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取不出来章节名字难道是因为太水了?
    在之前的公演,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左萌。在偶尔的对话之中谈到的公演要么是她切到票了我没切到,要么是我切到了她没切到,再或者就是都切到了票,但是没有碰见。

     她坐在我斜后方大概七个座位之外,带着一顶帽子,头枕在椅背上,垂下眼皮盯着手机。一副口罩拉到了下巴处,露出了那张精致的嘴唇。

     很多人戴口罩只是为了遮挡没化妆的脸亦或是单纯地为了好看,不过我听左萌说她是花粉过敏,这个口罩或许只是为了防花粉而已。

     她是一个人吗?

     偷偷看了几眼,发现她周围坐着的人似乎都不认识她,各自与各自的朋友聊着,玩着手机的只有左萌一个。

     我也有一瞬间想着要不要去打个招呼,但是这个念头因为一直以来的惯性瞬间就被否决了。既然左萌是那种装扮,可能就是不想被人打扰吧。

     那就算了吧。

     随着一声提醒铃响起,本来叽叽喳喳的观众席一下子安静了不少,然后便开始播放着观看须知。观看须知每场公演开头都会播放,在剧场经理的录音放了一次之后,也会有一名小偶像再来读第二次。

     照例,当小偶像读完之后,观众席齐声CALL出了那名小偶像的名字。

     能记住那么多个人的声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种了不起了。

     这套公演的曲子都还蛮不错的,该燃的地方燃,该萌的地方萌,算是一套比较成熟的公演。观众席的应援也是公演的另外一道风景,粉丝们整齐划一地喊着颇具韵律的词汇,用专业的说法来讲叫做“打CALL”。

     但其实说白了跟听相声的时候在台下叫好是一个意思。

     偶像们挥洒着热情与汗水,粉丝们也同样报以最好的支持。

     大概在外面很少见到有着如此热情的景象了吧?现代的生活中,每个人就像设定好的齿轮那样规律地转动着,上学和工作。不管是悲伤或者高兴,都渐渐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慢慢消磨。情绪的弹簧很难出现那种大起大落的情况。

     这些人,是找到了值得自己为之燃起来的事物吧。

     将这种热情延续到日常生活之中,是不是可以活的不那么机械?

     大概是吧。

     这场公演的质量还不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抒发情绪的点,失去色觉以来的负面情绪大概都在公演时的呐喊之中消磨掉了。

     虽然我的声音只比平时大了一点点。

     或许是太过聚精会神,这场公演下来,我转过头悄悄打量左萌的次数屈指可数。她跟周围的人做着一样的动作,喊着一样的CALL。

     这让左萌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更加立体了。

     当公演结束,人们排着队与偶像们击掌离场,与走在我前面犹如老司机一般娴熟的程立青相比,我依然还是显得放不太开,平时舞台上与直播视频里的她们突然出现在面前,还是让我有些不适应。

     激动和紧张。

     程立青一直在跟我讲着这场公演出彩的地方和他觉得不满意的地方,为了节目效果而说出爆炸性的言论的小偶像被扣工资,是他最喜欢看到的事情之一。

     今天也有几个偶像被扣了钱。

     不过换来满堂的笑声与众人的好感,可能也算是值得的吧。

     死胖子在我们之前已经走了出来,但是当我和程立青跨出剧场的大门的时候,却察觉到了门口堵着的几堆人,似乎是气氛不太好的样子。

     “你带CALL带翻车是什么意思?”

     “怎么?你们想要野生组织上位吗?”

     “哦?你有考虑过小偶像的感受吗?”

     “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指手画脚。”

     ……

     还好,看来双方还能够克制住情绪打打嘴仗。

     偶像人数了,粉丝小群体自然也就多了,即使是几个人,也可以组织成一个应援组织来为小偶像应援。而这么多小群体,自然不可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因为各种利益而争吵,算计,撕逼的事情多得数不胜数,有时候甚至连一点最细微的动作和无心的发言截图都能够撕上好半天。

     对于这些人我一向是敬而远之的,难道让我好不容易从小偶像那里得到的正能量被他们这些天天散发着的负能量所抵消掉吗?

     而庞慧星,这个死胖子却不是我这么想的,他总是出现在战斗的最前线,享受着争吵理论所带来的乐趣。当然,这样做的话需要你自己有一个特别正的评判标准与分析角度的。但是这么多次看下来,我发现只有庞慧星手撕别人的份,并没有谁在与他的争论之中取得胜利。

     只能说死胖子的为人确实比较正直吧,他就是那种即使自己喜欢的小偶像犯了错,也会毫不留情地指出的那种人,虽然迟早会谅解小偶像的过错,但必须也要摆出一个明辨是非的态度来。

     庞慧星也在人群之中,刚刚表达完了自己这边的意思,等着看对方的态度。周围的吃瓜群众之中,支持庞慧星的不在少数。

     对面大概也不是什么善茬,为首的那个女生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活像一只抱鸡母。

     庞慧星的好几句有理有据的提议让她一句“我不听”就忽略了过去。

     要我是庞慧星的话,大概会气的想给她一耳光吧。但仅限于想想。

     死胖子一直在忍着,他的克制力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或许他考虑到了作为一个资深狂热粉丝,一言一行都会被人看在眼里从而上升到整个群体吧。

     或许这就是男人吧。

     我莫名其妙地联想到了一句某些游戏主播很爱说的一个梗。

     程立青已经走上前去,充当和事佬的角色了,他也的确很适合这种角色,几句话下去,让一些稍微有些利益相关的人平息了自己的怒火,愿意和解。

     但是为首的那个女生依然不依不挠。

     说难听点,就是胡搅蛮缠了。

     人有好多种,性别只是一种区分方式,在我心目中,最直观的分类方式就是把人们分为“讨厌的人”和“不讨厌的人”两种,这个女生很明显是属于后者。

     一些看不下去的路人也开始出言相劝,然而这种行为却好像触碰到了那个女生敏感的神经,直接点燃了她心中的炸药桶。

     “啪。”

     清脆的一声。

     胖子脸上的肥肉被那个女生一耳光打得抖了几下,留下一片红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