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绝崖死战上
         “铛!”

         一阵金铁交加的声音忽然响起,此刻在这狭窄的空间里,竟是“嗡~嗡~嗡~嗡”的回荡不止。

         却是匆忙之间,黑老三随手抽出了原本置于背后药篓子里的铁耙子,用它来挡住了此时方良的猛烈一击。

         “老东西,可以啊,隐藏的够深啊!居然都有武徒三阶的气力了!要不是我实力稳稳的高出你来,今儿个只怕还真的得阴沟里翻了船!”

         方良恶狠狠的瞪了黑老三一眼,似乎是有点儿吃惊于眼前这个黑老三的实力。

         黑老三的实力确实是让方良大吃一惊,原本以为只是一只到嘴的鸭子,却是没有想到蓦然间它居然是变成了一只强壮的兔子。

         但,那又怎样,它照样也只是一只兔子而已,变不成凶猛的独狼,更何况先前的他一直便是没有使出全力,再说眼前的黑老三也只不过是个三阶武徒而已,对于自己的实力方良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虽然自信实力,但是狮子搏兔,尚用全力的道理方良还是懂得的,为免迟则生变,因此接下来他决定全力而为,准备一鼓作气的干掉黑老三。

         对着此时架在铁耙子上的匕首微微加重了气力,另一边方良却是腾出了那只空闲的手,五指并拢瞬间握拳,足部略一发力,劲力在这会儿一收一发,随后方良的拳头便是狠狠的朝着黑老三的胸部打去。

         面对着方良的蓄力一拳,黑老三是丝毫没有办法能够脱得了身,他的实力相对太低了,要知道两人的武道修为至少得是差有好几个阶段,眼前光是对拼方良一只手的劲力,黑老三就已经是完全的处在了下风,既然无法安然脱身,那么就只剩下硬抗一法了,想到这里,黑老三便是咬了咬牙狠下心来。

         只听“嘭”的一声传来,方良的拳头终于是狠狠的击落在了黑老三的胸口处。

         瞬间,黑老三便是觉得胸部遭受到了重锤的打击,止不住的“蹭蹭蹭”连退了三步,正好是靠在了背后的石壁上,表情很是痛苦的弓下了身子,兀自张大着嘴巴,却是半响时间没有呼出一口气息来。

         这方良的一拳之力,竟然这么可怕,却也幸好黑老三的背后之处乃是石壁,若是先前站在巨石边缘,受此一拳,只怕早已是直直坠入悬崖,一命呜呼了!

         “咳咳咳···武徒六阶!咳咳···你到底是谁,有什么企图?”

         黑老三一字一字的对着方良念道,一丝丝血迹从黑老三的嘴角处缓缓流出,此时黑老三却也顾不得檫拭,只得抬起头来望着方良,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对于方良很是费解,为什么一个武徒六阶的人会混在采药部里。

         “想知道为什么,那就下地狱去问阎王吧!”

         方良只是呵呵笑了一声,随即朝着黑老三猛然大喝道,然后便是不再言语,再度握紧了其手中的匕首,急急的冲向了黑老三的站立之处。

         这会儿两人离着最多不过三步之遥,不消方良三步一跨,瞬间已是临近到黑老三的面前了,毫不犹豫的,方良提起匕首便是朝着黑老三的脸面刺去。

         此时方良咬牙切齿,面露狰狞,似乎已是用上了全身的劲力,其握着匕首的手臂上青筋冒出,却是丝毫做不得假,大有一击干掉黑老三的意思。

         再观方良手中匕首,全身劲力凝聚所致,匕首在划过身旁空气时,竟然传出了呜呜呜破风的声音,看这雷霆一击若是刺中了,只怕黑老三的脑袋,少不得便是多出一个透明血窟窿。

         黑老三似乎也是知道了此刻,自己的性命危在旦夕,眼瞧此时方良手中的匕首即将刺到,黑老三更是能够感受的到那上面先发而至的凌冽劲风,电光火石之间,只见黑老三急急一个右转偏头,正是关键性的躲过了方良这致命一击。

         “当”的一声,匕首并没有命中目标,仅仅只是刺在了一旁的石壁上,引出道道的火星四散,却也是在石壁上留下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坑洞。

         眼见此刻一击没中,方良立马变幻策略,伸出右腿朝着黑老三的腰部便是一脚,方良踢脚的速度很快,快到黑老三根本来不及阻挡,瞬间只听嘭的一声,这一脚却是实打实的踢中了黑老三的腰部。

         六阶武徒,六百斤巨力,方良又是全力踢出而为,那是这么容易承受的住,瞬间黑老三只觉一股巨力传来,腰边肋骨似乎隐隐有断裂的迹象,就连原先其一直紧紧背贴着石壁的身躯,也是止不住的朝着一边咕噜咕噜的打了几个滚。

         “咕噜咕噜咕噜!”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黑老三终于是稳住了颤抖不止的身躯,只是此刻黑老三却是顾不得感受其胸部腹部的疼痛,因为耳边吹来呼呼呼的风声,无一不在提示着他,他如今已经是贴在了巨石的边缘处,也就是说他只要脚下再向边上这么一挪,便是立马就会坠入悬崖,一命呜呼!

