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女生宿舍
    “就是这家伙出手的?”唐子新看着已经死去的中老年男子,皱着眉头回忆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不错。”夏恒点了点头,从储物戒中取出一颗宝石,这颗宝石,名为天赋置换宝石,顾名思义,就是能够将自己的天赋和别人置换。

     “我一开始怀疑这家伙是为了杀人夺宝,不过在看见这颗天赋置换宝石之后,才发现自己或许错了,他极有可能是知道了你的天赋之后,准备将自己的伪装天赋和你的‘分身’天赋交换啊。”

     夏恒饶有深意的看着唐子新。

     “钟国奕,计算机系的一个教授。”唐子新没有接夏恒的话,而是转移话题,吐出了这个死人的身份。

     “然后呢?”夏恒等待着他的后话。

     “没有然后。”唐子新摇了摇头,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他的身份而已。”

     “现在怎么办?”他看着夏恒,此时的思维有些跳脱。

     “回去是肯定回不去了,地形改变的太多,再加上之前在迷阵之中晃悠久了,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为今之计,也就只有一个法子了,继续走下去,但愿前面能够再找到个建筑物吧,这样一来,至少休息的地方有了。”夏恒皱着眉头,沉思道。

     他的机械表早就在战斗中被破坏了,但是夏恒对于时间比较敏感,从午夜十二点天降宝物开始到现在,他清楚的记得过去了九个多小时,光是在迷阵中消耗的就有六个小时。六个小时的高集中精神,还有三个小时的战斗,早就将他的身体拖得劳累不堪,他现在只想要迫切的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然后进去好好睡上一觉。

     在末世,已经没有了可以称得上绝对安全的地方,唯一可以称得上比较安全的,那就是一些建筑物中。

     也许是上天听见了夏恒内心的愿望,在他们走了不久之后,眼前出现了一栋建筑物,大约有八层楼的高度,横排看去,有三四十间房间。夏恒记得望海大学有两种寝室楼,一种是老式的,与夏恒住的哪一栋类似,另一种新建的,就是如同眼前这样的。

     通过天空中血月的光亮,依稀可以看见楼上刻着B8两字。

     除了老式的寝室楼取名比较文艺,像什么,丹阳楼啊,清雅楼之类的,而之后新建的皆是以A1-A10,B1-B10,这样安排的,不过这些都不在夏恒的思考范围之内,因为B类的寝室楼,似乎是女生寝室......没错,重点在这里,这栋楼是女生寝室,那么自己到底去不去呢......

     思考了片刻,夏恒还是决定,进!不要怂,就是干!虽然有规定男生不能进女生寝室,但这都末世了,还管他什么规定!

     随即,两人一猫,就这么朝女生寝室走去......

     砰!

     看着紧锁的电子门,似乎没有被人打开过,夏恒撇了撇嘴,这一扇破门,根本阻止不了他要进女生寝室的决心!

     不过话说回来,女生寝室好像与男生寝室并没有什么区别。夏恒四处打量着,眼中满是对新事物的好奇,哦不,是警惕。

     他随意的找了一间房间,直接破开房门,然后......躺下,睡觉!

     这一觉,有唐子新在一旁照看着,夏恒睡的很沉,他梦见自己回到了末世之前,他还是那个平凡的大学生,做着平凡的事情,和普通的学生一样,学习,睡觉,打游戏。度过自己的大学生活之后,依旧是平凡的工作,娶妻,生子,和自己的父母妻儿一起,过完自己平凡的一生。

     随即,他梦到了末世,自己不停的战斗,在死亡的边缘徘徊,终于拥有了强大的实力,他回到了家中,却只留母亲一具已经腐烂不堪的尸体,父亲为了寻找自己,更是已经尸骨无存。

     夏恒睁开朦胧的双眼,看了一眼四周,还是那个一片黑暗的世界。

     一旁的唐子新眼睛微合,听到了动静,转头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继续闭上双眼。

     “十个小时。”唐子新似乎知道夏恒要问什么,头也不回,眼睛也不睁开,就这么说道。

     “恩。”沉重而沙哑的声音从夏恒口中发出,不知道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还是因为那一场梦。

     “B8是吗?”夏恒有些不想多说话,但是他突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嘶哑着声音问道。

     “忘了,不清楚。”唐子新摇头,换作是另一个人,或许根本听不懂夏恒指的是什么,但是他却能听懂。

     “那就去看看。”夏恒沉默了许久,再度开口。

     唐子新看着夏恒,夏恒在睡醒了之后,似乎一下子转变了许多。

     然而两人还没有推开大门,大门就被打开,不,确切的说,应该是被踹开的。

     一阵呼啸声传来,一个女孩拿着木棍朝走在前头的唐子新打来。

     唐子新瞳孔猛地一缩,连忙闪躲,木棍几乎是擦着他的脸庞落下,猛烈的风刮得他脸庞生疼。

     “啊,你们是人类?”女孩这时才看见两人的面貌,惊叫出来。

     “废话,不是人类是什么?”被突然袭击,哪怕是以唐子新的心性,也有些愤怒,不免没好气的说道。

     “真是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怪物呢。”女孩笑了笑,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们两个男的是怎么进来的?”她疑惑的看着两人,女生寝室和男生寝室,即便是最近的一个,也不会近到哪里去。

     虽然她表现的很无害,但是不难看出眼中隐藏着的那一份警惕。这个女孩显然没有要相信两人的打算。

     “当然是走过来的。”唐子新恢复了自己平淡温和的形象,不过用他们寝室的话来说,就是斯文禽兽。

     “哦,你们等一下,这件事我必须汇报我大姐。”女孩知道对方在敷衍自己,旋即说了一句,便马上往外跑去。

     而且这句话,同样也是在告诉他们两人,来人不是只有她一个,不要对她行不轨之举。

     而她却不知,夏恒二人丝毫没有要拦下的意思,不然的话,她根本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