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训练的成果
        “啪!”

         一声轻响,御小白的木剑便是准确无疑地打中了青鳞蛇头,更是借着木剑,在半空中划弧挑动,将飞身弹起的蛇身,给直接挑飞到自己后方房屋之内。

         一阵乱响,那是蛇身砸中木杯家具的声音,可御小白却是两耳嗡鸣,大脑里空白一片,下意识地向着木屋门口冲了出去。

         “嘶嘶……嘶嘶……”

         两米长的蛇身落到木屋之内,蛇信喷吐,御小白的木剑没有给它造成任何伤势,蛇身表面的鳞片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

         刚刚跑出木屋,一股臭味便是从御小白手里传来,低头望去,原本三尺长度的木剑,竟然已经缩短到了两尺不足的程度,剑头处,深青色的液体腐蚀这木剑,正是刚才青鳞蛇吐出的毒液!

         根本就来不及逃跑,成年人都跑不掉,又何况是御小白这么个七八岁的孩子呢?

         刚刚跑出自己的木屋五六步距离,背后便又是微风一动,蛇身飞扑而来,青鳞蛇的身子就像是一个弹簧,骤缩后的弹跳,距离足足可以达到八九米的程度。

         已经能够听得见吐信的声音,御小白感觉到脖子一凉,便又是慌忙止住脚步,右脚紧紧踏在地面,整个人紧握木剑,便是以右脚为圆心,挥剑旋转半圈,想要冲着身后的蛇头砍去。

         但是,这一次,御小白却是挥了空。

         木剑已经被毒蛇汁液腐蚀掉了三分之一,仅剩的长度,完全不够集中蛇头,这一剑挥出,力道已经不能收回,此刻的御小白,已经来不及收手防御。

         双目下意识地紧闭,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他似乎已经感受到了蛇牙扎进自己脖颈的火辣痛感。

         但是,接下来的几秒时间,想象中的死亡痛楚并没有来临,睁开眼睛的小白,却是看见之前的青鳞蛇,正在自己面前挣扎着扭曲身体。

         原来,刚才御小白的一剑虽然没有砍中蛇头,但木剑顶端的腐蚀液体却是飞溅到了蛇眼,令其痛苦不堪,正在地上扭曲着蛇身挣扎。

         暗松口气,像是为逃过一劫而偷偷庆幸。反应过来,御小白便又是想要逃跑离开,但刚刚迈出一步,却又是身子停顿,愣在原地。

         “骑士,就应该冲锋在第一线,只有勇于直面危险,才能够抓住真正的生机……胆小鬼,是没办法活下来的……”

         拂叶老师的话,这个时候又在御小白脑袋里响了起来。

         眨动眼睛,御小白呆愣了一秒,便是暗自咬牙,转身看着仍在地上扭曲痛苦的青鳞蛇,两手握紧木剑,一个极大的跨步向前迈出,顿时靠近了蛇身。

         “我要成为骑士,我不能逃!”

         双眼之中,木墩的幻影和扭曲的蛇身逐渐重合在了一起,御小白的脑海里,当初拂叶挥剑斩土狼的画面瞬间闪过。

         集中精神,高举木剑,短暂的停顿之后,便是冲着前方斜斜挥去,隐约划破空气,有着细微的呜呜声。

         没有人注意到,就在御小白这全神贯注斩下这一剑的时候,斩破空气的木剑一端,悄然亮起了一丝细微的白光。

         无数次挥斩,让御小白的身体早已记住了所有的感觉,同样是标准不过的砍劈,却带起了呜呜风声。

         “噗嗤!”

         一朵暗青色的血花绽放,原本还在地上盘曲挣扎的青鳞蛇突然一停,细薄的鳞片上突然破裂出一道痕迹,粘稠的血液便是迸发而出。

         木剑挥斩,蛇头与蛇身分离,血花绽放,散放出股股恶臭。

         嘶嘶的吐信声停了,青鳞蛇也再也没有动弹,逐渐用手里的木剑挑了挑蛇头,看见毫无动静之后,御小白终于长松口气,整个人仿佛虚脱一般,脚跟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我,我成功了……我斩杀了青鳞蛇……”

         苍白的脸蛋上,满是激动的神情,这样的事情,以前的御小白是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他做到了诺丁镇上一个成年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而现在的他,还没有成为骑士!

