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爱与现实
         “啊……”

         “啊……”

         睡的晕晕乎乎的刚刚清醒,面前突然多出了一个长发披肩的白裙人影,李爽下意识地叫了一句,结果他这一嗓子反而吓到了红袖,令她紧跟着叫了起来。

         声音之清脆高昂,比他好听多了。

         “卧槽。”这下李爽不叫了,揉了揉眼,逆着光看清了少女的容颜:“玛德,原来还是在做梦。”

         在他记忆里面,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哪怕网上的那些合成照或者明星的润色照,都差了对方很多。

         故而,他只当自己在梦中。

         此刻,意识到刚刚发生什么的红袖红了脸,清咳一声,笑容甜美的招了招手:“嗨……”

         “呃,你好,梦到你很高兴。”李爽挠了挠头,回应说道。

         “……什么鬼……”红袖笑容微顿,随即猜测到了他此刻的想法,笑容比起之前更甜了,双眼眯成了弯月:“哥哥,你能把你手中的戒指,还给我吗?”

         “戒指?”李爽一愣,低头,抬起右手,摊开掌心,发现真有一枚淡紫色的戒指躺在自己掌心之中,长时间观望,甚至能够隐隐看到星辉。

         “这个是……”

         “这个是我的戒指。”红袖真诚地说道。

         “哦,那还你。”以为是在梦境里,李爽的态度随意了很多,顺手将戒指丢向红袖。

         看着飞向自己的戒指,红袖目光坚毅,伸手抓向对方。然而,神奇的是,戒指轻而易举的穿越过她的手掌,清脆的掉落在地面上。

         “……”李爽。

         “啊……”红袖抓狂的挠了挠头发,生气的样子可爱极了,令李爽目光微滞。

         将一头柔顺的黑发揉乱,红袖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了一个……手机?

         妈的哦,这是什么梦,这手机是从哪里来的?李爽抚额。

         “喂,师傅,我把幻梦戒指激活了……嗯嗯,不过出了一点小问题……什么,先放谁的血还有讲究啊……那我现在怎么办?哦哦,好吧……”一通电话之后,红袖手腕一翻,那手机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你相信吗?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妹啊。”红袖一脸真诚的瞎***扯。

         “……”李爽。

         “好吧,看你的样子是不相信的。”红袖撇了撇嘴,说道:“事情呢,是这样的,你现在不是在做梦,我是真实存在的。最近这段时间我老做梦,在梦中,你就是我前世的哥哥,所以我特意从山里跑了出来,过来和你相认……哥哥啊……”

         在李爽目瞪狗呆的表情中,红袖伸手一把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抱住他的腰身嘤嘤哭泣。

         这女孩……戏也太多了吧?李爽哭笑不得地想着,伸手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嘶……好疼,这不是梦?”

         “那个……你先别哭,我们两个先谈谈。”温玉软香在怀,李爽艰难不舍的将对方推开,说道。

         红袖顺势将他放开,点头说道:“谈什么?”

         “你说你从山上来?你家住在山上?”

         “是啊,我和师傅住在一起。”

         “师傅?你是干什么的?”

         “妖怪啊!”

         “莫闹……”

         “……没闹,不信你看。”红袖说着,身后突然冒出了一个火红色,毛绒绒的狐尾巴,在半空摇曳。

         “得,我还是在做梦。”李爽说着,转身走向床铺:“我要睡醒。”

         “别睡啊,说正经事呢。”红袖伸手,一把将他拉住:“我真的是妖精。”

         “我真的是做梦。”

         “我是妖精。”

         “我在做梦。”

         红袖:“你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话呢?”

         “废话,建国后不许动物成精。”

         红袖:“……”

         “没话说了?”李爽松了一口气。

         红袖咬了咬嘴唇,伸手放到他腰间,狠狠一拧。

         “卧槽,卧槽,卧槽……”李爽疼得跳了起来,怒吼道:“你疯了。”

         “现在还觉得自己是在梦中吗?”

         李爽呲牙咧嘴地说道:“如果这不是梦,我实在无法理解。”

         “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你种族歧视啊!”红袖瞪眼说道。

         “呃,呃……”李爽语滞,不过总算是冷静了下来,说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首先,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妖精的。”红袖将自己毛绒绒的尾巴收了起来,认真说道:“不过现在妖族没落了,修道者联盟不允许妖精进入人类社会,所以我们从来都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

         “修道者联盟?这又是什么组织?”李爽一头茫然。

         “就是一群人类修士组合成的松散联盟,不过在一致对外的情况下,很恐怖。”红袖说道。

         “地球上有这种组织?”李爽道:“难以置信。”

         “你能接触到的世界,充其量只是真实世界的冰山一角而已。”红袖说道:“不过就目前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戒指成了你的戒指,这很糟糕。”

         李爽弯腰,将戒指捡了起来:“这戒指很厉害?”

