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起点的作者都知道第十章叫天降奇缘
    这种状态只持续了很短的一阵,然后我再次失去了意识。

     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和轮胎碾压马路的噪声再次传到我的耳朵里,被风刮得沙沙响的树叶也如波浪一般起起伏伏。杨文瑾的表情带着玩味,似乎在等着看我的反应。

     视界又恢复成了之前的那种黑白灰,像是被撤销了锐化的滤镜一般,让我有了近视的感觉。其实我的实力并没有下降,只是刚才格外清晰的视界与现在这种普通视界对比所产生的偏差感。

     虽然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我知道,这时候我的脸上一定用正楷方方正正地写着两个大字:懵,逼。

     见我呆到说不出话来,杨文瑾轻轻笑了一下,走过来,然后在我额头上拍了一下:“醒醒,快十一点了,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杨文瑾已经开始往天桥下走去,看着她的背影,似乎有一种知道我会跟上去的自信。

     的确如此,我连忙跟了上去,脚踩在地上踏踏实实的触感与自己本身的重量感让我再次确认了刚才“没有重力”的体验是真实的存在。

     “刚才是什么情况?真的是异能吗?”我走在杨文瑾的旁边,开口问她。

     她斜着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我现在的反应才稍微有点符合了她的预期:“嗯从哪里说起呢……”

     下了天桥,杨文瑾东瞧西看,似乎在找路,而在她分辨方向的时候,脑子似乎转的没那没快,嘴上的话说了一半就放下了。

     “啊,你等我理一下头绪……”杨文瑾找到了路,一边走着,一边在包里翻找着东西:“没想到你接受的蛮快的,是动漫看多的了原因吗?”

     或许有那么一部分原因在里面,但也不全是。

     “大概是吧。”我说道,心里其实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也是我的一个不靠谱的猜想,就是杨文瑾既然在我面前为我展示了这个神奇的现象,是不是证明,我也开始算作是她这个神奇的世界其中的一员了?

     无数次设想过的事情,难道真的发生了?

     杨文瑾从包里翻出一个车钥匙,按了一下解锁,这条路旁停着的一辆小车闪了闪灯,按灰度看,应该是白色的。考虑到我的色觉,或许也可能是其他亮色系。

     是一辆跑车,丰田86。

     不是某部赛车动漫里的那辆AE86,而是新款的86。

     我并不是很懂车,这辆车是属于我“恰好知道”的车辆的其中之一,不同于平常认知中那种动辄几百万的豪华跑车,它只需要三十万。

     “上车。”杨文瑾拉开车门,自己坐了进去。

     我坐进了副驾。

     车内很干净,没有异味,也没有一些很受司机欢迎的车载香水刺鼻的香味。

     但是后排上放着一个提包和几件衣物,一个某蛋糕店的空纸袋子,还有一些其他的杂物。

     收回前言。

     “你家住哪?”

     “和平小区。”

     杨文瑾发动了车子,没有想象之中的暴躁轰鸣和让人血脉喷张的推背感,车子很平稳地起步了。车子上了大路,混入了夜晚在路灯下的车流之中。

     “刚才你体验的呢,是世界的另外一层。”杨文瑾打开了收音机,调频到了一个音乐频道,再将声音关小。

     原来你解释来龙去脉的时候还需要手动BGM吗。

     “以前不知道叫什么,现在好像都叫次世界,一次两次的次。”

     “那里没有‘时间’这个维度的存在,你也可以把它看做是情绪与思维的世界。”杨文瑾说完这句话,偏过头看了看我,似乎怕我理解不了,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你看过那么多动画,理解起来应该比较容易吧?”

     理解起来很容易,接受起来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次世界是建立在现实世界的基础上的,不过,知道次世界存在的人不是太多。”

     “……我也算是其中的一员了?”

     “没我你还能自己进去?”杨文瑾白了我一眼:“你的情况比较特殊……刚才你发现了什么问题了吗?”

     问题?

     刚才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问题,但是要说最让我费解的,却只有一个。

     “所以刚才那个像幽灵一样的你,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灵魂出窍’?所以我才能看见两个你……但是,为什么只有一个我?”

     “灵魂出窍?”杨文瑾说道:“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吧,次世界中,除了那种状态之外,都是静止的,你不如把那种状态看作是思维的延伸。讲得通俗一点,灵魂出窍的说法也有一定的道理。”

     “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眼睛的问题是因为什么来的?”

     “……”我感觉杨文瑾的语气似乎是很严重的样子,咽了一口口水,如实道:“一周前班上组织的春游活动,就在茱萸山……”

     “茱萸山啊……”杨文瑾重复了一次地名。

     “那边不是有蹦极设备吗,轮到我跳的时候,安全绳和卡扣断了,然后我就坠下了河。医生说可能是眼球受到了冲击,视锥细胞失能,所以失去了色觉……”

     “没了?”

     “没了。”

     “你现在的状态,是重合在一块儿了。”

     “啊?”我不是很懂。

     “次世界的你重叠在主世界的你身上,你的身体具备了两种性质。”杨文瑾解释道:“进入次世界,不用靠我的帮助,你都能自由思考行动。而且在我按照往常那样想让你进入你所说的‘灵魂出窍’那种状态的时候,你整个人就直接升华成为了这种状态。”

     所以,我才能看到两个杨文瑾,而“我”却只有一个吗?

     “虽然听老人说过,但是你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

     所以你们这种“异能者”还是代代相传的吗?杨文瑾的这些话让我想起了薛定谔的猫这个出现在无数幻想作品中的量子力学思维实验梗。

     按照杨文瑾的说法,我现在岂不就是一个既存在于现实世界又拥有次世界性质的特殊人群?

     车子拐了一个大弯,本来正常行驶的杨文瑾踩了一脚刹车,停在了路边。我忘了系安全带,连忙扶在把手上。

     “和平小区怎么走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