         就在御小白大口喘气,兴奋地有些不能自已时,自其身后处,突然再次响起惊悚的“嘶嘶”声音。

         回过头去,他的脸色瞬间失去了任何神采,那条蛇还活着,那蛇头,那蛇牙,又朝着自己扑过来了!

         瞳孔之中,黏着着毒液的蛇牙逐渐放大,御小白怎么也没想到,被自己斩断了蛇头的青鳞蛇,居然没有死,居然还活着!

         已经没有力气再反抗了,御小白尽了他最大的努力,也不过能够突破青鳞蛇的鳞片,斩下它的蛇头。

         “小心!”

         就在这时,一声娇吒从树丛的一侧响起,就在蛇嘴张开,蛇牙即将扎进御小白脖子的瞬间,一道蓝白色的月牙光芒闪过,裹挟着刺骨的寒气,擦过小白的脸颊,将那扑来的蛇头,从中央一分为二!

         “啪嗒。”

         光芒闪过,蛇头便是陡然停顿空中,而后迅速下坠,落在了地上。变为两半的蛇头上,更是有着薄薄的冰霜覆盖。

         一屁股坐在地上,御小白彻底虚脱了,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刚才发生了一切,都远超其可承受的能力。

         似乎是担心青鳞蛇再次活过来,御小白迅速站起,向后挪了挪身子,隔了老远,这才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小屁孩儿,你没事儿吧?”

         清脆如鸟鸣的声音从御小白头顶的大树上传来,疑惑地抬头望去,粗壮的树干之上,一道纤细高挑的人影正单手扶着树皮,低头冲着树下的御小白喊道。

         那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墨绿色的头发宛如流瀑倾泻而下,直直垂到腰间,一双水汪汪的浅绿双眸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更为重要的是,少女早已发育得鼓鼓胸脯看得御小白都是脸颊绯红。

         但仅仅只是一瞬,御小白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少女右侧腰间位置,在那里,素白的腰带上正系着两枚白玉状的铃铛,那铃铛大概半个拳头大小,通体洁白莹润,周边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晕,很是不凡。

         这是灵兵,借由骑士灵力所化的兵器,是兵骑的象征。

         望着少女腰间的两枚铃铛,御小白的神色有些痴迷,但凡骑士的实力达到兵骑的程度,便是可以利用自身灵力,召唤出独属于自己的兵器,即为灵兵。

         天下之大,每个人的灵兵,因彼此的个性、风格以及其他因素各不相同,是每一名兵骑独一无二的标志。

         时刻将灵兵显化,一则可以震撼敌手,说明自己的地位和实力,二则也能够时刻锻炼自己的灵力,扩充灵力上限,所以几乎所有兵骑,都会时刻将灵兵显化。

         看着御小白痴迷的眼神,那名少女噗嗤一笑,便是身体轻轻跃起,在半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稳稳落在了那条青鳞蛇的旁边。

         低头望着身躯断为两截的蛇身,少女美眸之间闪过一丝讶色,她自然知道这只青鳞蛇有多大能耐,好歹也算是一阶魔兽,当初为了逼它出洞,可费了不少功夫。谁知道这青鳞蛇一出洞,便像是发疯一般,直直冲着这个方向过来。

         “喂,小屁孩儿,这青鳞蛇,是你斩的?”

         冲着还在发呆的御小白叫了一声,后者身子一顿,便是转过脸来,神色倔强道:“是我用木剑斩的……还有,我叫御小白,不是小屁孩儿!”

         望着御小白的脸,那少女咯咯只笑,“呀,想不到小白弟弟这么强。”

         嘴上虽然笑道,少女心中却是更为惊诧,只用木剑,不借助衍圣术,只是通过斩击就能破开青鳞蛇的鳞片,这样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