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女同学2
    今天也是安全的回到了家中。

     果然意外始终就只是意外,发生的几率那么小。

     那么换一种角度来思考,撞上“蹦极的时候绑在脚上的安全绳突然断开”这种极低概率事件的我,可以说只是另外一种幸运了吧?

     好歹也是极低概率事件啊。

     和一般事件的区别,大致相当于“一般学生”和“左萌”之间的区别。

     每一个“一般学生”大概都会认为或者曾经认为自己不是一般学生,但是像“左萌”那样的不一般的学生,好像一直都是把自己当做一般学生来的吧?或许也只是“自负”与“自傲”的对立面而已,只是硬币的正反面。

     有人会注意到一般学生一般的时候吗?就算左萌那样的人,即使骄傲,即使任性,是不是也只会被认为是理所当然?

     为什么我老会想到左萌。

     可能因为我对她有点好感?一点点的那种。

     即使是我这种并不知道多少教室八卦的人,每个学期也至少都会有一次某人对左萌表白失败的传闻传到耳朵里来。其中的一个人被左萌拒绝的话语中似乎还饱含了激励的意味,被发了好人卡之后,此君的成绩提升让班主任都惊讶得合不拢嘴。

     这种“合不拢嘴”请按字面意思理解。

     就是他每每想要说几句来教育班上的同学的时候,此君的事例一定会被他提起,我耳朵已经听起茧了。

     也是此君让我相信了,青春鸡汤文中所说的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只是几率低到如一个人蹦极的时候绑在脚上的安全绳突然断开这种意外这种程度。

     左萌到底有什么好的。

     长得好看,这姑且并必须算作是一个理由吧。

     待人接物大方得体、一视同仁。即使是我这种不善于交际的人,她也很自然的跟我聊上几句,后来想想,出于有着一种相同的兴趣爱好大概是原因。

     所以左萌对每个人的真诚和友好,先不论是不是演戏,至少让那些冲动表白的人相信了。只不过他们是把出于同学之间的友谊,错认为了春心的萌动罢了。整天想着谁谁谁是不是喜欢自己或者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谁谁谁是青春期的通病。

     医生说我的色觉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不至于危害到生命或者是失去视力,所以老爸老妈都在正常上着班的同时在为我寻找医生。

     俗话说的病急乱投医确实是真的,自己的儿子失去色觉之前铁定看一眼就能断定是骗子的医疗广告,居然还能被我老妈专门存了起来,跟全家人一起分享,想要一块分析分析。大概是我对老爸的智商比较有自信从而忽视掉了老妈?

     她没有直接把我从学校里接走送到那个医院我其实还是感到很欣慰的。

     看着一路上的黑白灰,自然而然地就会脑补出,这个东西在之前是什么颜色的,这个呢。然后把之前对颜色的印象与现在的灰度结合起来形成一种新的对事物的认知。

     这就是我现在依靠眼睛所能做的唯一事情,如果这辈子都治不好的话就只能指着这种认知接着生活下去了。

     太阳光底下看什么都是模糊一片,反倒是晚上的时候,看得比以前清楚了不知道多少倍。

     小区大门口外的小花圃中正开着各种各样的野花,物业大概是偷懒,没有把这一围杂草清理掉。还会有第二个人像我一样感谢物业的偷闲吗?如果都给修成小区内那些草坪的那样子,一片绿,一般长。

     那多没意思。

     这些野花存在于记忆中每年的这个时候,现在我勉强还能通过外形而判断它们的颜色。

     可是再过几年呢。

     说到时间,记忆又不免开始回溯。

     还记得小时候那会儿,每到周末晚上,小区里的小孩们都会聚集在院子里,玩着木头人或者捉迷藏的游戏。院子里从来就不缺少小孩子们放声的快乐,也有过为大门外的小花圃到底属不属于当时捉迷藏所划定的“整个小区”的范围之内而大声争辩的倔强。

     当时争的最起劲的好像是凌巧?

     一不小心便回溯到了孩提时代。

     一不小心又想起一首歌,里面有句歌词是这样的:青春青春青【手动消音】,才活了几天就开始回忆?

     我一直认为这歌词写得挺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它打脸。

     然后我变得不那么喜欢这歌词了。

     人的思维模式行为方式的所有支撑点,都是回忆啊。

     “吴义斯。”

     正在想着事情的时候突然被人叫到了名字。

     我转过头。

     是凌巧。

     “站那儿半天了,干嘛呢?”

     原来我都站在小花圃前半天了吗……还被凌巧看到了。

     “看花儿呢。”我如实回答道。

     凌巧走到我跟前,停下了脚步,顺着我刚才目光的方向,打量着这些花儿。

     这个本应该与我打个招呼就回家去的女孩,此时用一种很温和的语气问我:“你眼睛真的看不见颜色啦?”

     “是啊。”我答到:“所以在这看看花儿,想想都是什么颜色的。”

     后半句本应该是在心里想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说出口了。

     小时候一同嬉闹的熟悉感仿佛又回到了我俩之间,但我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去医院看了吗?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好像是因为受到外部冲击而导致的视锥细胞功能障碍,目前他们医院没有把握能治好,老妈他们还在找医院。”

     这几天复述医生的话已经熟能生巧了,虽然我直到在医生办公室里见过模型之前完全不知道视锥细胞是个什么东西。说完这句话,对方大概又会问对健康有影响吗,对学习有影响吗之类的。

     然后我就会再一次用已经说了好多次的“没什么大碍的,稍微有一点影响但无伤大雅。”来回答。

     你看剧本都是那么写的。

     “你还是这么不小心啊。”凌巧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不过你居然敢玩蹦极,我简直没想到,我都不敢玩的……”

     剧本拿错了,导演。

     不容我来辩解这次意外事故根本不是我小心就能够避免的,凌巧便拍了一下我的背,说道:“别站着愣着了,走吧。”

     我迈开脚步,并尽量把步子的间距和速度调整得和凌巧一样。

     “你看你人都活蹦乱跳的,眼睛肯定没事的。”

     瞎子也能活蹦乱跳呢,有的还会R闪呢。

     “一天啊,不要窝在家里,多出来走走,看看风景,说不定哪天就恢复了呢。”

     大太阳底下的风景晃得我眼睛疼。

     “别老一天宅在家里,有时间出来玩啊。”

     逛展子看公演吗?

     依然是这么个人主观意识强烈并且我很难得插上一句的自说自话,凌巧也没怎么变呢。

     宅男在隔壁国家是个贬义词,到了我们这,却成了一个中性词汇。如果在隔壁国家的话,如果有今天这样的情景再现,那么她一定会笑着骂我一句死宅男吧。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是宅男,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动画漫画游戏小说和偶像爱好者。

     总之,一切不需要与人交流的活动行为,我都是能够享受在其中的。

     快到单元门口前,对话也被有意或者无意地停止下来了。

     并肩沉默地走了三秒。

     我开口了。

     “昨天是我没认出你来……”

     “我知道啊,昨天就就想问你眼睛的事情来着,没想到你跑那么快……”

     好不容易主动开口结果让羞耻感涂了自己一脸。

     像这样的事情在记忆中并不算少。

     名为快乐的记忆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