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喝咖啡
    在这个时间点,这个店里面只有一楼还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脚边放着一些印着我不太懂的品牌标志的袋子,这是结束了购物的人。一个身着便服的年轻人从写着“休息室”的小屋子里出来,与其他店员打了个招呼,然后离开,这是下班的店员。

     说是二楼,实际上也只这个门面隔出来的第二层罢了,二层的大灯已经熄灭,光线源只剩下墙边的一些灯花和从一层渗过来的灯光。

     整个二层只有坐在正中间的小圆桌上的,杨文瑾与我两个人而已。

     我捧着咖啡,端端地坐在杨文瑾的对面,有点拘谨。

     “看什么?”

     杨文瑾晃了晃她的右手,让我聚焦在上面的视线偏向了杯中的咖啡。

     “没……”

     眼中无色的世界中,突然出现了一条红色的手绳,能不多看两眼吗?

     下意识地否认之后,才反应过来这种欲盖弥彰的逃避行为好像不是那么的有礼貌。稍微抬起眼皮,看了看杨文瑾的表情,还是带着那种神秘兮兮的笑容。

     “不,只是……”我开口解释道:“我能看到那条手绳的颜色,红色的。”

     杨文瑾并没有露出奇怪的表情,似乎对此见怪不怪。她用戴着红绳的右手,端起桌上的黑咖啡,抿了一口。

     大概是某种条件反射作祟的原因,我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好苦。

     “噗…哈哈!”

     杨文瑾看到了我因为咖啡的苦涩而挤在一起的五官,笑出声来。我怎么觉得她好像一直在等这一幕出现一样。

     “桌上有糖和奶,你自己加吧。”杨文瑾又喝了一口,看着我依然难看的表情,像是解释一样地说道:“不是故意整你哦,你自己说要跟我一样的。”

     从灰度上来看,两个杯子里液体的颜色都是一样的。而杨文瑾杯子里液体的高度,比我杯子里的低了一大截。她好像是真的喜欢喝黑咖啡?

     在我而言,实在是不能接受黑咖啡这种不能带给味蕾愉悦的饮料。

     我撕开了桌子上的糖包,粒粒分明的砂糖唰唰地掉落在漆黑的液体里,然后沉到杯底。

     “你平时都爱干嘛?”

     杨文瑾开口问道,语气就像是两个相约出来逛街的朋友一样随意。

     难道话题不应该是关于我眼睛的事情吗?

     “唔,听听歌,玩玩游戏,看看动漫……比较少出门。”我乖乖回答道,难不成还指望我突然打断话题,突兀地问她吗?虽然在心中我把动画与漫画的区别分得很清,但是为了外人听起来方便一些,我还是简化成了“动漫”这个词汇。

     “宅?”

     杨文瑾一语道破了我的本质,或许这个词由我自己说出来还要简单点,但是要亲口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属性的奇怪的女生面前说出“我是一个宅”这样的话,是不是太过羞耻了?

     我点头。

     “我也有看啊,像是汉时明月啊,山贼王啊,一拳金刚啊……”

     杨文瑾开口,说出了几个受众比较广的作品名字。都是挺不错的作品,一些是传统意义上的,一些是新兴的。

     有些人在只看这些作品的人面前有一种很奇怪的优越感,不是很明白他们是怎么想的,反正我不是那样的人。每个人表达出自己喜欢的事物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有什么值得优越的呢?

     不知道杨文瑾是不是故意说出让我有共鸣的话题以提高谈话气氛的质量,但给我的感觉,她并不是在强行找共同话题。她似乎是真的看过而且是喜欢这些作品。

     我看着她的眼睛,以表示我在认真听她说话。

     杨文瑾的年龄看上去比我大一点点,留着一头很普通却很好看的直发,没有烫也没有染。稍微画了一下眉毛,外眼角处的眼线勾出了一丁点弧度。

     但除此之外我也看不出她脸上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化妆痕迹了。

     虽然是直男,但不会像那种铁打的直男一样认为女性化没化妆主要是看擦没擦口红。

     这点观察力我还是有的。

     “还有灰之契约者,这个也挺不错的。”

     嗯?

     在杨文瑾口中听到了一个比较意外的作品名字,一部讲都市异能的作品,很有意思,但是流传度就没有她前面提到的那几部作品高了。

     “这个挺有意思的,不久前看到有消息说明年第三季会开播……”

     “其实你身上所发生的,差不多跟那部动画里的一样噢。”

     “啊?”

     突然无视话题而说出的定论让我愣了一下,在我还在反应的这几秒种内,杨文瑾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说不清楚内心是哪种情绪,震惊,激动亦或是不敢相信。难道你前面所说的这些话,就是为了这个真相做铺垫?杨文瑾把杯子放下,再次看向我。

     然后我反应过来了。

     作为一个一直以来受着科学教育长大的青少年,我自认为是能够分清现实与幻想的,无数的现象、理论、公式证明着我所生活的世界的性质。这种存在于幻想之中的东西,是绝不可能在现实出现的。

     “……”

     我不相信的眼神单纯到让杨文瑾有点忍俊不禁。

     “你是不是真的相信了?”

     “没有!”我斩钉截铁。

     “狡辩。”

     有一瞬间的失神以及相信,这确实是出现过的。那是因为在根本没有思考信息的真实性以及怀疑眼前的人所说的话的可靠性的情况下,所做出的下意识反应。

     最好还是不要承认这种事情。

     “怎么?怕我说你幼稚啊?”

     “不是。”

     虽然的确是有这种顾虑在里面,不过只有一半。

     “幻想又不是什么值得害羞的事情。”杨文瑾往后撩了一下头发,说道:“人人都会幻想,幼不幼稚的差别只是在于能不能区别开幻想与现实罢了。”

     我点头,她说的很有道理。

     “那我的眼睛……”

     我感觉她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的,连忙抓住这个机会把话题转移到我的初衷上来。

     “色觉细胞出问题了。”

     我用一种很无奈的眼神看着杨文瑾。

     杨文瑾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用一种“你爱信不信反正我说的是真话”的语气补充:“那你还想听什么答案呢,一不小心有了异能的那种?”

     “那你手上红绳子的光……”

     “唔,你的可见光的波长范围改变了?”

     虽然这个理由很有科学道理但是除了这条红绳之外其他的所有东西都没有颜色,而且还有那奇怪的光啊……刚刚还问我是不是能看见来着你就忘了吗!

     大概杨文瑾也是想起了话中的漏洞,她的眼神躲闪到了一旁,左手摩挲着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似乎在寻思着有一些东西要不要告诉我。

     “那么就让你亲自体验一下吧。”

     体验什么?

     杨文瑾把杯中剩下的黑咖啡全部喝光,将杯子放在桌上,站了起来。

     我抬起头,看着她。

     杨文瑾的身材很高挑也很匀称,但相对的,前面却很平坦。虽然有内衣撑起了衣服的弧度,但我相信,这是属于戳下去起不来的那种。

     不是我特意要去看,只是顺便看到并且记录在脑中的信息而已。

     “要去哪?”

     说着我也站了起来,拿上了这杯没喝完的咖啡。

     “来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