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迷阵?陷阱?
    天空中,血红的月亮,以及紫色的星辰,挂在那里,久久不见落下。而人们记忆中那些星辰,明月,曜日,早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树林中,两道身影不停的在移动,但是他们的速度很慢,比起那些公园中练太极拳的老头老太都快不了多少。

     夏恒皱着眉头打量着四周,他发现,自己等人,似乎迷路了。黑暗之中,他的视野太小,在没有灯光的照射下,即便夏恒的身体已经异于常人,超过普通人三倍,但也最多只能看到周围五六十米的距离。

     不过话说回来,事情已经开始变得越发的不寻常了,自己走的路线夏恒记得清清楚楚,但是往回再走一遍,他们回到的竟然不是原地。

     末世之中,种种的不寻常早就打破了夏恒的世界观,夏恒将自己的警戒心提升到了极致,不敢有半分的放松,在这诡异的森林里,也许放松就意味着死亡。

     “这里......我们貌似已经走过一遍了。”唐子新指了指地上两人刚做过的标记,脸色阴沉下来。

     “看样子,这件事情似乎不简单啊。”夏恒摸了摸下巴,沉吟道。刚才为了避免不走错路,他们甚至没有在过程中转换任意一个方向,一直都是朝前走的。即便如此,自己还是绕了回来,那就说明,绝对是有人在作怪。

     “你说......这会是幻术,还是阵法?”夏恒目光凝重看着周围的一切,仿佛是要看出这些到底是真相还是假象。

     “我不清楚,如果是幻术,范围绝不可能有这么大,我们的身体极有可能站在一个地方没有动过。如果是阵法,那就比较糟糕了,因为我们对此一窍不通。”唐子新无奈的摊了摊手。

     “最重要的,这到底是人为的,还是自然形成的。且不说自然形成,如果是人为的话……”

     “目前来看,这似乎是为了要困住我们。那么对方很有可能是想让我们自生自灭,又或者是已经准备好了真正的杀招在等着我们。”夏恒眯了眯双眼,一双眸子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如果是要让我们自生自灭,那我们怕是只能等死了。不过只要对方等不及露出杀招,那我就有办法抓住机会将它击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夏恒的心反倒是越来越平静,他微阖着双眼依靠在一颗大树上,脑海中清晰的构建出来四周的环境,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他就能立刻出手。至于唐子新,他本就是耐得住性子的人,也没有太过急躁。反而是唐子新肩上的白猫,也不知是饿了还是怎么了,看上去有些不耐。

     一分钟

     ......

     十分钟

     ......

     两小时

     ......

     六小时

     夏恒的手指不停的敲打在树干上,他的敲打很有频率,每一次响起,恰恰好好就是过了一秒,内心不断计算着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

     “难道是我判断错了?”夏恒的内心多了一份怀疑。

     “能够保证的就是在与血魔交手的过程中,我们绝对没有步入陷阱,也就是说,目前唯一能够确认我们步入陷阱的时间,那就是在击杀了血魔之后。”他的手指依旧在敲打着树干,发出“咄咄咄”的声响。

     唐子新肩上的小白猫咬牙切齿的看着夏恒,或许是因为夏恒吵到了它。

     “如果可以确认我们是主动进入,还是被动进入的话,那就方便多了。”

     “不对,时间还可以再往前推一点,那就是在我们取得三件宝物之后。”

     夏恒骤然间眼前一亮,转头看向唐子新道:“试试看,将三件宝物放回去。”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是一个类似迷阵的地方,而三件宝物破坏了原本的格局,所以导致迷阵失效,但是在我们取得三件宝物之后,又让格局恢复了,所以这迷阵又被重启?”唐子新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想到了夏恒的猜测,眼中同样闪过一道精芒。

     夏恒点了点头,朝着其中的一个宝物掉落地走去。

     慢慢的,两人终于将三件宝物物归原处,夏恒笑了笑:“好了,再走一遍试试看吧。”

     果然,随着两人一直朝同一个方向走,这一次非常顺利,根本没有再回到原来的地方。

     “只是可惜了,我们没能得到那三件宝物。”唐子新苦笑着摇了摇头。

     “为什么会可惜,既然我们已经确认了迷阵,又确认了迷阵的范围,到时候只要一根绳子接两头,一人在阵外接应,另一个人去阵中拿那件宝物不就好了?”夏恒淡淡一笑,要是让他白走了这么多路,甚至冒着死亡的危险,就这么空着手回去了,他是绝对不会心甘情愿的。

     说着,夏恒很快就将三件宝物取回。

     “回来了?呼,幸好没什么危险,既然回来了,那就走吧。”唐子新微微松了一口气,丢下手中的绳子,即便已经确认了那只是一个迷阵,根本没有杀机在里面,他依旧有些不放心。

     “嗯,走吧。”夏恒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那笑容,看上去非常的怪异。

     他手中的剑缓缓扬起,走在前头的唐子新,根本没有注意到,夏恒的举动。

     噗嗤!

     长剑划过唐子新的身躯,唐子新的背后直接被划出了一道巨大的,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止也止不住的汨汨流出。

     唐子新转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恒:“为......为什么?”

     “还需要理由吗?”夏恒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唉,如果是你想要这些宝物,只要你说,我会给你的啊。”唐子新苦叹一声,看向夏恒的目光中,有无奈,有叹息。

     “是吗?你还没看出来吗?”夏恒脸上露出莫名的微笑:“或者说,你还没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