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龙巢的阴谋(3)
        “追踪器?”我心情很不好,岂不是说我的行踪都在被人时刻监视着?

         我愕愣着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图片,这就有点尴尬了……

         我的思绪很乱,一开始莫名其妙的被抓来做实验,好不容易跑出去了还被人追杀,好嘛!追杀就追杀,然后告诉我这一切有个神秘的组织在背后操纵,而我从始至终都在被人监视着。更可怕的事,我还自以为自己摆脱了,从此享受能力带给我的快乐,上天入地啥啥啥的。

         好嘛……

         结果就尴尬了,不但没有逃掉,还时刻的被人追踪想杀我,不过并没有杀我……

         现在出来告诉我,大家同是国人不会帮助外人来残害国人。

         我……

         行吧,我信了。

         看着林默那笑的抽搐的嘴角,我不忍心不相信啊!尼玛这笑声丧心病狂的,菊花一紧我害怕……

         我平静了下复杂的心绪,点着屏幕左滑,滑不过去,已经是最后一张图片了……

         我……

         尼玛啊,你想干嘛!你就说你想干嘛啊!

         我有点凌乱,不是说的好好的要我配合他,除掉我的追踪器送我离开吗?什么鬼,要怎样配合啦!到底要干嘛!

         我想哭的心都有了,真想怒拍桌子指着他鼻子大骂:你玩我啊!你踏马到底想干嘛!!

         我XXX!!

         “看够了么。”林默冷冷的说:“看够了就上路吧。”

         我有点方,前一秒还叉着腰挖哈哈的,现在又变得冷冷的一副我是大魔王的样子。

         我真想问他:“你是神经吗?”

         想想就好了,不然暴走就不好了……

         咳咳,他林默很容易被激怒特别是被我……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你试试被人追着跑大半个国家还天天晚上在你床边插把刀试试?

         好几次,我都会跑一些大厦啊海边啊湖边啊什么的怒骂他,一生知道的脏话全都送了出去还可以得到经验值升级成骂人都不用飙脏话的,想想就觉得好笑。。。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起:“那就来吧。”

         我敢肯定,林默既然告诉我这样,那肯定有万全的方法即可以除掉我的追踪器把我送走,还能让组织以为我已经死了,他就可以继续潜伏在那个神秘的组织里。

         这是我的猜想,应该出入不大。就像你要拉屎时,会不带纸?

         等等,这形容……

         “那就来吧。”林默伸出手示意我攻过去。

         “哦哦,”我一脸懵逼的搭话……

         他那个眼神,明晃晃的鄙视……

         什么鬼!说好的我潜力很大呢?说好的我很屌很厉害的呢?骗我的吧……

         码的,要打架了。好紧张啊,我都没打过架……

         我清了清嗓子,喊到:“吖吖吖吖,去死吧!!我打死你”转眼间,我又装着很痛苦似的哀嚎。

         “啊啊啊,别打脸!好疼啊!”

         接下来的几分钟,都是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滚来滚去,时不时从厨房拿出玻璃杯盘子之类的砸出大动静还一边哀嚎。

         “卧槽,别动我大兄弟!”

         “尼玛,啊,好疼啊!”

         …………

         “……”林默保持着前伸的手臂,右手收在背后,瞪着眼看着我……

         那种表情非要我形容的话。那就是,一脸懵逼+吃了屎+无爱+我怎么认识这种人……

         我抽空,冲他挤了个媚眼,告诉他:一切尽在我掌控之中。

         我没有注意到的是,林默的表情好像都快哭了……

         林默嘴角抽搐,不知道想要说什么。

         又过了几分钟,林默忍无可忍动了动身子,消失在原地。

         我还沉寂在自己的独角戏中,并没有注意到林默忽然消失了,我的心情特别荡漾特别爽,我真是个天才!挖哈哈哈!

         “我操尼玛!”一声怒吼从我背后响起,一道风声紧随来。

         “啪”

         我的后脑勺结结实实的接住了那道风声,随即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向前飞去,撞到了客厅到厨房的那道墙壁上。

         更尴尬的是,我的头卡住了……

         我的身体还在客厅,可是我的头在厨房里……

         忽然,我感觉屁屁一凉……

         我倒吸一口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要啊!!

         “草尼玛!”我听到,林默怒吼一声,随即我感觉屁屁似乎顶了个东西……

         “嘭!!”

         有什么东西炸开了?我有点方!!

