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京城一中是帝都最好的高中,没有之一,能在这里上学,要么非富即贵,要么就是成绩优异。

         风泽自然是属于后者,他入学时成绩是全年级第一,高一一整年下来成绩依旧是全年级第一,有着常人无法打破的神话,可惜,在高二的时候他就没有来过学校,一直到现在高三,他再次出现。

         望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学校,和“京城一中”那几个大字,风泽内心感慨万千。

         “没想到自己终归还是回来了……”风泽自言自语道,然后他就和其他学生们一起迈入了学校的大门。

         “那个人……好像是风泽!”

         在风泽走进学校不久,两个女孩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女孩望着风泽渐行渐远,有些模糊的背影,蹙眉说道。

         “若雨你发什么神经呢?风泽那家伙不是早变成植物人了吗?他怎么还可能来学校?”另外一个女孩嗤笑一声说道,显然她不相信风泽那个‘植物人’能回来上学。

         “是啊,他是变成植物人了,可是他又醒了啊。”唐若雨并没有表现的特别惊讶,就像是在阐述一件很寻常的事情一样。

         但她身旁这个女孩,听到这话之后,则犹如听到史上最重磅八卦头条一样,张着大大的O型嘴,一脸不可置信得惊呼:“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爸医术那么高超,就算救醒一个‘植物人’也很正常。”唐若雨白了她一眼,很理所当然的将这份功劳归结到她老爸唐舸身上了。

         ……

         “哎,你们听说了,风泽回来了!”

         “什么?你是说那个‘植物人’风泽?他难道好了?”

         “对啊,听说是被唐若雨她爸给治好的!我还听说他一定要坚持要来我们高三九班。”

         “这也不难理解,他毕竟高一的时候就是我们九班,现在醒了之后还想来九班也很正常,不过就算他曾经是高一的全校第一,可是他高二毕竟一整年都没有上,直接来高三他能跟上?”

         “曾经的全校第一,后来的植物人,如今的傻子!你们放心吧,他肯定是最后一名!而且马上就要月考了,到时候我们就见证他的笑话吧!”

         因为风泽的回归,高三九班,人言人语,掀起一股不小的波浪,但多数都是贬低风泽,想看风泽笑话的意思。

         周有尘,风泽的死党之一,在听到风泽回这个重磅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如野牛发情一般跑了出去。

         他迫不及待的要见到自己的兄弟。

         然而他刚出教室门口……

         “嘭!”一声,他撞到了一个人。

         “我操你妈的!你没长眼睛啊!”高三九班的富二代陈亮面露痛苦之色,捂着胸口破口大骂,显然这“野牛冲击”这一下撞的他不轻,而他身后还有两个跟班,也是高三九班的学生,李鑫和王虎,他们见大哥被人撞了,哪能不表现?一个个愤怒的瞪着周有尘,恨不得要扒了他的皮的样子。

         “陈亮,你说话给我放尊重些,我现在没有时间给你胡闹!”

         周有尘看了他了一眼,沉着脸说道。

         而周有尘这一番话自然毫无疑问被高三九班的其他人听到,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周有尘竟然敢得罪富二代陈亮!

         要知道陈亮可是九班的扛霸的,在整个高三都是享誉恶名的,更是被封为一中三大恶少之一。

         寻常人见了他都是退避三舍,生怕惹上麻烦。

         就连跟陈亮同班的九班之人,也都小心翼翼,见到这个恶少都点头哈腰。

         哪成想周有尘就像是脑袋抽筋一样,竟然敢主动反抗陈亮。

         简直是不想活了!

         “周有尘我发现你胆子变大了!竟然敢跟我顶嘴了?”

         陈亮眯着眼,冷声道:“你真是一年多都没有跟我顶嘴了,除了高一有风泽给你撑腰的时候,你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整整高二一年你都唯唯诺诺,任由我打骂,也不敢跟我放肆一丝一毫,没想到你今天竟然爷们了?呵呵,难道是因为听说风泽回来的消息吗?”

         陈亮想到这点,索性试探一下对方。

         “没错!”周有尘很干脆,直接承认道,并盯着对方,用一种玩味的口吻说道,“陈亮,我风哥回来了,你最好低调一些,以免像高一一样被打得很惨!”

         “你——”

         陈亮指着他,脸色难看,没想到高一的糗事被重提,这好比在他伤口上撒盐,让他一阵痛恨。

         而且他以前就跟风泽有过过节,彼此之间多次较量,但每次都是他吃亏,对此他一直怀恨在心,却苦于没有报复的机会。

         直到风泽变成“植物人”,他才渐渐淡忘了以前的事情。

         可不曾想,周有尘这个呆瓜敢提起这件事。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陈亮对此很是火大,怒气冲冲地招呼李鑫和王虎:

         “给我打!狠狠地打!”

         二人脸色一狠,就要动手。

         “都给我住手!”