         “呼呼呼!”

         一阵阵大风轻轻刮过,肆意的吹扯着黑老三的衣袍,张牙舞爪的似乎是想要把他狠狠的摔下深渊,空气中兀自发出了阵阵猎猎的声响。

         此时此刻巨石边缘,只见一个黑脸汉子正单手使劲吊挂在上面,观其一半身躯已然是悬在了半空中,脚下毫无着力点。

         “糟糕!”

         瞧见此刻,张藏弓不由的大呼一声,黑老三与方良二人的交手看似很长时间,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小会儿,先前张藏弓自己并不是不想上去帮助黑老三,只是考虑到自己的实力不足,不好上去添乱,只是没想到方良实力居然如此强劲,黑老三也是支撑不了几个回合,眼见黑老三如今命在旦夕,张藏弓觉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因为等方良解决完了黑老三,自己怕是也只能等死而已,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可不认为凭着自己能够对付一个决心要杀人的六阶武徒。

         “怎么办?”

         眼见此刻方良仍是直直的走向黑老三,一副不把黑老三干掉誓不罢休的情形,张藏弓顿时开始手足无措起来,一颗心几乎是跳到了嗓子眼上。

         怎么办,张藏弓再次问了问自己。

         张藏弓脑子急急思索起来,论起武力,黑老三和自己加在一起,只怕也不是方良的对手,更何况此番黑老三又是命在旦夕,既然武力的不行,那么就只剩下智取了,那么到底怎么个智取呢?

         张藏弓此刻心急的犹如火烧般的蚂蚱,想了半天时间仍是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眼角撇过一眼,这会儿方良已是信步来到了黑老三的边上。

         “怎么样!好受吧,老东西,叫你喜欢多管闲事!现在舒坦了,开心了?”

         方良一边轻轻的拍打着黑老三黝黑的脸庞,一边不时的用匕首在其身上比划比划,嘴里还时不时的叫喧着,一副你求我啊,求我就放了你的表情。

         面对方良这番的冷嘲热讽,黑老三此时哪还管得了声,要知道这会儿他的手臂早已经是酸痛不堪了,一个壮汉全身的重量,全部都靠着这只手臂在空中独立支撑着,他也不敢轻易的出声,就怕一旦发出声音来全身劲力散了开,到了那时只怕也是无需方良出手了,他自己也会是因为脱力从而坠入深崖。

         自己的调侃言语并不能引得黑老三的哭声求饶,黑老三除了咬紧牙关默不出声外,竟是没有任何的举动,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在他们眼中,或许只不过是像个小丑一般在自娱自乐,方良顿时显得有点烦躁了,他站了起来,该是时候结束这黑老三的性命了。

         方良抬出右脚,轻轻踩在黑老三苦苦支撑的手指上,正欲用力结束这一切的时候,却是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破空的声音!

         破空声音急速传来,似乎马上就要临身,再不躲开只怕要被砸个正着,在没搞清楚砸来的物件之前,方良不敢冒着这个危险,万一是什么石头之类的,砸中脑袋可是不好玩的事情,因此方良不假思索,立即一个转身,不再管辖黑老三,向着石壁急急贴去。

         呼声响过,方良回过神来定睛一看,正是采药部中一人一捆的钩绳。

         钩绳正是张藏弓抡膀子砸出的,原本是想趁着方良不注意的时候,将其砸落深崖的,只是却没有想到方良的反应这么快,真不愧是六阶武徒,反应能力很是不俗。

         眼见方良只是一个转身便是轻轻的躲过了张藏弓的钩绳甩击,方良是躲过了袭击,可是方良的身后却是还有个黑老三。

         啪的一声传来,这会儿黑老三却是被张藏弓甩出钩绳砸了个正着,黑老三一直以来便是在咬着牙关苦苦支撑着,这会儿却是平白无故的遭受了无妄之灾。

         一捆钩绳,十数斤重,平日里若是背负,黑老三怕是轻松异常,但是在这会儿,这十数斤的重量足以是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受此冲击,黑老三终于是再也支撑不住了,眼睁睁的看着他自己的五指一个一个的松开,接着黑老三的身躯便是直直的掉向千丈深崖。

         “啊····”

         黑老三坠入之前大喊一声,似乎是在宣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恨之意,但是此处空旷幽深,喊声刚一喊出瞬间便是消散在了凌冽的风中,而此时原本层层笼罩山腰处的浓雾似乎也是受到了冲击,引得雾气好一阵上下翻滚,但是瞬间又是还原如初。

         眼瞧着黑老三坠入深崖瞬间不见,莫说是方良瞬间看傻了,就是始作俑者张藏弓此刻也是傻傻的愣住了。

         好半响时间,深崖底下径直的飞出了密密麻麻的飞禽鸟类,兀自上下扑腾不止,好不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