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月牙的承诺
    风轻轻的往面拂来,夏雨荷小心翼翼的抓着赫连昭宸的衣领,说不出心中现下是什么感觉,眼前这个正抱着自己的男人,刚刚才下令把自己的爹爹斩首..............而如今,又要如何?

     赫连昭宸身上有一种冷冽的气息,让苏夏荷莫名感到压抑,整个人浑身不自在,想抬头看上一眼他此时的神情,却又不敢,想挣开他的怀抱自己下来走,却也不敢,只得整个人缩在他的怀中,想着,等待自己的命运,又会是什么?

     或是是路途太远,又或是真的太好奇,苏夏荷忍不住的抬起头来,想偷瞄一眼赫连昭宸,可谁知这一看,便一发不可收拾了。男子有着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看似极美的眼睛眼神却如刀锋般锋利,英挺的鼻梁,薄唇微抿着,却在发现苏夏荷入神之际,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不可方物。

     ”怎么?竟变得这么大胆起来,直视龙颜?“原来就在苏夏荷发呆之际,他们已经到了嘉庆殿了。

     听见赫连昭宸的调侃,苏夏荷只觉得心慌和紧张,生怕他一声令下,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赫连昭宸看她一脸的惊慌,敛了敛笑容,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不舒服,自己就这么可怕?

     赫连昭宸看了看守在殿内的宫女,”你们先下去吧。“

     宫女们有些诧异的看着抱着苏夏荷的赫连昭宸,皇上从没这么亲密的抱过哪个嫔妃的,更别说抱到嘉庆殿来了,但在御前做事的她们很知分寸,很快就退出殿内”是,皇上。“

     冷哼一声,赫连昭宸将苏夏荷抱到嘉庆殿内寝的龙塌上,粗糙的大掌摁住了苏夏荷瘦小的肩膀,将她半压在榻上。

     “就这么怕朕?“声音冷冷的,不带一丝情感。

     怎能不怕?没有情感起伏的话让苏夏荷想起被斩首的爹,就在不久前,他也是用这个语气吩咐斩首..........恨吗.....真可笑,她居然惧怕他,就连恨,她也不敢表露出来。

     没有得到回答,赫连昭宸有些不悦,从天坛到嘉庆殿,身下的人儿就一直在走神,从没有人敢这样无视自己。

     ”嗯?不回答?‘语调微微上扬,带着威胁的意味,更让人刚到心惊。

     苏夏荷咬着唇,别过头不敢看赫连昭宸那双深邃的眼眸,“你.....你是皇上,掌握着我们的生杀大权,怎么敢不怕你?”

     有意思,赫连昭宸感觉到自己掌下小小的肩膀轻颤着,“你不是怕朕,而是怕死罢了。”

     苏夏荷没有回答,仍别着头。

     轻轻掀开自己包在苏夏荷身上的外衣,指着雪白肩头上那块红色的月牙胎记,“你还记得你六岁那年,在一个桃花林的小山洞里,救了一个小男孩一命吗?那时,你也像朕现在这样,把外衣披在朕身上,指着自己肩头的月牙胎记,温柔的对朕说,你救了朕一命,看朕俊俏,让朕凭着肩头的胎记找到你,长大后以身相许。”

     听着赫连昭宸的话,苏夏荷这才明白为何赫连昭宸看到自己肩头上的月牙胎记竟如此激动,原来是因为自己儿时救的小男孩是他,真难以想象,从前那个温顺柔弱的小男孩,长大竟是这么的有气势,高大威猛。

     赫连昭宸将苏夏荷的头别回来,逼她看着自己的眼睛,“苏海河不是让你帮他洗清罪名吗,你作为罪臣之女,本应流放边疆,念在儿时你救过朕一命这份情,朕让你选。一是留在宫中为妃,来日方长,慢慢为你爹搜罗能证明他清白的证据,二是随苏家上下流放边疆,只是这路途遥远,怕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平安的活到边疆。”

     不得不承认,这个选择让苏夏荷动心了,她忘不了苏海河临死前那声歇斯底里的喊叫,让她一定要找出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

     “我选留在宫中为妃。”几乎是没有犹豫的,苏夏荷望着赫连昭宸,眼中充满了坚定。

     像是早就料到苏夏荷会选留在宫中一样,赫连昭宸轻声笑了,像是对苏夏荷的选择很满意似的。

     赫连昭宸放开身下的人儿,坐在榻上,”既然如此,现在就开始服侍朕。”

     苏夏荷的脸色一变........服侍?”皇.....皇上.......我还没有准备好......能不能....“本想着说服赫连昭宸给自己一点时间,只是话还没说完,便被赫连昭宸打断了。

     “你就不怕朕兴致过了,改变主意不成?”赫连昭宸轻抚着苏夏荷的长发,反问道。

     这.........一咬牙,苏夏荷起身,素净的小手挪到赫连昭宸的腰间,解开腰带,慢吞吞的一件件的替他脱着龙袍。很快,里面就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寝服和亵裤了,苏夏荷下不去手了,她觉得气氛在慢慢变得暧昧,赫连昭宸的眼神也有些奇怪,里面装满了****。

     犹豫着,想想还是先脱靴吧,便下榻俯下身来,只是苏夏荷忘记了,自己的荷花裙肩头至腰部裂开了,这一弯腰,春光外泄,露出白皙而又光滑的后背,隐隐约约,还能看到青色绣着荷叶的肚兜。

     赫连昭宸喉咙上下动了动,感觉空气变得越来越燥热,身下胀痛得厉害,他从未对哪个妃子这么有感觉过。

     泄了春光的苏夏荷非但没感觉到不妥,正准备上塌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帮赫连昭宸脱亵裤时,动作太大,影响得那身本就破裂了的衣裳大大的敞开,这下好了,明明白白的在赫连昭宸面前露出了白色的荷花肚兜。

     赫连昭宸终于忍不住了,一把将苏夏荷压在榻上,薄唇贴着苏夏荷的耳根哈着气,“这次朕主动,下次得你来了。”说着,不等苏夏荷反应过来便三下五除二扯掉了她破烂的衣裳,兴许没掌握住力道,被扯疼的苏夏荷用力的咬了咬自己的唇,对赫连昭宸的粗鲁有些害怕,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更是紧张。

     “乖,不怕。”赫连昭宸力道有些大的亲吻着苏夏荷的颈脖,慢慢往下,大掌还用力的揉了揉苏夏荷。另一只用抬起苏夏荷纤细的腰,“忍着点,会有点疼。”

     话落,苏夏荷立马感觉到全身痛,初经人事的她立马疼得红了眼眶,

     “不....出去......皇上.....呜....我”企图让赫连昭宸停下来的话立马被切断了,这种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怎么可能说停就停?赫连昭宸薄唇覆到苏夏荷的樱唇上,“很快就不疼了.....再忍忍。”说罢,又是一阵猛烈的攻势。

     苏夏荷的眼泪被疼的唰唰的掉,小手用力的掐着、捏着赫连昭宸的肩头,用指甲用力的划着他精瘦的背部,“皇上.....你停.....停.....我真的疼......”

     只是苏夏荷的反抗不起任何作用,破碎的求饶声从两人的唇瓣中传出........

     对于赫连昭宸来说,这,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