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得救
        孙玉莲理了理耳边的头发,抬脚走进去,挥手对站在一旁的佣人微微笑了笑,小声道:“下去吧。”

         岳成福见到孙玉莲,脸上的神情好了点,叹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揉着太阳穴:“你来了。”

         孙玉莲轻轻地点头,走到岳成福身后,温柔的将岳成福的手拿下,然后用食指轻轻的按着,柔柔的说:“嗯,我来了,怎么样,好了点么?”

         岳成福露出舒缓的神情,伸手抓住孙玉莲的两只玉臂,稍一用力,孙玉莲整个人都被背在了他的背上,笑道:“当然好点了,有宝贝在,我怎么能不好呢?”

         孙玉莲痴痴地笑:“嘴甜。”笑完了话音一转,有些苦恼的说:“阳光这孩子也不知道去哪了,怎么找都找不到……唉,平时他爷爷可是最疼他的了。”

         岳成福皱眉,语气生硬的说:“哼!”

         阳光在空间里数着时间,父亲和爷爷话不投机半句多,差不多父亲应该已经离开了。他又等了一会,狠狠心:“我要出去”不管会不会被发现,他都要出去,爷爷比什么都重要!大不了以后就待在空间里不出去!

         扑通一声,他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顾不得疼痛打量四周,确认没有人这才转头看向爷爷的方向,这一看,就看到了爷爷安详的面容。手紧紧的捂着心脏的位置,心里明白,但是却不愿意相信,眼泪簌簌的往下掉,跪着往前爬,来到床边,手颤抖着抓住岳新宇的手,哽咽的说:“爷爷……”

         阳光想要自欺欺人,但是握着的手没有了以往那温柔的温度,变得冰凉刺骨,爷爷他已经去了……

         “爷爷!!”

         “爷爷你醒醒啊!爷爷!!”

         “爷爷,您醒一醒,阳光要和您说一个……秘……密。”

         “爷爷……呜呜呜……爷爷!!”

         阳光再也不复之前的平静,哭了个天昏地暗,也顾不得自己的哭声会不会引来谁了。

         不管是谁,他都不在乎了,爷爷去了……

         爷爷去了!!

         “爷爷,您怎么就这么放心我呢,您不是说过阳光很可怜的么,阳光以后也会很可怜的,爷爷您醒过来好不好,阳光还傻乎乎的呢阳光需要……爷爷……需要爷爷。”阳光抱着爷爷的手哭泣着,肩膀耸动着。

         爷爷您怎么就这么放心呢,也许萧家根本就不在乎这么个婚约呢,上辈子直到死他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婚约存在,爷爷,萧家不可靠的呢,爷爷您快醒过来,您的宝贝孙儿需要您的帮助呢。

         阳光在这里哭得天昏地暗,几欲崩溃,门外循着哭声找来的岳阳情竖起耳朵确认里面哭的是阳光之后,嘴角上扬,双眼发亮,阳光!

         阳光在里面,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但是在就好了!母亲说爷爷的好东西全都留给阳光这个杂种了,他们兄弟三人什么都没有!

         凭什么只有阳光一个人有!

         都是爷爷的孙子,阳光凭什么!

         凭什么!

         岳阳情的双手紧紧地握着,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对着阳光的方向冷笑,然后转身跑走。

         阳光吸吸鼻子,抬起头,将爷爷冰凉的手贴着自己的脸,笑了:“爷爷,我刚才无理取闹了,爷爷您安息吧,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

         “爷爷,我和你说哦……”阳光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颠三倒四的也没有一个逻辑,“爷爷,您放心,您的靠山我会去试着靠靠的,要是靠不住我就靠自己,爷爷您放心,我可以养活自己的。”

         同一时刻,岳成福正带着孙玉莲和是三个儿女一脸怒气的往这边赶,萧凌宇也驾车到了岳家,停下车,皱着眉给爷爷去了一个电话:“喂,爷爷,嗯,我到了,嗯,好的。嗯?还有什么?”

         “嘟嘟嘟。”

         萧凌宇皱着眉看着已经挂掉了的手机,烦躁的揉着太阳穴,爷爷支支吾吾的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岳家也就岳老爷子和爷爷还有矫情,岳成福靠上了孙家,和萧家根本就是死对头,爷爷突然火急火燎的叫他去岳家一趟,到底是为了什么。

         萧凌宇再聪明也猜不到爷爷到底打得什么算盘,眯着眼睛转头看着窗外的墙,墙那边就是岳家了。

         沉默了一下,萧凌宇抬脚下车。

         岳成福得知阳光已经回来了,虽然脸上依旧怒意满满,但是心里却不由的欢喜了起来,阳光这个便宜儿子虽然看着很碍眼,但是对自己还是很尊敬的,只要他运作得好,不愁阳光不听自己的话。

