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chapter.17
        正如神秘人发来的告密,陈头哪怕知道其中□□,依然派了小组成员蹲点酒店,a酱就是其中之一。

         a酱:我的天,有可能是通知了几家报社,我们几个人蹲点的时候还互相认识,一起冲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黎子清躺在床上,醉醺醺的,然后陈池从卫生间出来,只用浴巾围了下面。我的天哪,我受到了冲击,完了!陈池完了!婚内出轨!还是和男人!

         b君:不是吧……天呐,黎子清真的是基佬啊,这下完了……他这是第三者还是基佬,之后根本走不远了。

         a酱:反正我们进去的时候,就是一边拍一边发呆,我看陈池也惊住了。

         ……

         林二:陈池?

         陈头:没事,现在炒的越热影响越差,他越可怜。

         林琅放下手机里乱成一团的八卦小组,几个同事问陈头需不需要连夜赶稿,陈头都压了下去——“这件事我们组不急,就让隔壁老李先行一步吧。”

         林琅关上手机笑了,陈头真是个心机男。

         第二天一早不少娱乐媒体纷纷染指头条,

         #好男人陈池形婚?出轨?#

         #儿女双全!陈池出轨!#

         #陈池妻子垂泪不应声:默默忍了很久!#

         #陈池经纪人不发表言论#

         林琅上了公司电梯,周围同事议论纷纷,

         “天啊,从来不知道陈池是这样的人,他老婆怎么办啊”

         “就是啊,他老婆长得那么漂亮,已经有儿子女儿还出轨,出轨对象是个女人就算了,竟然是个男人!还是黎子清……”

         “黎子清不是我们公司的吗……”

         “世界都玄幻了,这下我们公司上层有的头疼了……”

         “对啊,毕竟正在捧他吗。”

         林琅下了电梯,心底也为不好运的黎子清叹了口气。

         “啪——”

         “抱歉。”低沉的男声在琳琅耳畔温温响起,比林琅动作更快,对方弯下身子拾起落在地上的文件袋,他的手指白皙修长,捧着牛皮袋,还挺好看。

         林琅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对方的眼睛,他带着口罩帽子,露出一双清冷透亮的眸子。

         林琅一愣,这双眼睛她好像在哪见过。

         对方将牛皮袋放在林琅手上,电梯的门正要缓缓合上,他伸出手按住电梯按钮,侧身走了进去。

         林琅抱着文件袋放到dolly桌子上,回头听到在说:“你猜我刚才碰到谁,黎子清啊,听说公司想保黎子清的但现在舆论声音太强了。”

         林琅一下子反应过来,刚才那个人,就是黎子清。

         “joey,季少有没有透露要怎么对黎子清啊?会不会冷藏啊?”

         林琅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嗤之以鼻:“肯定会啊!你没看黎子清微博下面被骂得狗血喷头了吗?”

         “要我说这是活该。”dolly冲好咖啡回来,大腿往桌子旁一靠,神色泰然,“我不反对同性恋,但是作为一个男人,确定了自己的性向不喜欢女人就不该和女人结婚,形婚生孩子这件事太恶心了。现在孩子都有了,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去搞男人了,是人渣好吗?”

         dolly一向是部里最有条不紊,最理智的人,她说的话很有信服力。

         “就事论事,前两天陈池还被捧到天上去,真实印证了爬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狠。”

         悠悠地叹了口气,

         dolly的声音凉凉的,“陈池不是我们公司的,担心担心黎子清才比较重要吧,像这么恶劣的事件,黎子清除了被雪藏没有其他办法。公司要弃卒保车,小鲜肉倒下一个,还有一人民广场的等着呢。”

         “啧啧啧,干活了干活了,保证十点那个会我们要帮黎子清擦屁股。”

         ……

         前辈们埋头开始做事,芃羽悄悄地推了推林琅,小声问:“黎子清真的会被雪藏吗?”

         林琅点点头,又摇摇头,“暂时会,但现在不是还没确定吗,你看,黎子清发声明说没有做过这种事。”

         林琅传了一张黎子清微博的截图给芃羽,

         “黎子清参加酒会,被灌醉,醒过来发现躺在酒店床上……”芃羽笑得有点尴尬,她扭头问林琅,“你信吗?”

         “我刚才出电梯的时候碰到黎子清了!”林琅小声说。

         芃羽瞪大了眼睛,“然后呢?他是不是面色很差?”

         林琅摇摇头,“带着口罩看不清,但唯一看到的一点。”

         芃羽:“什么什么?”

         “他很有礼貌,眼睛也很好看,就像茶卡盐湖一样干净透澈。”

         芃羽呵呵笑了两下,“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他现在是不是状态很差!”

         “还好吧,清者自清。”

         芃羽狐疑道:“你怎么好像挺相信黎子清没干这事的?”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林琅正色道,“长得那么清纯不做作,哪里会干妖艳贱货干的事呢?”

         ……

         芃羽翻了个白眼,默默坐得离林琅远一点。

         林琅五指翩飞,脑海里却在想刚才的惊鸿一瞥,怪不得都说黎子清是少女杀手,光一双眼睛就让人魂不守舍的。

         午休的时候林琅在电脑上看黎子清的写真,大多数是剧照,《狼与花》里桀骜不驯的狼少年,《青青子衿》里的温和校草,五官和传统的大眼男明星,明眸皓齿的不一样,他就静静的,像一幅水墨画,五官分开来精致,合起来还有别样的舒服。

         季谌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林琅对着电脑里的男星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看,旁边的dolly扭头看到季少,忙不迭要去喊林琅,被季谌制止了。

         其他人都趴在桌子上午睡,就林琅一颗大脑袋托着下巴,看得沉迷其中,季谌又好气又好笑,他走到林琅身边,弯下腰,轻轻地问:“黎子清很好看?”

         “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林琅头也不回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