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争抢
    待两人到了凝香阁,凝香阁已经宾朋满座,锦瑟那个三姐正坐在赵氏的右侧,左侧坐着一个和她年岁差不了多少的少女,那少女满头珠翠,在看见锦瑟时冷哼了一声,锦瑟大概猜到那少女八成就是大小姐。

     客厅里除了韩姨娘,和刚才见过的秦姨娘,还有两位妇人,分别坐在赵氏的下首两侧,除了已经见过面的三姐,六姐,还有一位少女锦瑟却不识得,想来也是一个庶女,连坐都没有坐着,直接孤零零单独站在一边。

     “见过母亲!”

     锦瑟先福了福身,从容行了一礼,还没等赵氏叫起,赵氏左侧的少**阳怪气哼道:“七妹如今是架子大了,母亲请还要专门等你一个人。”

     锦瑟身子一僵,面露尴尬,是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春兰在身后干着急,刚想说话,却想起小姐先前叮嘱的,硬生生憋着没敢出声。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那少女摇了摇赵氏的胳膊撒娇,“母亲,如今七妹还没进宫就如此不将您放在眼里,他日真进了宫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

     “进宫?怎么回事?”

     锦瑟一个头两个大,不会又是老掉牙的套路,穿越成了一个庶女,然后受尽欺负被选入皇宫做皇妃的节奏吧?她才不要咧!还没有轰轰烈烈的爱一场,怎么可以进宫呢。

     “好了!莹儿。”

     赵氏轻轻推开庆锦莹,面露不悦,原本这个机会是留给她亲生的女儿,如今被庆锦莹这一闹,明明是黄花大闺女,变成了失节少妇,皇上大发雷霆之下谁还有好下场。

     “母亲...”庆锦莹噘着嘴,却是不敢再多言。

     庆锦玉暗暗偷笑,心里鄙视庆锦莹不提,王姨娘理了理发丝,小声道:“大小姐说的不无道理,七小姐让我们等倒没什么,让夫人等就说不过去了。”

     锦瑟偷眼瞄了那妇人一眼,不明白是哪里得罪她了,这才刚见面用得着这么对她吗。

     “就是!”

     锦瑟还没想好怎么说呢,又听得一妇人阴阳怪气开口,她倒不怕赵氏怪罪,声音反倒大了些许:“谁都知道七小姐平日里最目无尊长了,平日里见到我和王姨娘也不打个招呼,夫人,我看哪,七小姐不适合进宫去,就她这个性子,要在宫里得罪了皇上,咱们庆府这一百三十多口人还不得跟着她遭殃。”

     庆锦馨见张姨娘说起来没完没了,连用眼神示意,可张姨娘愣是没看见,还要再说,赵氏咳了声,张姨娘这才住了嘴。

     “锦瑟,还蹲着做什么?快起来吧!”

     赵氏横了秋菊一眼,呵斥道:“秋菊,七小姐进来也不知道搬个凳子给她坐,我看你是被我宠坏了,连规矩都忘了。”

     秋菊连忙去搬凳子,心里还委屈,这王姨娘和张姨娘两人唇枪舌战,哪里轮得到她多事,再者还有大小姐针对七小姐,她怎么敢给七小姐搬凳子。

     “锦瑟没事,母亲不必怪罪她。”

     “母亲也太心疼七妹了,七妹这要进了宫,反过来还得咱们给她行礼,如今多给母亲敬敬孝道也是应当的。”锦玉勉强笑道。

     庆锦玉憋着一肚子气,总算找个个机会挤兑庆锦瑟,语气却是不咸不淡,听不出好坏。

     “就你心眼多,母亲何时不疼你们了?”赵氏慈爱一笑。

     锦瑟这才起身,就着秋菊端来的凳子坐下,只觉全身酸软,这该死的古代动不动就行礼,若真进了宫还不得日日行礼,再说她根本不想进宫,一个女人抢一个男人的戏码她是看多了,尽管不进宫,日后也好不到哪里去,至少也能是个寒门子弟的当家主母。

     韩姨娘看着心疼,却是不敢帮锦瑟说一句,只是眼眶里隐隐有泪珠旋转,赵氏撇了韩姨娘一眼,心里又泛起嘀咕,怎么韩姨娘如此懦弱,生出的女儿却争强好胜呢?这也跟老爷的性格不像啊,心思转了转随后又抛在了脑后。

     “瑟儿真懂事!不怪母亲想把你送进宫里去。”

     赵氏叹了口气,连称呼都改了,撇了撇庆锦莹,庆锦莹缩了缩脖子,赵氏和蔼笑着道:“你大姐和永安侯府的小侯爷两情相悦,她苦苦哀求我,说什么生死都要和赵小侯爷在一起,母亲我实在忍不下心拆散他们,只有在你们三人中选择一个了。”

     锦瑟撇了眼庆锦莹,虽然不太喜欢她,却很佩服她的勇气,在古代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能有勇气说不,证明她内心也不是一个完全坏透顶的女子。

     “母亲,莹儿也知道您为难,锦玉,锦茹,锦瑟,锦馨,都可以代替女儿进宫的。”庆锦莹眼巴巴的望着赵氏。

     “母亲,锦茹愿意代替大姐进宫。”庆锦茹当先开口,生怕落了风头。

     “母亲,锦玉也愿意。”

     “锦馨也愿意。”

     庆锦玉从一开始就没怎么说话,就怕在赵氏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见庆锦茹想独领风骚,自然不愿,赶紧出来表明心迹。