         这时,一道尖锐地声音响起。

         两个女孩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明显要气质出众,她正是唐若雨,不过此刻却板着一张小脸说道,“陈亮,这里是学校,不是你打架的地方,请你遵守秩序!”

         “呵呵,若雨两天不见,你又变漂亮了。”见唐若雨到来,陈亮一瞬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笑眯眯的,露出很绅士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刚才的凶狠架势?

         他一副油腔滑调的说道,巧妙的回避了唐若雨刚才的话题。

         “陈亮,我希望你能尊重学校的规则,还有一点,我是班长!我希望你也能尊重我!”

         唐若雨美眸瞪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陈亮皮笑肉不笑:“那是当然,唐大美女的话我一定会听。不就是这个呆瓜惹了我?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他……”

         “我仿佛听到了一个王八在念经!”

         忽然,一道淡淡地声音响起,打断了陈亮的话,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众人齐刷刷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

         一名身材消瘦,面容清秀的少年正徐徐走来。

         少年谈不上特帅气,但他的双眸却很清澈,若天上繁星一般深邃。

         “风泽!!”

         “真的是他!”

         “他回来了!”

         一群人激动地说道。

         唐若雨也是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风泽,秀美微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并没有打招呼,就走进了班里。

         见到此人的第一眼,周有尘满脸泪花,激动地哭道:“风哥你终于醒了,这一年,我好想你!”

         他重重地扑在风泽怀里,风泽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感动,说道:“有尘,我也想你!”

         “哇!他们是在表白吗?”

         “天呐!基情四射!”

         见状,一些好事的女学生,大声地嚷嚷道,维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但是陈亮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风泽真的回来了!这个曾经在高一给他带来耻辱的男人!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那份耻辱,咬着牙,沉着脸道:“你刚才骂王八念经,说得是谁?”

         陈亮气势紧紧逼迫,显然是想要给风泽一个下马威,同时找回他高一丢的面子。

         “傻瓜,当然是你了。”

         风泽忽然笑了,笑容如天上朝阳般那么灿烂,可是陈亮在听到这话后,一张脸霎时变幻如同乌云密布一样,怒雷滚滚,他近乎吼一般的说道:“风泽,你这是在找死!”

         风泽则不以为然,他将手搭在周有尘肩膀上,一边跟他往班里走,一边满不在意的说道:“这位同学,其实你没必要想办法引起我的注意,虽然我很优秀,但不是每一个小角色我都会记住的!”

         小角色?!

         天呐!他竟然说堂堂九班扛霸子、高三三大恶少之一的陈亮是小角色!

         风泽一语激起千层浪,全班人一阵哗然,表情更是精彩极了,如同活生生见鬼一般,显得无比震惊。

         周有尘内心则惊喜无比,不愧是他的风哥,一回来就这么拉风!

         “很好,你说我是不起名的小角色是吗?好,你有种给我等着!”

         陈亮最终恶毒地剜了一眼风泽,他并没有当场发作,但显然是有了其他阴谋,不过风泽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开玩笑?!连玉帝、王母老子都不放在眼里,还会怕你在凡间一个恶少吗?有多少,来多少,来多少,‘死’多少!

         “风哥,你还是小心一点,这个家伙放学之后肯定会劫你道!”劫道原本意指拦路抢劫的意思,但这个词在风泽他们的高中很流行,比若说你得罪了某个班里的大佬,他找人打你,这就算是一种劫道。

         当周有尘再三提醒风泽的时候,风泽也不由真的开始好奇起来了,“这个跳梁小丑究竟是谁?”

         风泽指着陈亮,却看着周有尘,一字一句的问道,而这时,正好刚上课,老师刚走进来,全班也刚肃静下来,风泽就这么响亮的说道,所有人毫无疑问的听到,且再度被他吸引目光。

         老师一脸发懵,学生们一脸惊恐,陈亮本来是含着棒棒糖,悠闲的在偷看网络小说《重生之神行都市》,可是突然他听到这句话,露出一脸想骂娘的冲动,我把你当对手,可你他娘的竟然不认识我?!

         “风泽是吧,我记得你,你是高一时期老师见过最聪明的学生,但没想到你高二的时候突然就重病了,卧床不起,老师们都很担心你,不过幸好你现在恢复健康,你能回来,老师们很欣慰。”这堂语文课的齐老师在蒙圈了那么一秒钟之中,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先是发出语重心长的问候,然后又说道:“既然你不认识这个跳梁小丑是谁,那么老师就给你介绍一下这个跳梁小丑究竟是谁!”

         齐文国国字脸,八字眉,是那种很正板的老师,他从讲台走下来,在学生们一脸愕然的表情下,指着陈亮,一字一句,说道:“这名跳梁小丑他的名字——”

         忽然,齐文国话语戛然而止,接着他脸上露出无比尴尬的表情,饶了饶头,之后问了陈亮一句他终生都无法忘记的话:“唉?不好意思,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猛地,陈亮无比惊恐地看着对方,蠕动一下嘴唇,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