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掉了一个收藏 心在滴血QAQ
    凌巧有轻微的近视,我曾见过她带过一段时间的眼镜,不过现在应该是换成隐形眼镜了。她看见我的时候似乎愣了愣,然后眯着眼睛,似乎是在确认我的身份。

     果然是我。

     于是我抢在她之前,挥了挥手,向她打招呼。

     凌巧双手提着袋子放在前面,原地等待着小跑过去的我。

     “以前没发现,原来你不宅啊。”

     “哪有……”我不好意思地看着其他地方:“就是这两天刚好有事,才出去的比较勤。”

     我发现自从出现意外之后,跟异性讲话的频率要提高了不少。

     “对嘛,活泼点多好啊。”凌巧说道:“我下午跟朋友去逛了逛街,买了两件衣服。”

     凌巧晃了晃她手中的袋子。

     “胡丽雅逛街好慢啊,但是她的眼光真的蛮不错的。”凌巧一说起话来,似乎就停不下来:“胡丽雅就在你隔壁班好像,你应该认识,美术社的。”

     她这种性格,成为那种现实充实者,是很自然的吧。

     “就是能穿上的机会太少了,强制要求穿校服真讨厌,听说五中就没有要求强制穿校服……”

     校服是为了消除学生之间的差异性吧,从某种程度上讲,虽然抑制了个性的发展,但是却对心理健康比较有好处。

     不过我没有机会与习惯把心中的所想讲出来。

     “哦我又开始了……”凌巧讲着讲着突然反应过来,对我抱歉地笑了一下:“又说起来没完了。”

     “啊没事,你这样挺好的。”我说道:“反正我也不太爱说话,相反倒是很喜欢听。”

     虽然也有性别差异的原因在里面,女生比男生爱讲话也只是相对的吧。

     夏小花不是也和我一样不爱说话吗。

     凌巧稍微收敛了一点,我们两人沉默地走了几步。

     “喂,吴义斯。”

     凌巧突然开口。

     “啊?”

     “那个送你回来的…”凌巧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语气,让它不显得那么唐突:“是你姐姐吗?”

     果然还是问了啊。

     按她的性格,一定会问的吧。或许也有好奇的原因在里面,但这层原因只有不到百分之十,最主要的原因,大概还是她本来的热情性格吧。

     还记得小学,身为班长的凌巧在那时就已经抱有这种热情了。说好听点叫做热情,说得俗一点就是街道办事处大妈的风格。

     为生病的同学送作业与笔记的人是她,运动会长跑项目没人报名的时候她也是一个举的手。即使在现在,我也能清楚地记着这些事情。

     开着跑车的女青年与普通的高中男生,的确会让她在意啊。

     虽然并不是什么豪车。

     “呃,是个……朋友。”

     我应该承认是一个亲戚姐姐的,但是很明显的,我不太会撒谎。

     “噢……”

     凌巧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谈话之间,我们已经走到了即将分别的岔路,看上去凌巧好像还有什么话想说,但没有时间再说出口了。

     告别之后,我们便各自回到了家中。

     老爸老妈都不在家,可能是出去玩了吧,我像往常一样地打开了电脑,准备再像往常一样,与网上的同好们聊一聊关于今天公演的事情。

     当电脑桌面的墙纸软件WallpaperEngine自动运行起来,显示出了某个大都市的日落的延时摄影片段的时候,我却停下了动作,思绪飞到了其他的一些地方上去。

     算了算,我已经太久没有和凌巧这样说过话了吧。

     成长轨迹的不同,让我们之间的共同话题只剩下小时候的故事,班级的不同,圈子不同,什么都不一样,即使稍稍多说了几句话,大概也没办法真的再回到小时候那样吧?

     所以,还是尽量保持一下距离吧,免得在学校碰见的时候尴尬。

     晚上没有做梦,睡得很香。

     ……

     “妈,那我出门了。”我在门口换着鞋子。

     “早点回来啊,你明天还要早起呢。”

     我噢了一声便跑出了家门。

     杨文瑾已经给我发了信息说她在门口等我了,比预定的时间早了一点。

     出来的时候我异常地小心,生怕再碰到凌巧,还好,几率之神总算是眷顾我了一次,我安全地走出了小区大门,上了杨文瑾的车。

     杨文瑾今天穿上的是一件随意的夹克,虽然不知道品牌,但是价格应该不会太便宜。至少不会是几百块钱一件的学生品牌。

     这让我对她的身份产生了一点好奇,抛开“异能者”的身份,在世俗社会的她,又是以怎么样的身份和生活方式活着的呢?

     “还有一个多小时,我请你吃拉面吧。”杨文瑾看了看时间,对我说道:“算是谢谢你的门票。”

     “好啊……”我也没有推辞,作为学生党,每周的零花钱都是有限度的,公演门票对我来说算是比较大的开支。

     杨文瑾似乎很喜欢我爽快的回答,把音响稍微开得大了一点。

     车在一家挂着绿色招牌的店门口停下了。

     “兰,州,拉,面。”

     我念出了招牌上的字。

     原来是这种拉面……

     大概是动画看多了的缘故,说起拉面,我首先想到的,是日式拉面,但却忘了这种我国的传统美食,我有点羞愧。

     这家兰州拉面的店面并不小,并不同于一般的街边小店,这里采用的是规范化的管理和快餐式的运营模式,看样子还是一间开遍全国的店。

     杨文瑾要了一份加肉的拉面,看着犹豫不决的我,立刻对店员补充了一句:“两份。”

     虽然我已经想好了想吃一份盖浇面,但她却提前说出口了。

     只好作罢吧。

     “对了,你不是说吃饱了干活不利索吗?”

     我一边给面浇上辣油,一边问杨文瑾。

     “……”

     杨文瑾拿着筷子的手抖了一下,奇怪地看着我。

     “……怎么了?”

     “咳。”杨文瑾轻咳一声,用筷子搅动着面汤:“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我无言以对。

     或许她的初衷是想在公演结束后再去吃东西,不过似乎难以抵饥饿的感觉。

     吃完之后,杨文瑾的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点汤渣,与我碗中的半碗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杨文瑾满意地擦了擦嘴。

     我突然想起了,杨文瑾似乎还说过一句她说过的她很说话算话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