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意外2
    那次意外就像是一颗石子,投进了生活的水中,在水面上漾开了一圈一圈的涟漪,然后归于宁静。

     逐渐适应了失去了感知色彩能力的双眼,按照这个势头,日子可能就会这样一直过去吧?

     除了本身就是黑白色的漫画以外,其他所有需要用到视觉感知的消遣方式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影响。

     除此之外,分辨色差较小的且需要仔细辨认的物体的能力也在下降。

     比如人脸。

     昨天早上遇到了凌巧,她主动跟我打了招呼,但我愣了好几秒钟才认出她的脸。

     唔,看来我跟她的关系好像变得愈发遥远了。

     凌巧,小时候的玩伴,勉强算是青梅竹马的样子。

     现在偶尔也会想起来,小学时候被她追着满院子跑的情形。嗯,是个比较要强的女孩。

     因为初中的时候并没有在一个班,所以关系逐渐疏远了开来。从刚开始的偶尔还会交流一会儿,到了现在最多碰上打个招呼。

     凌巧也从我记忆中短发的那个假小子,变成了现在亭亭玉立、梳着披肩发的女高中生。有时候还能碰到她跟她的朋友一块出去,她的朋友看上去都是那种跟现在的她比较相似的女孩子,假期的时候还会稍稍化个妆做个头发逛个街什么的那种现实生活充实者。

     而我恰恰跟她走了一个相反的路子。

     我成了“虚充”。

     虚拟生活充实者。

     虽然都是生活充实,但这种本质上就有区别且没有共同话题的关系,已经没救了吧。

     周五的下午总是让人感觉最舒服的。

     在教育局的领导亲自点名批评并且降职了一个要求强制补课的校长之后,再也没有学校敢越雷池一步了。

     学生们的假期也从一天变成了两天。

     我爱教育局领导,教育局领导使我快乐。

     虽然平时的课业略微加重了些,但好歹现在每周都是实打实的两天休息。

     像从前的我,一般的双休日我都是不怎么出门的。

     放学路上买上几罐可乐几包薯片,然后安心在家打打游戏或者看看动画或是漫画,喜欢的小偶像上公演的话就会蹲守在电脑前看看直播,然后抓紧每个碎片时间跟网上认识的基友们聊聊天吹吹水。

     可乐必须是罐装的。

     当然这都是在做完作业的情况下。

     学习成绩在中上游徘徊的我还是有好好听课和完成作业的。

     现在感觉呆在家里越来越闷,色彩的消失对情绪上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所以万年不出门的我也会开始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

     院子里、马路上虽然同样是没有色彩,但可能是因为空气好的缘故,让我心情得到了稍稍的舒缓。这才让我发现,其实从宅的状态里走出来,还是挺不错的。

     “吴义斯,你来读接下来这一段。”语文老师把我拉回了课堂。

     我发誓我走神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走神,语文老师抽到我只是一个概率问题而已,赶巧了而已。

     努力回想着上一个同学读完的语句,我清了清嗓子,利用清嗓子而争取到的这几秒钟的时间快速扫视着课本。抱着百分之八十的自信,我开口了。

     “呜呼!以赂秦之地,封天下之谋臣,以事秦之心,礼天下之奇才……”

     一直读完这一段,同学都没有感到诧异,还好,看来我蒙对了。以我一贯不大不小的声音念出了因为高度集中的精神而没有读错一个字的文章,一种劫后余生的成就感正在从心底萌发出来。

     看来眼睛失去色彩之后,听觉果然增强了啊。

     “虽然吴义斯同学刚才在走神,不过事实证明了他也在听讲,这种一心能够二用的能力,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语文老师果然目光如炬,洞彻人心。

     在同学们善意的轻微哄笑声中,我顺势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盯着课本。

     不过在我低头的那一瞬间我就后悔了,为什么我要低头间接承认语文老师说得对?这个时候我应该昂首挺胸,努力用无声的辩解证明自己才是,反正我的文章也读对了,达到了老师的要求。

     我还是需要学习一个的。

     最后一节课还有两三分钟的时间,但是英语老师已经被教室中学生的归心似箭的箭射成了刺猬,虽然还有一个阅读理解没有讲,但也还是无奈地挥了挥手,宣布了放学。

     哪怕是提前两分钟,学生们对英语老师的好感度也是蹭蹭地往上涨,大概有一半的人已经暗暗在心中告诉自己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定要把英语作业做完。

     “占场子走你!!”

     爱好运动的少年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抱起篮球,飞奔向操场了。提前下课的两分钟已经足够他们跑到篮球场占到一个位置不错的场地,虽然还是不可能抢过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的班级。

     三五成群的女生们也在收拾好东西之后手挽手走去篮球场,或许她们之中有人的在意的对象此时正在篮球场上投球试着手感,随着跳跃起伏的刘海正在拨弄着这些少女的心弦。在男生们结束之后,有的女生会给某人递上一瓶冰水,谈笑几句,然后少年少女们结伴回家。

     无比青春的气息啊。

     虽然我是不打篮球的,但篮球游戏偶尔还是会玩上几局。日常听他们聊着的球星和球鞋,回家之后也会在游戏中确证一下这些人物和他们的战靴。

     由各种人士组成的归家党的自然背起书包径直归家,有的是回家玩游戏的,有的是回家学习的,有的是回家放下东西准备一下再出门嗨的。虽然之后的目的不同,但此时都化作了一股普通的名叫“放学学生”的人流。

     我留在了教室之中,我的寝室对我而言是创造美好回忆的地方,怎么能让“作业”这种不甚美好的东西进我的房间门呢?

     所以我从来都是在教室里把作业做完的。

     这会给旁人一种书呆子的感觉,反正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已经成型,也就不想再去改变什么了。要是突然反常的话被人问东问西,什么“你今天怎么突然干嘛干嘛了?”这种话,对别人而言或许是普通的社交,对我却不是这样的。

     除我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是留在自己的位置上,正在做着作业。

     是一个叫夏小花的娇小女孩子。

     小花小花的,叫习惯了挺顺口,不知道听在当事人耳中怎么样,我倒是觉得还挺好听的。

     这个家伙大概就是属于埋头读书的类型了吧,留着一头好打理的短发,作为直男的我也叫不出这种发型的名字,姑且就叫做普通短发吧。班上大概有一半的人都是近视,只有她,我才相信是因为看书而导致的。至于别人,十有八九都是因为电视啊电脑啊或者平板手机这类的玩意儿所导致的近视吧。

     夏小花的眼镜是那种镜框很大的款式,边框很细,颜色很素,有些呆板。不过这也显得她脸比较小,仔细看的话,会觉得这个女生有一种文静的美感。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

     作为同学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跟她的交流却意外的多。

     因为每到这个时候,教室里大概就只会剩下我们两个,虽然座位离得比较远,但有时候她忘记作业是什么或者有问题想问的时候,就会抱着本子跑过来问我。

     就算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也只会跑过来找我,大概是因为比较熟悉吧。

     这种熟悉是学习问题上的熟悉,而在生活中,我甚至不知道她有什么除了咬笔杆子之外的其他兴趣爱好。

     这也是近些年来,我少有的,跟异性接触的经验之一。

     当然,网上的基友和姬友不算。

     谁知道那是披着基友外皮的姬友还是披着姬友外皮的基友亦或是裙子下有着不可名状之物的可爱的女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