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色霾
    混在晚高峰的车流中,我与杨文瑾到达了剧场。

     “对了,停在这条路上不太好,后面有个免费停车场,停那边吧。”

     我没有忘记跟杨文瑾讲一讲这个剧场的一些小规则。

     由于在路上稍微堵了一会儿车,所以导致了我们是最后几个进场人的之一。比起昨晚的生诞祭公演,今天晚上只是一场普通场而已,但剧场里也差不多坐满了。

     我和杨文瑾的位置是在倒数第三排的边上,因为剧场小的原因,所以视野其实是还算不错的。

     “还有站票啊?”

     杨文瑾看着前面站着的一群人,问道。

     “某种意义上讲,站票比坐票还好点。”

     “就只是看得更清楚吗?”

     “对的。”

     舞台到第一排的距离不过两米,这么近的距离,自然也能更加清楚地看见小偶像,而且小偶像也能更加清楚地看见你。像庞慧星那样的,很多小偶像都知道他这个人。

     没说几句话的时间,那个念剧场须知的声音就在一声提示铃之后响起,在小偶像念完之后,那个小偶像的名字,就被剧场的所有观众震耳欲聋地喊出来了。

     我顾及杨文瑾的感受,没有喊太大声。

     “……厉害。”

     你现在说厉害有点太早了。

     剧场内的音响设备只能算是一般,但是通常声音开得很大,这也是旌兰市这个剧场为人所诟病的一点。开场曲的音乐响起,我不知道第一次亲临现场的人是什么感受,大概是觉得魔音灌耳?反正我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这个演出一直都会是这么吵的吗?”

     杨文瑾转头向我喊道。

     “差不多吧!”

     如果不是失去色觉之后听力有所上升,大概我是听不清楚杨文瑾在说些什么的吧。

     “还能更吵点吗……”杨文瑾喃喃道。

     如果不是我正好斜着眼睛看着杨文瑾的表情,大概我也是听不见这句话的吧。不过即使听见了,我也不会告诉她“能啊”这个答案的。

     “啊~!游侠一库走!”

     一个站区的男生,喊声盖过了音乐,在剧场内响起,像是听到什么号令一样,前方的粉丝统统整齐划一地开始挥舞起自己的荧光棒来,同时,口中齐齐呼喊着意义不明的应援词。

     吵闹的音乐与偶像们的舞蹈,被粉丝们的热情所呼应着。

     这种场合,即使是在杨文瑾看来,也是让人热血沸腾的吧。从杨文瑾微微张口的意外表情就能看出来了。

     在剧场之外,还有什么地方能感受到这样的热情呢?

     前四首歌过去,进入MC时间。

     所谓MC,就是在公演曲目之间的“相声时间”,通常会有一个主题,然后成员们依次就这个主题进行讨论。能让粉丝们更加了解偶像的同时,也能让小偶像得到休息与换装的时间。

     没有了音乐的干扰,杨文瑾终于能松了口气,对我道:“虽然觉得有点吵,但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地燃啊。”

     只要是不抱着偏见的路人,都会是你这种想法吧。

     小偶像们依次说着MC话题,台下时不时地传来笑声和掌声。

     杨文瑾似乎像一个普通观众那样,安静地看着这场演出。

     你不是说你是来干活的吗……

     MC说到一半的时候,杨文瑾突然摇头道:“唉,真是……乌烟瘴气。”

     我心中微微一沉。

     她似乎察觉了我的不悦,但也没看我,只是微微伸出右手,让红绳上的那道光,再次向我靠近。

     进入次世界的桥梁。

     那道光将我的手腕缠住,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两颗眼球像被什么东西轻轻地包裹住了。我稍微有些紧张,屏住呼吸,连眼睛都不敢眨地看着前方。

     黑白色的世界中,渐渐出现了一点点奇怪的色彩,这种色彩,遍布于所有人的身上,越靠近舞台,这种颜色就越浓烈。

     这种颜色并不像画家所画的精美的画作那样让人赏心悦目,反倒是犹如洗笔水一样的浑浊污秽,各种色调混合在一起,形成的色团。

     让人看了并不怎么舒服。

     “这是……”

     “色霾。”

     色霾……似乎听杨文瑾说过,这个东西,不是她告诉过我的,绝对要远离的东西吗?为什么,会出现在剧场?!

     这就是你所说的乌烟瘴气?

     “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怎么知道。”杨文瑾说道:“反正被人们定义为‘消极’的情绪出现的越多,这种东西就越容易出现聚集,虽然在一定范围内能够自我调节,但是密度这么大的话,容易滋生出一些其他的东西。”

     我并不敢相信。

     这个剧场,不是小偶像们挥洒汗水实现梦想的场所吗,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东西,粉丝们不都也是在释放着自己的热情吗?汗水,坚持,梦想,在场的所有人都相信着的东西,明明是人类的美好思想,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东西?

     “不可能……”我下意识道。

     杨文瑾瞟了我一眼,似乎是觉得我的发言非常弱智。

     我再次看向舞台,小偶像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沾染上了这种颜色,有的多,有的少,前排的粉丝也是,眼前都是这种让人不适的色霾,或许我自己也是?

     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但是什么也没有。

     “你与他们可不一样,不用看了。”杨文瑾道:“这个东西,有点麻烦啊……”

     看上去她似乎已经开始在考虑怎么解决掉这些“色霾”。

     我仍然不相信。

     不相信我一直以来所相信着的东西是错的,一定是其他的古怪,对,一定是的。

     “有其他原因吗?”我问道。

     “现在看来,色霾出现的原因是这些人的思想。”杨文瑾戳破了我脑中还残存的那一点点希望:“这些东西就是来自于人,要是来源于其它地方,可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了。”

     说着,MC话题已经结束,进入了下一个环节,由一位或几位成员表演的unit曲。

     这种色彩依然没有消失。

     我不知道杨文瑾是忘了收回去还是故意留下的,那道光一直在我手腕上,让我带着这种色霾看着公演。

     MC2的时间,色霾轻微地变动,大概是随着他们的情绪在起伏着。

     我有点浑浑噩噩。

     音乐再次响起,这是这套公演里我最喜欢的一首歌,主题是“梦想”。曾经触动着我的前奏,现在听起来似乎也不是那么完美。

     我的双眼大概是有点无神。

     但是,在偶像开口之后,却亮了起来。

     随着歌声传到我的耳朵里,他们身上的色霾也开始摇摇晃晃,被不知道从哪儿出现的白色光晕压制成一团,开始缩小,甚至消失。

     我看向了旁边也是同样一脸诧异看着我的杨文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