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女同学
    周五放学之后的教室里,又只剩下了两个人。

     坐在第二排的夏小花,和坐在倒数第二排的我。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原本喧闹的走廊已经变得安静起来,放学的学生们生怕在学校里多呆一哪怕一分钟。他们无意之间创造的安静环境正好有利于我做作业。

     作业不算太多,大概一两个小时就能做完。我有提前把所有作业拿出来堆到桌子上的习惯,在做完一科的作业之后再放到一旁,这样由一堆转移到另外一堆的过程让我感到很有成就感,做作业对我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太坏的事情。

     当然,比起娱乐来讲要差得多。

     颜色对于死冰冰的作业来说没什么意义,幸好受到影响的只是色觉,而不是整个视力。

     “吴义斯,这周的数学作业是啥?”

     总觉得听觉有加强的我,居然没有注意到夏小花走到我旁边来的声音。

     我翻开数学的习题册,上面有我折角并勾画出来几道题,对夏小花说:“这几道题,还有发的那一张卷子。”

     “等我抄一下。”夏小花坐在了我隔了一个走廊的旁边的空位上,这个位置的主人是一个喜欢在午休的时候埋头看小说的女孩子。

     在她抄完之前,我也不好再继续做下一题,免得思路被打断,于是就静静地等她把作业记在她的小本子上。

     即便是到了现在,她也像一个小学生一样爱惜自己的书本。

     夏小花把数学习题册递给我,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物理作业?”

     好吧,你厉害。

     “就一张卷子,今天刚发下来的那个。”

     “化学?”

     “习题册,47页开始的那一套题。”

     “英语?”

     英语课不是刚刚结束吗!你到底有在听讲吗!

     “唔,我那会儿在想老师最后讲的那个完型,没注意听他布置作业。”

     “……作业是昨天发的英语周报的B版。”

     “哦,谢谢。”

     夏小花似乎准备要起身回自己的位置上。

     我可以继续做我的作业了。

     “吴义斯,语文作业是只有一篇周记吗?”

     “不是,还有个课文要背诵,你应该已经背完了的。”

     “哦,那我就没记错。”

     你赢了。

     “……你的眼睛真的看不见颜色了吗?”

     本来以为她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做作业,但夏小花突然展开了超出了不同于往常对话的日常对话。

     “是的。”

     夏小花瞪大了眼睛,显得很惊讶的样子,惊讶之中隐藏不住的好奇也让我看出来了。

     “我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夏小花挺起胸膛,拍了拍衣服,问我到。

     我目光下移了一些,飞快的扫了一眼。

     “校服不是白色的吗?”

     在对方(异性)的眼皮子底下直视对方(异性)的身体对我来说这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好吗!

     “那…鞋子!”

     夏小花双脚并拢,伸了出来。校裤被打直的腿拉伸,露出了下面的一截脚腕。

     有点细。

     “颜色挺深的,黑色或者灰色吧?”

     “哦……”

     哦是什么鬼。

     你的样子分明是一副“你果然分辨不出颜色了啊”的表情吧,那你倒是把颜色说出来啊。

     “那我回去写作业了。”

     夏小花抱起她的本子,走回了她的座位。

     正常情况下你应该说出一句“祝你早日康复”的客套话吧我的姐。

     在腹诽别人的同时我并没有想到如果是自己的话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也是说不出来的吧。

     人生处处都像战场。

     比如现在,办公室里明明已经下班却还在处理着公务的校领导们在他们的战场。操场上已经挥洒汗水到筋疲力尽的运动少年们也在他们的战场。还有在教室里专心写作业的我,作业已经写完,堆在了一旁。

     我刚刚从我的战场上下来,即将奔赴下一个战场。消遣行为在我眼里依然是战场,人生处处是战场不是吗?不过在这战场上,我是强势的一方。能够实力碾压的战场,不如叫做游戏场更合适吧?

     还有在每个楼道巡游的学校保安也在他们的战场上奔袭。

     终于巡视到我们这间教室了。

     “要锁门了,收拾收拾准备走吧。”

     学校保安为了早些下班,开始赶人了。

     其实这也无可厚非,离下课铃声打响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一般的学生此时早就已经到家了吧?像我和夏小花这种留在教室里做作业的人还是少之又少的。他们也只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检查有没有滞留在教室里也许不怀好意的学生吧。

     我把作业放在了桌板里,背上了只装了一些杂物的书包,准备离开。

     在思索着要不要跟夏小花告个别的同时,我却已经离开了教室的大门。

     下楼的时候,操场方向正好有一群结束了运动、满头大汗的学生出来。三个男生三个女生,挺标准的配置。

     凌巧也在其中。

     因为我眼中不清楚的五官而尴尬过一次之后,我记凌巧的脸就变得格外用心,然后就记下了。

     其中一个不认识的女生除了自己背着的包之外,手上还拿着一个男生款式的单肩包,里面塞着的校服从没有拉上的拉链口掉出来了一截袖子。旁边是一个穿着篮球服的男生,手中还有一瓶没有盖上盖子的冰水。

     很显然这人没有被广告之中的大量运动之后来一瓶某某饮料所误导,水就好,但其实喝冰水还是不太健康的。

     这两人大概是情侣关系,剩下的两男两女分别站在中间那对男女的两边,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可能只是单纯的陪着朋友走一块而已。

     其中一个男生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用校服垫在肩上,免得汗水沾湿自己的名牌背包。一边走着还一边拍打着篮球,一会儿跑到人前,一会儿又落在了人后面。

     另外一个男生走得离两个女生比较近,一直在说着什么,看上去凌巧似乎很感兴趣地听着,另外的一个女生挽着凌巧的手臂,另一只手拿着手机。

     可怕的、与我好像没什么关系的青春气息。

     你看,即使有着所谓“青梅竹马”的BUFF加成,但是到了现在,身为普通不爱出门者的我跟青春洋溢的女高中生的凌巧已经没什么交集了。

     没有什么遗憾的感觉,我又没有喜欢过凌巧。

     只是突然出现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沧桑感而已。

     十七岁的男生谈什么沧桑感。

     七十岁的人跟十七岁的人口中的沧桑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好吗。

     好的。

     最终我还是飞速地下了楼,走在了他们前面,然后快步地走出了校门。然后是走路回到我那离学校并不远的家。

     走在路上,即使加快到奔跑之前的极限走路速度,但任然眼睁睁地看着路口的红绿灯由绿变红,虽然在我眼中只是上面的小人从跑动变成了静止而已,协管员的哨子顺势响起,嘘哩哩哩哩的,好吵。

     一辆轿车抓紧着最后的一点时间蹿过了路口。

     要是老爸的话应该就会停下的吧。

     一辆公交车补了上来。

     现在的手游宣传有点厉害啊,专门选在学生多的线路上挂上公交车体广告。

     我转头看着这个虽然我不玩但却对其中的梗在网上津津乐道的手游的人物广告。画师用尽画力强化了无数细节的虚拟人物被喷涂在了车门上。

     好像有人在看我。

     车门之后,熟悉的,藏在眼镜之下的目光。

     夏小花。

     原来她是搭这班公车回家的啊。

     我发现她发现我了。

     我在脑中跟她挥手打了个招呼。

     可能她也是。

     隔着车门玻璃对视一直到信号灯变色,然后在车上的她被瞬间起步的公交车老司机载走。

     我舒了口气,并没有尴尬的感觉。

     脑补出的跟夏小花可能会发生的一些如文学艺术作品剧情那样的事情的苗头被我瞬间扼杀在了脑海之中。

     走到一半的回家路,继续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