连续后退,迈出五六步后,这才稳住身子,没有摔倒。

     “嗯?居然能接下我的狼颌咬?”

     看见对方竟然没有跌倒,林大石的双眼微眯,心里突然对这个少年有了一丝警惕。对于弟弟一直欺负其他孩子的幼稚行为,作为哥哥的他早有耳闻,也自然知道御小白的存在。

     但是,今天对方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貌似和以往完全不相符合。

     虽然自己刚才因为怕伤到对方,狼颌咬并没有使出全力,但也绝对不是一般孩子能够接下的,至少他自己的弟弟大虎就做不到。

     “哈,原来小白弟弟这么强啊,你大石哥都想和你好好切磋一下了。”

     眼里闪过几道光芒,看着这变化不小的少年,大石心里突然升起一丝好奇,两手间的狼头虚影又是亮了几分,徐步朝着对方逼近。

     之前,原本围观的众人早就打算散去,但一看林大石居然施展出了衍圣术,顿时来了兴致,再次蜂拥而至,围了个水泄不通。

     就在林大石调动着体内的灵力,向着御小白逐渐靠近的时候,一道温润但却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

     “够了,这像什么样子?!”

     就是这么一道声音,落在林大石的耳畔,却像是惊雷炸响,两手的灵力更是“噗”得熄灭,幻化狼头瞬间消失。

     围观人群顺着这声音望去,正好看见一个中年男子面色沉沉地走出人群,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

     那中年男子方正脸,肌肤白净,身穿银丝花纹的轻装,背后一根七尺竹棍散发出淡绿光晕,正是诺丁镇上的另一位兵骑,齐竹然。

     而此刻跟在齐竹然身后,笑眯眯地看着御小白的女孩,与其差不多年纪,衣着红色劲装,宛如烈焰一般的红发整齐扎成马尾,随着脑袋左右晃动,有些英姿飒爽的味道,正是诺丁镇镇长的孙女儿红燕,同时也是一名骑士。

     “大力教你狼颌咬,就是让你来欺负别人的吗?”

     厉声叱呵,周围众人一看是镇上的兵骑大人,脸色齐变,顿时一哄而散,不敢再由着性子围观,虽然这齐竹然平日性格温和,但生起气来,比那粗犷的林大力还要恐怖。

     瞬间,原本热闹的大街上,一下子变得冷清之际,就只剩下林大石兄弟二人,御小白,以及最后出现的齐竹然和红燕。

     此刻望见齐竹然,林大石顿时面色土灰,喉咙上下一动,便是尴尬笑道:“竹然老师,我和小白弟弟闹着玩儿呢,呵……呵呵……”

     “哼!”

     没好气地看了看这两兄弟,齐竹然双手背在身后,自然流露出独属于兵骑的威严,“都给我回去训练,直到蓝魂比试,不准再给我出学校一步!”

     面色一黑,林大石两兄弟对视一眼,也没任何心情理会御小白,只得低着头,灰溜溜地走了。

     看着两兄弟的背影,齐竹然单手扶额,“大力啊大力,瞧瞧你教的好儿子,哪里像个骑士的样子,诶!”

     正当御小白愣在原地时,之前一直笑眯眯地女孩突然蹦到他的眼前,凑过脸来,嘻嘻道:“我叫红燕,你叫……御小白……是吧?”

     望着女孩红似火焰的双瞳,御小白点了点头,轻嗯一声。

     “两个混账小子,不像话,你不必理会他们。”这时,齐竹然已经转过身来,怒气消散,恢复到温和的样子,看着小白,满意地点点头,道:“刚才我都看见了,能够接下大石那小子的衍圣术,算得上本事,好好训练,记得蓝魂比试那天按时来学校。”

     听见镇上兵骑大人的夸奖,御小白小脸满是兴奋,“好……好的,我一定会努力的。”

     赞赏般点头,齐竹然便是双手背在身后,冲着盯着御小白瞅个不停的红燕说道,“燕儿,走吧,你的训练也不能落下。”

     “哦。”

     撇撇嘴应和一声,红燕冲着御小白挥了挥手,呼喊道:“御小白,两个月后,我们蓝魂比试上见!”随后,浅浅一笑,左脸露出一个酒窝,便是跟在齐竹然身后,离开了街道,向着镇外走去。

     “蓝魂比试……”

     低声喃喃,御小白的小拳紧握,心里突然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期待,刚才的简单交手,让他知道了自己和林大石之间的差距,下一次,在蓝魂比试上,他一定要比林大石更强才行!

     抬头望了望头上的太阳,距离日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御小白拍了拍兜里鼓鼓的布袋,去镇上的商铺采购了十来天的干粮和饮水,便是背着大大的包裹,向着镇外小跑而去。

     出了诺丁镇的御小白并未直接回去,反而是来到了诺丁镇东南方向的一块长石墓碑前,这里,就是当初那人死的地方。

     为了保护镇上的人不被欺凌,他挺身而出,与对方定下挑战,但同为兵骑,他却输在了对方灵兵的一击之下,这一输,就是一条人命。

     “达诺叔叔,你放心,小白我现在成为了骑士,有朝一日,一定会找到那个叫做战霄的家伙,为您报仇雪恨!”

     ……

     虽然御小白回到山林里的时间依旧早于拂叶老师,但不知为何,后者却对白天发生在诺丁镇上的事情极为清楚。

     简单吃过干粮后,拂叶老师看了看正忙着撕咬魔兽血肉的呆头,瞥了御小白一眼,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淡淡道:“你今天和别的骑士交手了?”

     御小白挠了挠头,心里打鼓地看着拂叶老师,“是,是的……不是我想要这样的,是他们先出手的。”

     “你感觉敌人实力怎么样?”

     御小白微愣,本来他还以为自己会被老师痛批一顿,但却并未如此。眼珠子转了转,像是在回想着白天发生的画面,小白慢慢道:“很强,真的很强,他的衍圣术好像叫做狼颌咬,施展后只是简单地冲撞,就让我双手发麻。”

     轻笑一声,拂叶老师摇头道:“狼颌咬这种衍圣术,灵力化狼头,两手如牙,一旦抓住敌人,不见血肉,不可摆脱,这才是其真正的威力。”

     “啊?这么厉害?!”

     听见拂叶老师的描述,御小白心脏砰砰直跳,还好今天对方没有出全力,不然说不准自己就又得吃苦头了。

     “这个世界的衍圣术,无奇不有,杂乱纷繁,但也会有三六九等,狼颌咬也不过是最底层的一种。”

     摸了摸御小白的脑袋,拂叶老师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用担心,你很快就会比他更强的,听说诺丁镇上有个蓝魂比试的传统?那这段日子,就好好训练,我的魔鬼训练,可刚刚开始啊……”

     望着拂叶老师,听着呆头吃饱后心满意足的喵叫,御小白充满自信地点点头,便是豁然起身,继续训练去了。

     诺丁镇上,夜色掩盖下的巷道内,不时传来沉闷的击打声。

     白日趴在柜台上的那名少年浑身是伤,瑟瑟发抖地抱头蜷缩在地上,“别打我……我把知道的,都,都告诉你了……”

     一道宽大的人影,手里掂量着装满金币的布袋,望着身下缩成一团的少年冷笑道:“早这样不就好了么?非要嘴硬。”

     “这袋钱是你的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吧?乱说话当心我撕裂你的嘴……御小白么……呵呵呵呵……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