         “当然厉害,据说这戒指来自别的宇宙,有神秘莫测的力量。不过在很久远的时候,这戒指被炼气士封印了,唯有纯阳之血和纯阴之血才能解开。”红袖认真说道。

         “谁说的?”

         “我师傅啊!她会占卜。”

         李爽:“……”

         占卜,算卦之类的字眼,总是会令他想起骗子。

         “好了,不说这些旁枝末节。”红袖指着戒指说道:“你现在静下心来,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戒指上的花纹,或许会有很大收获。”

         李爽深望了她一眼,刚要决定这么做,手机短信的声音突然响起。

         信息是周玉衡发过来的,只有短短几个字:爽哥,我姐出发了。

         “怎么了?”红袖探头问道。

         李爽神情一暗,说道:“你先在家等我,我有点事情要去做。”

         “不行,我得时刻跟着你,不然你跑了怎么办?”

         李爽没心情去和她争辩,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从橱柜里面拿出一件灰色的羽绒服,强行给她套上,然后用口罩遮住了她的脸,带着她一起打的赶向目的地。

         万达广场,街角咖啡厅。

         一身白色短款羽绒袄,紧身修腿牛仔裤的女孩拿着一本书,推门走了进来。

         她的容颜说不上漂亮,但勉强可以称得上清秀,再加上良好的身材,在这个男多女少的社会里面,也算是蛮好的外形条件。

         “你好玉娟。”,咖啡厅吧台处,正坐在高脚椅上和女服务员聊天的一名男子,转头看了一眼周玉娟手中的书,站起身,笑着摆手。

         “刘先生。”周玉娟微微一叹,上前数步,强颜欢笑道。

         刘强明目光近乎于贪婪的从她身上掠过,笑容却十分温和:“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强明就好。对了,伯母呢?”

         “我没让她进来。”周玉娟抿了抿嘴,说道:“我来,是想要给你说清楚,我有……”

         “有男朋友了,对吗?”刘强明笑容不变,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对方叫做李爽,大专毕业,现在处于失业的状态,没本事,没钱,没车,没房,哦不对,老家是有一座两层小楼的。”

         周玉娟脸色一变,没有开口。

         “你和他在一起三年了,他给你买过什么高档物品吗?带你出去旅游过吗?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他能给你什么?我知道,你骨子里面是一个很现实的女孩子,只是因为他爱你,所以才不狠心丢下他。可是玉娟,你要明白,他身上有十块钱,给你九块,这确实是他的爱,但是他的爱对你的人生,又有什么作用呢?他,只会拖累你的幸福。”

         周玉娟很想开口反驳几句,但是脑海中却回忆起了以前的寒酸过往。

         看到别人的男朋友开车来接送同事,看到别人的男朋友为同事一掷千金,看到别人男朋友给同事的贡献,反观自己男朋友的单车,寒酸,自顾不暇,周玉娟心中突然一酸。

         “还有啊,你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你想过你爸妈的感受吗?你想过你的家庭吗?情爱都是一时的,只有合适才能长久。他配不上你啊,他就是一团黄泥,会污了你的未来。”

         刘强明嘴角微微勾起,语气略显刻薄:“别觉得我话说的难听,这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没本事,没钱,没权势,就活该活在最底层,被欺凌,被压榨,然后将来找一个想要过安稳日子的绿茶女凑合着过日子。这就是社会的现实,没有人可以改变。”

         “你别说了,让我冷静冷静。”周玉娟近乎于哀求地说道。

         刘强明微微一笑,说道:“你的心乱了,可见你已经认同了我的话,或者说,真正看到了自己的内心。玉娟,我虽然不是特别有钱,但是几千万还是有的。我可以让你,让你的家庭,都过上好日子。你以前想买但是买不起的东西,以前想去但是不敢去的地方,以前被别人鄙视的日子,当你选择我之后,都会改变。”

         周玉娟心神颤栗,说不出话来。

         就在此时,玻璃门被一双宽大的手掌推开了,身穿银灰色羽绒服的男孩静默地走了进来,站立在周玉娟身后,目光与刘强明轰然对撞。

         他们两个,都在等待着一个答案。

         一个爱情和现实交织,过往和未来碰撞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