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改名换姓,脱胎换骨
    而还在太和殿内的的赫连昭宸自然不知道苏夏荷已经私自动筷了,此刻,他正在御书房里拿着锦帛提名。

     这公孙策宇随着赫连昭宸来到御书房有一会儿了,可赫连昭宸一直让侍女研磨,而自己在纸上写着些什么,等了好久,也不见赫连昭宸要说些什么。

     ”皇上,不知您召臣来,所为何事?”公孙宇策微俯下腰,恭敬的问着。

     论这位右丞相,可还当是爱君爱国,一直以来的朝政事物都很有自己的见解,一大把年纪坐在这么大的位置上却也没什么野心,再忠心耿耿不过。一直以来公孙宇策和苏海河都是赫连昭宸的左膀右臂,两人都是先帝在位时就即位的重臣,虽说公孙宇策和苏海河私下也没什么深厚的交情,但一起处理公务久了,也算熟识,而今苏海河不在了,怕是公孙宇策要劳累的案牍很多啊。

     赫连昭宸蘸了蘸墨,却未抬起头来,”苏海河不在了,朝中大小事物还得劳烦爱卿替朕诸多分担。“

     ”哪有什么劳烦,这本就是臣的分内之事,皇上客气了。“公孙宇策拱了拱手,他一向认为,自己是望月国的一份子,不论为望月国做些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这也是赫连昭宸欣赏他的一点。

     赫连昭宸这才抬起头来,对着公孙宇策淡淡的笑了笑,”爱卿果真我望月大国的一把好手,还站着作何,先坐下吧。“

     公孙宇策理了理身上的朝服,随即坐到赫连昭宸的对面。

     ”爱卿如今岁数也大了,膝下无子?“赫连昭宸发问。

     ”是的,老臣夫人身子不好,要不得子嗣。“公孙宇策脸色沉了下来,他如今快年有六十了,却还无子无女。他也不是没发过愁,也纳过妾,只是他一颗心都在自己夫人上官舒雅身上,哪有功夫和妾室要子嗣?

     这一点,赫连昭宸是知道的,但他为什么又再问,公孙宇策这就不明白了。

     的确,赫连昭宸是知道公孙宇策唯爱正妻上官舒雅,只是上官舒雅身子骨弱,至今还没有产下子嗣,而这公孙宇策,虽是着急,却也从未勉强过自己的夫人。

     ”爱卿一直以来为望月国尽心竭力,朕也没感谢过你,你岁数已大,膝下无子,朕意欲让苏夏荷认你为干爹。这样也不怕老来无依无靠。”赫连昭宸云淡风轻的说着。

     公孙宇策这才明白了赫连昭宸的用意,猛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皇上,您怎可让罪臣之女认老臣为干爹..........这实在太荒谬了,老臣是不会答应的。“

     ”爱卿未免太果断了些,你不是不知苏海河的品行如何,即便他有谋反之心,他教出的女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这一点,朕相信爱卿比朕要清楚。“赫连昭宸的表情仍是淡淡的,好像丝毫不在意公孙宇策的想法一样,只是自顾自的说着。淡漠的神情却给人一种运筹帷幄的感觉。

     赫连昭宸抬眸看了看一旁思绪万千的公孙宇策,好似肯定他一定会答应一样,“更何况,朕听闻公孙夫人一直都挺喜爱苏夏荷的,还曾扬言要自己的侄子若是能娶到苏夏荷这便有多好。”

     果不其然,公孙宇策的软肋是上官舒雅,他妥协了。“既然;老臣的夫人对苏夏荷诸多偏爱,让苏夏荷认老臣为干爹也未尝不可。”

