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chapter.33
        秋风细雨,夜里又随着风落起了雨。

         一簇簇的雨滴撞上玻璃窗“噼啪”作响,一阵急一阵缓。凉意洗礼了这座城市,白日里升腾的人间热闹一个雨时,就被熄了火气,走在路上的行人三两相拥着钻进夜行的出租车里,没有带伞的旅客玩着行李箱的扶手坐在便利店里打电话让人来接……一场寒冷的秋雨使黑夜黑得更快。

         林琅合上纪念册,心中竟隐隐作痛。她叹了口气,抬眸看向门口的季谌,“你是季哥诶。”

         林琅叫他季哥,不是季老师,不是季男朋友。

         季谌很难形容心里感受,好像一个要什么得什么顺风顺水惯的人,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坎儿。明明已经得到了,匆匆又失去,幸运的是上帝给了他又一个机会,不幸的是这个机会翻脸不认人。

         心脏隐隐作痛,潜意识里,季谌仍旧以为林琅是属于他的。这个潜意识让季谌养成了一个坏习惯:只要他肯低下头,林琅就能回来。

         就像所有分手又复合的情侣一样。

         季谌没有想到林琅抹去了自己的记忆,现在的她像一张白纸,没有他书写过的痕迹。不,季谌感到难堪,林琅的动作,她的喜好变了,这种变化可能是那种能力的副作用,如果忘记,连带着排斥。因为忘记,所以排斥和记忆有关的一切。

         现在的林琅,是一张排斥他的白纸。

         季谌很少感到艰难,他没有抽烟的习惯,但这时呼吸闷闷地压在心口,仿佛黑色的深渊,让人钻牛角尖,身陷囫囵,因为得不到而变得有些魔障。他很想来一支神仙烟,至少排解一下此时的阴郁。

         林琅自然不知道季谌在想什么,她只看到季谌面色不佳,

         林琅道:“现在我肯定,你知道我的能力了。”

         清脆,试探的声音,季谌缓缓抬起头,只觉整颗心仿佛都深陷在林琅平淡如水的眼眸里:“是。”

         除此之外,他说不出任何话。

         林琅实在觉得气氛不对,季谌堵在门口仿佛清隽的恶鬼,她大概能体会季谌的感受吧,可是没了和季谌一起的记忆,她就不是过去那个林琅了。

         林琅不知道和季谌发生了什么,但此时此景,她只能讪笑地走到季谌面前,林琅伸手拍了两下季谌的肩膀,季谌的眼神落到她的眼睛里,灰蒙蒙的一片,

         林琅抽了下鼻子,尴尬道:“早些睡,公司我也有股份,以后有啥明星搞不定也可以问问我。”

         说着林琅从季谌身侧和门的缝隙中钻了出去。

         季谌目光深深地望着林琅逃也似的背影,这一刻他硬生生地忍住了掐死她的*。

         有什么比他还陷在儿女情长里,对方却突然谈公司更煞风景的事情吗。

         季谌深呼吸,缓缓走到书桌前,将相册,纪念册,放回抽屉里。

         --

         林琅翻身关上门,口里长长地“呼”了一声,她的眼睛亮亮的。

         房间里很静,静得她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仿佛骤然松懈的绵延悠长,她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咚咚。”

         林琅半躺在门板上的身体一时又僵直了起来,

         “林琅,我来问问陈诚的问题。”

         瞪成小鹿眼睛的林琅又轻轻放下了心,她转身,打开门,季谌端着一杯牛奶,笑容浅浅的,看上去还算和煦。

         “喝牛奶长高。”

         长兄如父,长兄如父。

         林琅接过牛奶,意外是温热的,大概是季谌刚才热过了,她示意季谌可以进来。

         季谌坐到房间沙发上,林琅坐在床上,两人面对面。

         林琅道:“陈诚之前有一个贵人包养,但他当时没有分手,他两边兼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次我得到一些消息,开始重新查陈诚,可能这和《寒山剑》有关。”

         “现在他什么情况?”

         “上个月他依然是两边兼顾,这个月没去跟。”

         季谌抿了抿嘴,仿佛在思考,

         “我在宣传部,宣传稿的主要宣传方向还是定了陈诚,我没法和他们说,这点需要你——”

         “我知道了。”

         季谌很快答道。

         林琅一顿,浅浅地应了一声“嗯。”

         “陈诚不能主打的话,只有黎子清了吧?”

         季谌收起身上故意释放的春暖花开,“既然把他捞了出来,就会尽力扶持他,但他如果短时间里还没有成绩,我会不是很满意。”

         “那就让他多接点武侠片吧,正好李导不是要开新片选角?”

         林琅突然发现她说的有些多了,因为季谌脸上神色凝成了一块,多说多错,林琅咽了口口水。

         “你说的没错,李德馨导演选角,陈池可能会成为男主角,如果让黎子清也去的话,话题也够了。”

         季谌表情淡淡的,让人摸不透。

         “陈池这件事也是你去帮忙的吧?你向来打抱不平。”季谌话锋一转,他很快想到林琅兼职的地方正是爆出来的媒体,那条信息来源的林二想来是里面组长对林琅的昵称。

         林琅点头:“当时看到了就顺手……”

         “以后我们公司的明星还请你手下留情?”

         季谌突然这样对她说,林琅张大了嘴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拍到什么不好的,我会直接和你说。”

         “那,谢谢你了?”

         未免太客套了吧,林琅喝完了剩下的半杯牛奶。

         季谌拿走林琅手上的杯子,“早点睡吧。”

         林琅还没反应过来,手中已经空无一物。

         外面雨下个不停,淅淅沥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