         岳成福来的时候已经吩咐好了孩子们,转头对妻子使了一个眼色,孙玉莲会意,眼眶瞬间就红了,然后扶着岳成福的手一边低声抽泣一边往里面走:“您怎么就去了呢,我们还没好好的孝敬您呢,孩子们可都舍不得你啊,您怎么就舍得啊……”

         岳阳情不屑的撇嘴,被岳阳爱撞了一下,然后乖乖的拿起辣椒往眼角抹了一下,瞬间辣的眼泪汹涌而出,岳阳爱噗嗤一声笑了,然后一把抢过辣椒往自己的眼角抹了一下,之后和岳阳情互相搀扶着跟在爸妈的身后进去了。

         岳阳城抿嘴,眯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双胞弟弟和妹妹,心里有些不耐,嘻嘻哈哈的,周围的眼睛可多得是,演戏要演全套,看来待会需要好好地教训一下了。

         不管岳阳城心里怎么想,总之脸上一脸悲痛,跟在阳情双胞胎的身后进去,进去就看到母亲抱着阳光那个野种哭得厉害,有些心疼自己的母亲,瞪了一眼在一旁假哭看戏的弟弟,妹妹,连忙上前扶起阳光,劝慰道:“阳光……不哭了啊。”

         阳光哪里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和继母还有同父异母的哥哥,弟弟妹妹们在想什么,就算知道他们是做戏他也不在意。他们应该哭,为了爷爷的死哭,为了他们的薄情凉性哭,为了他们的贪得无厌哭,为了他们的狼心狗肺哭!

         “嗯,可是我还是想哭。”阳光抽噎着,抬起头用已经哭红了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岳阳城:“哥哥,爷爷去了……”

         岳阳城心里不耐的很,但是却不能发作,于是伤心的应道:“我知道……”

         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滑,扭头看了一眼爷爷,再次嚎啕大哭起来:“爷爷,您起来看看阳光啊,爷爷!”

         岳阳城一脸不耐的抱着不知道怎么的就扑到他怀里哭的阳光,对着父亲一挑眉用眼神示意;父亲,就这么让他哭?

         岳成福也有些不耐烦,从他进来开始,阳光先是抱着他哭,哭完说了一些废话就抱着玉莲哭,现在抱着阳城哭,阳光到底想要做什么?

         孙玉莲躲在岳成福的身后补妆,刚才措不及防的被阳光扑到怀里,不哭不行,这一哭妆就花了,啧,真是晦气!

         岳阳城皱着眉思考了一会,等阳光抱着阳情阳爱再次哭了一同,这才上前拉着阳光,一副悲痛的表情道:“阳光别伤心了。”

         阳光不做声,点头应了,之后被所有人劝了一通,这才离开爷爷的房间,阳光临走的时候不舍的回头看,被不耐烦的岳阳城拉了一下这才继续往外走,走了一半岳阳城突然开口:“阳光,你爷爷将他的东西全都留给你了,你跟我去书房一下。”

         “好。”阳光乖乖的说,脚下一转跟着岳阳城去了书房。

         书房在二楼,靠着窗户摆着一张书桌,阳光进来之后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的景色,默默的谋划着逃跑路线。上辈子,父亲把他抓回来之后也把他单独叫到了书房,想要让他签字。

         书房门口,阳情和阳爱鬼鬼祟祟的蹲着,耳朵靠在门上偷听。

         “签吧。”父亲胸有成竹的声音。

         阳光平静的声音:“不。”

         阳情诧异,拒绝了,继而愤怒,居然拒绝了!和阳爱对视一眼,继续听,

         “你说什么!”

         “我不签。”阳光的声音依旧很平静。

         然后阳情和阳爱就听到了父亲暴怒的声音和一些东西摔打的声音,阳情对着阳爱比嘴型:挨揍了!

         阳爱眯着眼笑着点头:肯定是!

         阳光的忤逆让本来就心有不甘的岳成福怒气值爆表,直接伸手给了阳光狠狠的一巴掌:“孽子!”

         阳光偏着头,他躲了,没躲过去。

         岳成福依旧怒气难消,伸手用力的推了一下靠在窗户上的阳光,阳光没注意,直接被推出了窗户,书房的窗户很低,阳光被用力一推,脚下一滑,顺势就往外面倒,岳成福见阳光往外面倒去,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没有抓住阳光。

         阳光愣愣的看着窗户,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闷哼一声,爬起来之后就赶紧往不远处的墙跑去。

         他要离开这里!

         忍着疼痛翻墙出来,阳光头有点晕,一头往墙下扎了下去,等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被人救了,阳光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谢谢。”然后挣扎着要下地。

         萧凌宇板着脸看着怀里刚刚在手机里看过的脸,默不作声的压制了阳光那几乎忽略不计的挣扎,然后听着岳家杂乱的声音大步向着自己的车走去。

         任务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