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发这章的时候看到了收到合同的消息心情复杂
    也就是说,刚才车拐到小区大门这条路的时候,擦身而过的那个身影,是凌巧?

     不是她还有谁,晚上十一点的和平小区大门口,除了门卫室里看着电视值班的保安之外,就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她。

     凌巧也换上了一身便装。

     长袖的毛衫里面露出了一点衬衣的领子,一条有着颇具设计感的磨痕和破洞的牛仔裤下,是一双标志显眼的潮流款式运动鞋。

     没有色觉,自然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

     “吴义斯?”

     凌巧稍微打量了一下,才认出我来。

     “啊……凌巧。”我也打招呼道:“你也刚回来啊?”

     或许是刚刚才结束了跟杨文瑾的谈论,我那狭小的话匣子还没彻底关上,所以能自然地打出招呼来。

     “嗯。”凌巧点头,从表情看上去,应该是在好奇为什么我在这个时间点会在这里出现,可能也有一点是在意为什么我会从那辆车上下来吧。

     虽然这么说有点像是自作多情。

     “你出去玩啦?”凌巧问道,时光好像又倒退到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再次与凌巧一起走在了从小区门口到家的这一小段路程上。

     “嗯啊。”我有点木讷地嗯了一声,不知道算是默认还是蒙混:“你也是啊?”

     我不知道凌巧有没有看见刚才车内的杨文瑾,小区门口的路灯很亮,大概是看见了吧,况且车还在小区门口停了一会儿。

     我在担心些什么?为什么会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呢?

     “是啊,刚刚去跟朋友玩了狼人杀回来。”凌巧说道。

     “是吗,真不错啊。”

     这句话之后,小区里的安静也蔓延到我们两人之间了,出现了大概几秒钟的沉默。

     “没想到,你也愿意出门玩啊。”凌巧打破沉默,说道:“感觉你这几年变得挺宅的,是不是我的话起作用了?”

     你说得对,但我不是变得宅,而是本来的性格就是不爱出门。

     “嗯,参考了一下你的建议。”我承认道。

     “挺好的呀。”凌巧说道:“对了,下次有机会的话,要不要跟我去玩狼人杀?你蛮擅长这种游戏的吧?这一晚上我都没赢过,好气啊。”

     并不擅长啊……

     “呃……好啊。”

     总之还是先应承下来了,到时候再想个办法拒绝吧。我感觉凌巧是真心邀请我的,不过我所考虑的可能就比她要多一点了。

     要是真的跟她去玩那些桌游,突然认识那么多人对我来说就是一项非常困难的挑战。而且要我在一些不熟悉的人面前条理清楚吐字清晰地阐述逻辑,就更加困难了。

     凌巧与我都有意无意地加快了脚步,因为这么长时间的疏远,我和她之间的共同话题基本上趋近于零。

     这次意外大概算是一根线,把两个渐行渐远的人稍微连在了一起一下,但线终究会断的。

     “那我就先回去了。”快走到单元门口的凌巧轻轻开口:“拜拜!”

     “拜拜。”

     分别之前我与凌巧终于再次对视了一眼,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表情,是自然还是别扭,但我看到凌巧的脸上依然还是小时候那样的真诚,或许她是真的想把这段友情再延长一点吧?

     凌巧还是凌巧,依然是那样的性格。

     出问题的大概是我吧。

     我抗拒着与人建立关系,而且比起与陌生人建立新的联系,修复与曾经熟识的人疏远的关系更加让我想逃避。

     凌巧的眼神里似乎还有些什么欲言又止的事情。

     大概是发现了车上的杨文瑾了吧。

     一个一直宅在家的人突然从一辆跑车上下来,司机还是一位年轻女性,怎么想都觉得让人好奇。

     跑车这种东西,并不是一般家庭用车的首选,狭窄的空间与高昂的养护费用让它注定只能成为一些人的大玩具。

     即使是一辆三十万的入门跑车。

     开着跑车的年轻人与普通高中生的杆子怎么也打不着一块去吧?

     或许也有那样的高中生,但不会是我。

     也难怪凌巧会好奇。

     按照她的性格应该是会问的,但她却没有问出来,她也开始有了顾虑了吗?

     走到家门口,摸钥匙的行动打断了我对凌巧的思绪,打开门,老板老妈已经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看着手机。

     “小斯,回来啦?”

     老爸的声音从他们的卧室传来。

     “回来了。”

     我一边换鞋,一边答应着。

     “去哪儿玩了?这么晚才回来。”老妈问道。

     虽然我是很少出门,但也不是没出去过,比如有时候去看小偶像的夜场公演,大概也会在比这个时候早一点点的时间回来。不过去看公演的话都是跟他们提前说过的,他们也不会担心。

     晚上我没告诉他们去哪儿,但他们也没给我打电话。

     真是亲生的啊。

     “就在外面逛了一下。”

     “眼睛怎么样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还是那样。”

     听到意料之中的安稳结果,老妈似乎也安心了一点,对我说道:“你早点洗了睡了啊,别玩得太晚。”

     放假在家的时候,他们不会限制我在几点之前必须睡觉,早上的话也不会强制我早起。从这点来看,父母对我还是挺宽松的。

     身在福中我还是知道这福的。

     我拿上换洗衣物,来到卫生间。失去色觉之后我连浴霸都不敢开,那个光太刺眼睛了。我总觉得感觉颜色的细胞跟感觉亮度的细胞没什么关系,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是有一点关系的。

     人在洗澡的时候总会思考。

     但我需要思考的东西太多,被花洒里喷出的水淋着的脑袋在信息量有些爆炸的情况下选择了放空。

     什么次世界,什么静止,什么红绳全部被我抛到了脑后。

     杨文瑾,凌巧她们说的话和她们的某一个眼神堵在脑海里不断重复播放着,但放空的大脑却没有在分析其中的意思。

     按道理来讲,被打开的新世界的大门之后的景象比起小时候青梅竹马的几句话来说更加能让人产生遐想吧。

     但在我的脑中它们出现的频率却是差不多的。

     我挤了洗头膏疯狂地搓着脑袋,想让自己恢复正常的思考和心态。

     虽不至于徒劳无功,但所起的效果却微乎甚微。

     洗去了身体的疲惫的我,连电脑也不想再开,一下子扑在软和的床上。

     睡觉吧,大概睡一觉就好了吧。

     我是这样想的。

     “叮。”

     扔在枕头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杨文瑾给您发来了一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