     “既然你同意,那朕便为苏夏荷赐名,你先下去吧,朕会拟旨的。”赫连昭宸挥了挥袖子,脸上仍是那副淡然的神情,确实,与他而言,这等小事,难以波及他的情绪。

     “皇上,老臣希望您给苏夏荷赐名的姓氏随老臣的夫人,老臣答应过她,臣和她的女儿姓氏随夫人。”公孙宇策俯首告退时,又忽然想起此事。

     赫连昭宸点了点头,表示允许。公孙宇策这才离开。

     赫连昭宸在纸上又题了几个字,最终在“锦“字上圈了圈。便拿起锦帛,拟起圣旨来,印上玉玺后,将锦帛递给李全,”随朕去嘉庆殿,宣旨。“

     接过明黄色的锦帛,李全双手奉着,低下头,”是,摆驾嘉庆殿。“

     正当赫连昭宸不紧不慢的踏进嘉庆殿时,看见殿前的一幕,脸色瞬间阴沉。

     真是好啊,朕的早膳还没动就已经被人一扫而空了,这个女人敢让朕吃残羹剩饭?

     苏夏荷正在桌上拿了一块糕点准备吃时,就听见一声尖锐的”皇上驾到。“手顿时被吓得一抖,糕点掉在地上的牡丹毯上。

     ”皇上吉祥。“苏夏荷反应过来立马对着赫连昭宸行礼。

     赫连昭宸冷哼一声,没有理脚前真屈着膝盖行礼的苏夏荷,对着李全说道,”宣旨。“

     苏夏荷只觉得低气压慢慢像自己周边扩散开来,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苏夏荷接旨。“李全尖着嗓子说道,苏夏荷一听,随即跪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罪臣之女苏夏荷因儿时救朕一命,加上其品行端正,诞钟粹美,含章秀出,右相公孙宇策赞之有柔明之姿,懿淑之德,敬慎持躬,树芳名于椒掖。右相公孙宇策朝廷待士之恩,莫重于褒锡;人子报亲之至,莫切于显扬,爱卿老来无子,特择苏夏荷赐为公孙宇策干女儿,承爱卿膝下之欢。苏夏荷虽为罪臣苏海河之女,当认公孙宇策为父,此后苏夏荷改名为上官锦,从前不论大事小事,不得再提,若是日后再有纷论,朕决不轻饶。钦此!”

     李全拿着圣旨念这么一通,苏夏荷原是有些懵的,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原来赫连昭宸这是要让自己改名换姓,认公孙宇策为父啊.........想起横死天坛的爹,苏夏荷心里一阵刺痛,”民女谢主隆恩。“

     赫连昭宸依旧不理睬跪在地上的人儿,”李全,拿着圣旨出宫,去右相府宣旨吧。“

     “是,皇上,奴才告退。“

     ”你,起来吧。“赫连昭宸坐到椅子上,半眯着他那绝美的丹凤眼,指着桌上的残局,“上官锦,你是不是该给朕的早膳一个解释。”

     ”什么.......这不是皇上给民女准备的早膳吗.......“

     “哦?”赫连昭宸一挑眉,语调微微上扬。

     完了,话一说完,苏夏荷,不,现在应该是上官锦了,上官锦只觉得身边的氛围越来越危险,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垂着头看着嘉庆殿的地毯子。

     “怎么,吃朕的早膳时不知道管好自己的嘴,现在就知道闭嘴了?真是好大的胆子!“说着,赫连昭宸把自己身前的金丝燕窝盅摔倒地上。

     用来装金丝燕窝的器皿是瓷做的,被这么一摔,玻璃碎片随着力道猛的飞到上官锦的手边,刺进了娇嫩的素手里,上官锦还没来得及呼痛,颈上又传来刺痛,”嘶.......“上官锦下意识倒吸了口气。

     意识到赫连昭宸的怒意,上官锦随着一众宫女赶忙跪下,“皇上恕罪......“

     上官锦入宫来第一次看到赫连昭宸发火,昨日午后本以为赫连昭宸没什么脾气,入宫也不算不好。没想到,这也才没几天,便触怒了龙颜,自己真是太不小心了.........一夜柔情竟让自己忘记伴君如伴虎。

     上官锦紧紧的抓着裙裾,也不知皇上会怎么罚自己.........

     虽说赫连昭宸也觉得自己为了一顿早膳就发脾气确实幼稚了些,但他最讨厌的就是自作主张和得意忘象的人,没有他的准许竟敢擅自动这嘉庆殿的东西,这未免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看来这上官锦是个没规矩的,不好好教训,日后在宫中还不知要吃多少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