         我愣住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厨房的另一面墙壁好像在靠近我。

         想法刚一冒出来,我的脸就呼上去了……

         直接撞破了那面墙壁,飞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接连撞破了几面墙壁才停下我飞出去的身子,一停下我就翻身想坐起。

         屁股刚一碰到地板,一股酸爽瞬间遍布全身感觉就好像屁屁肿大了还被切掉了……

         我捂着屁屁就蹭了起来,身子不由自主的漂浮在空中,我有点不敢摸,太酸爽了……

         “你干嘛!!”我怒视着林默。

         林默从墙壁上破开的口子钻进来,用我看不出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你恶心到我了,来跟我打一架,好让我光明正大的杀了你。”

         闻言,我有点无语。前段时间还在想着要杀我,现在又要光明正大的杀我,你到底想干嘛啊!

         我不理会他,别过头看向了屁股那里,隔着裤子我都能感觉到红肿……

         我有点方,不是要我配合吗?我配合啦!干嘛还要打我!

         我抬起头想质问林默,可我看到一个拳头在慢慢变大……

         “噗~”

         林默一拳呼在我脸上,不等我说话又挥出几拳招呼到我的身上,原本漂浮在空中的我,被他几下子就给撵到了地上,躺在一个人形的坑中,我感觉到我的屁股在楼下的房间上面……

         一想到那个画面,一个屁股飘在房间的上面,我就老脸一红。

         码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傻啊!

         当时我就站起来就打他,谁知道扑了个空,被他一脚踢出了房子在,摔在走廊一脸懵逼……

         林默缓步从房间内走出来,用脚蹭着我的身体,把我翻过来,他抬脚就踩在我的胸口上:“上路吧。”

         “呼哈呼哈呼哈……”

         我喘着气,浑身一阵剧痛,感觉全身的骨头都断了,左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看不清了,我只好闭着左眼躺在地上喘着粗气,任由林默的践踏。

         说好的演戏呢?说好的配合呢?都是套路!

         右眼我也感觉看不清了,脑袋晕晕的,眼前时不时一黑,我知道自己快要晕死了,但是我不敢啊!

         就算要被杀了,那也要亲眼看着才可以,万一踩狗屎了呢?这也说不定啊!

         林默冷着脸看着我,手腕一翻,一把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闪着令人心惊的寒芒。

         林默抬起握着匕首的右手,左手凑上去轻轻抚弄着:“我叫他寒影,从小就带在身边,杀过人杀过狼剃过虎骨削过苹果。”

         林默居然不冷着脸,反而是一脸深情的看着手中锋利的匕首寒影,说:“我的世界里,寒影就是我的全部。”

         “这也是她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

         “也是最后一个礼物。”说着,林默冷着脸看向我。

         “是你们害的,都是因为你们逼迫她离开,都是因为你们她才会离开我!”说着,林默右手一挥,寒影匕首就脱手而出,狠狠地穿过我的肚子嵌进我身下的混凝土地板里,把我固定在原地。

         “啊——”我痛苦的叫喊着,伸出手抓着匕首的手柄欲拔出来,可是不管我怎么用力匕首就是纹丝不动,根本不可能拔的出来……

         “呵呵。”林默看着我垂死挣扎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

         我的注意力被他的轻笑转移,我努力的睁着双眼抬头看他,正想问候问候他家人的时候。

         我睹到了林默的嘴唇在轻微的上下闭合着,眉头也皱成一团,凝重的看着我。

         林默这副样子,好像是要跟我说什么……

         我有点疑惑的想了想,再看向他嘴唇的那一刹那,我就肯定了。

         因为,这已经是第三遍了。

         第一遍或许是在喘气,因为他先前明显在动怒。

         第二遍嘴唇在按照一定的口型上下闭合,那肯定有问题。

         第三遍还是一样的话,那尼玛肯定有问题啊!!还用想嘛?

         码的,你想告诉我什么鬼你就好好说话啊!插把刀进我的肚子是什么鬼!!

         反应过来之后,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没有先对林默的嘴型看看他想告诉我什么,反而是先问候了他全家。

         发泄过后,我想挪挪身子让自己舒服点。刚一动,一股剧痛从肚子上传来,我咬着牙五官痛苦的扭曲着,居然忘了肚子上还插着把刀……

         我这暴脾气!!

         又问候了林默一遍,才想起好像林默在用唇语想跟我说什么……

         于是,我再问候了林默一遍,才顺着他的嘴唇在心里面一个字一个字的对号。

         然而,一脸懵逼啊!!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鬼!!

         好在林默的嘴型不是很快,但是也不是很慢,足够我在没有特别多的提示下一个字一个字的对号入座。

         再说了,要配合唇语推算出来的话,肯定离不开现在这种情况。这样一来,范围又小了很多。

         看似过了很久,其实才不到2分钟。

         过了一分钟,我大致有了思路,就看林默再一遍的嘴型,我能不能对上了。

         如果确实是我推算出来的那个意思,那这件事又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