     “那你呢?”赵氏问锦瑟。

     其他人都表了态,锦瑟知道这种事在旁人面前是天大的好事,拒绝肯定让人觉得奇怪,而且赵氏可是最懂这个女儿的,被她识破自己不是真的庆锦瑟就完了。

     “女儿自然也是愿意的。可是这么多人,总不能都进宫吧。”

     锦瑟没有丝毫犹豫,也同意进宫,却给赵氏出了个难题,于是姨娘们又开始吹捧自己的女儿们来了,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锦瑟总算知道了谁是谁,原来王姨娘生庆锦玉,秦姨娘生庆锦茹,张姨娘生庆锦馨。

     锦瑟注意到,从头到尾唯有庆锦馨没有多说一句话,而且那句进宫倒像是被逼的,不由多看了庆锦馨两眼,庆锦馨也似乎觉察到有人看她,抬起头也看了看庆锦瑟,总觉得今天的庆锦瑟有点不同。

     凝香阁外,徐妈妈拦住冯氏,说什么也不让冯氏进去,冯氏撒泼打滚,什么伎俩都使遍了也不管用,冯氏一看这招不管用,就扯开了嗓子在外面叫骂,“夫人真是偏心啊,难道二房的女儿就金贵些,咱们三房的女儿就不金贵了?同样是庆家的小姐,夫人就如此偏袒二房?连一个机会都不给三房?说什么一家人一家人,到了关键时刻就忘了咱们三房的人呢!呜呜...”

     “哎哟,我的三奶奶您别哭啊!夫人也是有苦衷的。”徐妈妈在一旁急得火燎眉毛,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只好连连劝道。

     “有什么苦衷?”冯氏回过头呸了一声,怒骂道:“大小姐不知检点和男人有了关系失了清白,咱们三房可出来说过大小姐一句不是?这要让皇上知道了,还不治咱们庆府一个抗旨不遵的罪名,夫人还想着独占好事,让二房的女儿进宫,没门。”

     庆锦莹听到冯氏的骂声,暗恨不已,一张脸也紫如猪肝,手藏在衣袖里攥的死死的,庆锦玉强忍着笑意,心中却是幸灾乐祸。

     冯氏的声音不大却也不小,清清楚楚传到了赵氏的耳朵里,赵氏一张脸变得铁青,对秋菊厉声道:“还不出去给我堵住她的嘴,别让她出来乱叫坏了大事,徐妈妈也真是,这点小事也办不好。”

     “是!”

     秋菊刚要出去,锦瑟连忙叫住了她,对赵氏婉言相劝,“母亲何必和她一般见识,就算此时让秋菊堵住了三婶娘的嘴,也难保她不会心存记恨。”

     “这...”

     赵氏也觉得锦瑟说的在理,却很不情愿让三房掺和进来,犹豫不决一时没开口。

     “还是七妹说的有道理。”锦玉连附和,对赵氏一脸讨好,“母亲,三房虽然想掺和,但适龄的只有锦卉一人而已,而且锦卉胆小的很,成不了什么大事,况且,皇上又没说一家只许一人入宫。”

     赵氏眼前一亮,欣然点头,“是啊!皇上也没说就许一个人进宫。”

     想通后,赵氏便让秋菊请冯氏进来,又让徐妈妈亲自去一趟翠林苑,既然让三房掺和进来,倒不如大度些让大房也一同掺和,免得到时被说是厚此薄彼,妯娌间也生了怨气。

     翠林苑,刘氏和庆锦静母女俩坐在一起说着体己话,刘氏摸了摸女儿头,满脸疼爱,叹气道:“静儿不会怪母亲吧?你三婶娘都知道要帮锦卉奔走,可我却...”

     刘氏欲言又止,她实在不愿意女儿进宫去,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刘氏早就想好了,要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自己的侄子刘少轩。

     刘家虽不是什么显赫人家,在这平城也算是高门大户了,况且刘家一脉单传,刘家主母也不在了,女儿要是嫁过去定是享福的命,也不用担心处不好妯娌关系,而刘家老太太是静儿的外祖母,自然也不会让静儿被人欺负了去。

     “女儿怎么会怪母亲,母亲多心了,况且...”庆锦静羞涩一笑,不好意思垂下头,“况且表哥也说过,等他一年孝期满就会找媒人来提亲,算算日子还有三个月。”

     “真的?少轩他真的这样跟你说过?”

     刘氏笑的合不拢嘴,少轩和静儿感情好她自然关系欢喜,起初她还担心女儿因进宫一事怪罪自己,没想到女儿早就和少轩情投意合了。

     正在说话间,刘氏身边的刘妈妈走进来,刘氏见刘妈妈面色不正,心里就泛起了嘀咕,刘妈妈走到刘氏耳边耳语了一番,刘氏闻言脸色立刻变得铁青,这事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好事,对她和静儿来说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母亲?发生何事了?”

     庆锦静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出事了,刘氏眼帘垂下,无力叹了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刘氏拉起庆锦静的手,将她拉起来,无奈的摇摇头,“静儿,你二婶娘让咱们娘俩过去,你三婶娘这般闹腾,生生让我们娘俩也卷入了这场风波。”

     庆锦静面容一怔,心知大事不好,莫名感到一阵心慌,有心想不去,可没那个胆子说不去,夫人可是这庆府的唯一当家主母,谁敢违逆她的话,可去了?他还能和她的少轩表哥在一起吗?庆锦静心乱如麻,只得强撑着笑脸随母亲一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