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chapter.22
        “既然你们几个畜生拿钱替人办事,没查明真相前故意泼黎子清脏水!那我这个保镖就来会会你们!”

         林琅高声大骂一声!果然引起众人议论纷纷,“什么叫替人办事?这是故意的?”

         黎子清只觉得亮光一闪而过,被他护在身后的林琅一脚踹翻最前面的男人,旁边几个男人见势不对,扔来一只玻璃杯,电光火石间,玻璃杯就要砸到林琅头上!

         却见她突如龙虎附体,一个俯身,金龙甩尾,高抬腿,将玻璃杯直接横踢到对方身上,那男人“哇”地大叫一声,“噔噔噔”后退三步!旁边有俩一起上,

         “你竟然敢打我兄弟!”

         照理来说对着琳琅说话拳头也应该往林琅身上招呼,却见那男人推开桌子直接拉住了黎子清的手,

         林琅猛虎伏地式双目炯炯,大吼一声!

         “你还是男人吗,有什么事朝我来!”

         林琅被不开眼的无视了不知为何心底升起一股憋屈的豪气,她的身体不自觉就凹出了从未有过的

         姿势,妈呀,林琅一边严肃脸做着姿势一边想起来好像在张无忌和小鱼儿里面看到过这招叫做乾坤大挪移!

         厉害了!

         林琅明明站得好好的,却扑通一声不由自己控制地以莲花坐佛的姿势坐在了地上开始噼里啪啦飞掌,只觉隐隐身上产生了不可侵犯神域——唯我独尊。男人们靠近神域就会被弹飞,林琅内心在哭泣,这个动作太丑了,简直就是坐地吸土!

         “啪啪啪!”几个巴掌仿佛如来佛掌,上来一个打成一双,上来两个飞出去四个!

         林琅一个鲤鱼跃龙门,不受控制地空中翻跃七百二十度-屈体前空翻转体360两周,两脚劈叉,将俩生不如死傻呆呆站着被打以后啥也没干的男人踹出了结界之外——

         林琅犹如谪仙,缓缓降落到地上。

         她的神色淡定如斯,内心已经流泪如海,这个从来没用过的谎话怎么那么牛掰啊,武功盖世还真的是武功盖世啊。

         她还是人吗她?林琅表示我要么不出手,一出手都能吓死我自己。

         她活生生一个生化武器啊!

         林琅沉默地拍了拍衣袖上扬起来的灰,一溜烟儿的,挑衅惹事要给黎子清破相的人全跑走了,林琅大喊一声:“告诉给你们钱的那个明星!自己长得丑演技差就不要诬陷人抬高自己的!垃圾!”

         旁边有人围观,一个个都瞠目结舌,没人说话。

         林琅不敢看众人的表情,她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店主,店主从餐厅里跑出来围观了,现在这副表情也是很精彩。

         隐隐的,还听到老外好奇地问:“这就是中国功夫?为什么你不会?你弱爆了。”

         林琅刚耍完一阵“武功盖世”,面对着黎子清几分崇拜的表情和众人张大的嘴巴,一丝自豪悄悄涌上心头,牛逼吧?

         “滴滴——”

         一辆警车停在了门口,林琅刚上扬的嘴角拉了下来。

         --

         季谌从没有过大半夜造访警察局,所以他的脸色不太好。

         林琅和黎子清乖巧地排排坐在警察叔叔的对面,一行醉汉已经被拘留。见到季谌黑着脸过来,林琅有一丝尴尬,她才来季家就不安分。

         季谌看也没看黎子清,他的皮鞋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哒哒”的响,在若无其事的林琅面前站停,林琅咽了口口水,假作平静地抬起头与之对视:“嗯,回家吧,很晚了。”

         季谌气乐了,他扭头,好整以暇地递了两根烟给值班的警察,警察笑笑不接烟:“没多大事,领回去吧。”

         季谌点点头,他低头看俩人,黎子清一副抱歉的模样,林琅,林琅在安慰黎子清。

         季谌黑了脸,辣眼睛。

         他一手拉起林琅,语气里有一丝不爽:“怎么,还不走,想过夜吗?”

         林琅心里一抖,强作镇定拍拍季谌的手臂,讪笑道:“年轻人别火气那么大,这不没事吗,事情解决了就好了啊。”

         她和警察笑了笑:“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应该的。”警察瞧见当事人林琅没事人似的不由笑了。

         季谌三人走出警察局,入秋的冷风吹得林琅抖了一抖,季谌斜睨她一眼,正要取下自己的外套,

         “冷吗,我的外衣你披一下吧。这次的事很抱歉。”黎子清将手中的外衣递给林琅,他有一丝迟疑,宛如犯了错事,手足无措的男孩子。

         林琅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忙接过外衣,“没事,你也看到我很厉害了,没什么问题的。”

         季谌淡淡地看着两人互动,尤其看到林琅接过黎子清外衣的时候,将脱下一半的外套不动声色地又穿好,

         “黎子清,这两天你先在家等着,过一周开发布会。”

         黎子清应声,季谌又接着说道:“先不要出来了,娱记都追着,省掉不必要的麻烦,你需要什么新经纪人会找你。”

         “谢谢。”

         季谌点点头,垂眸,林琅还抱着黎子清的衣服,“车上不冷,不用穿外衣,还给人家。”

         林琅“哦”了一声,将刚接过没多久的衣服还给黎子清,笑着宽慰他:“回去好好休息吧。”

         黎子清笑着点点头。

         季谌瞟了黎子清一眼,牵着林琅朝自家车走去。

         坐到车里,果然温暖不少,派出所的冷板凳硌得慌,真皮车座垫上了棉花垫,林琅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哈欠,

         “今天辛苦你啦!”

         “你什么时候会武功了,还挺厉害嗯?”季谌打开视频,手机递给林琅,

         林琅一顿,视频是围观的人录的,里面的她简直少林寺下来的十八铜人,一套功夫虎虎生威,林琅张了张嘴,“我以前练过。”

         “我怎么不知道你以前练过?”

         “我也不认识你呀?”

         季谌掩下心中千思百转,他怎么会不知道林琅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