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凌羚的牵挂
    离开这一刻感觉不会忘记,朋友抱拥告别明天各自远飞,难得并没有伤感依依不舍去睡,重拾昨天,乐趣一堆。

     明明感情不甚深厚,明明每到周一上学就如赴刑场一般,但是现在偏偏沉迷于老土的游戏,伪装球迷,买一件白色球衣,在上面签满同学的名字,一本精美的笔记本,写上十年也懒得翻开看一眼的留言,当然一张集体照是少不了。

     但现在明明离中考还有一个多月,而且明知道班中大部分会留在原校,而真正的球迷,凌大介和凌羚一人穿着红魔鬼的球衣,一人穿着兵工厂的球衣,除了周末的骂战,还少不了每天早上起来的一场争吵,凌大介经常偷菜。

     在中考的紧张气氛中,这对父女就是奇葩,以至于凌羚回到学校不敢提到任何偷菜的事情,而对于签名留念,则是避之则吉,更要命的是集体买一件不知所谓的球衣作为班服,她是永远拒绝的,除了亨利的14号球衣,她是不会传上任何其他球队的衣服。

     “爸爸,有事跟你商量。”

     对于女儿提到爸爸二字,凌大介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把袜仔也叫来了,是家庭会议,一个人单独对着女儿讨论重要事情,他会很不自然。

     “说吧。”

     “这是我模拟考试的成绩单。”

     “哦。”凌大介不知所措的接住,“嗯,很不错,比爸爸以前读书多很多分。”

     “哎”凌羚知道给他看也是多余,“爸爸,这个成绩,老师说考上市里的中学应该没问题,你说好吗?”

     “嗯,很好。”凌大介听到这个事情,舒了一口气,已经开始在逗袜仔。

     “但是,如果考不好,就在本校读高中,或者可以重读一年,再考,老师说没问题。”

     “也好”凌大介点头。

     “喂,你作为爸爸,能不能给点意见女儿。”

     “哦,这样啊,重读不好,爸爸读书没试过留级,这样很不好,可以读高中很厉害,我们凌家就从来没有人读过高中,当然妈妈是大学毕业,但是她读书的时候还不是凌家的人,哎,女儿,你说如果在高中的时候就认识妈妈,你说多好,不过那时我已经在馄饨店帮忙啦。”

     “凌大介,你可以认真一点吗?现在是在讨论你女儿的前途,很重要的,知道吗?现在整个年级只有我一个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那么,你觉得去哪里好。”

     “我啊?其实我也没所谓,但是看到同学们都这么紧张,自己一点都不紧张,好像很不符合逻辑,而且有点不好意思。”

     在学校,老师专门将几位成绩好的同学请到办公室,其中包括凌羚,老师已经安排好市里的重点中学,已经稳妥的说明他们可以考上哪一间,就差没有亲手替他们报名,因为报名是要学生和家长共同进行的。

     在老师,当然还有刘昱希的游说下,凌羚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应该报考哪一所学校了,既然有了目标,她的压力又没有了,继续天天想着怎样防卫凌大介来偷菜。

     这天挂起了暴雨警报,学校居然放假,报考初三也是,天大的好消息,使凌羚破天荒的让袜仔跑上她的床,搂住袜仔转了几个圈。

     心情大好的她在厨房里认真的做着她引以为豪的凌家滑蛋做早餐,花椒粉,鱼露,一分钟立刻可以上桌。

     袜仔热情的拥抱,凌大介出奇的用手推开,只见他左手叉着腰,右手阻挡着袜仔。

     “你受伤啦?”

     “英雄总是有些不为人知的伤痛。”

     “别逞英雄了,要上医院吗?”

     “不用,你小时候太调皮,妈妈又忙,所以都是爸爸含辛茹苦的把你带大,就落下了这个旧患,有时风雨来了,会痛,年纪大了,总有点风湿,女儿快来报恩吧,替老爸搽药酒。”

     凌羚用力的将药酒搽在他的背上,他夸张的叫着,把刚放下雨伞,走进屋子的林美帆吓了一跳。

     “大介老板,你的旧患又发作啦,凌羚让我来吧。”

     “美帆阿姨,让我吧,不然他会说我不孝,这伤是我害他的。”

     “不对啊,那天大介老板说要学冰球,结果自己摔倒了,还不让我告诉你妈妈,你那时才读小学,怎么关你事”

     林美帆立刻用手按着嘴巴,他终于看到凌大介扭曲的脸容和拼命眨着的眼睛。

     凌羚用力的在他腰上打了一下,痛得凌大介跳了起来。

     只见他右手用力的在自己左肩的衣服上用力一拉,“winwinwin”

     “大介老板,真的很有男人味,比晴春还man”

     凌大介还没高兴起来,又捂住腰。

     “不过,大介老板已经老了不少,超过四十岁的男人真的不能跟二十几岁相比了。”

     美好的日子终于是要结束的,第二天,已经风和日丽,凌羚告别了袜仔,特意经过馄饨店,拜托林美帆好好照顾爸爸,才安心的上学去。

     “喂,铁梁,加油!”凌羚刚走进校门,就看到铁梁带领着一班师弟在操场跑步,她用力的挥挥手。

     “凌羚,你的模拟考成绩越来越好啦,虽然我很想你留在这间学校,但是也希望你可以考上重点中学,奸爸爹!”

     “阿尼嘎多!奸爸爹!”凌羚向着铁梁鞠了一个躬。

     她就喜欢跟这个傻瓜开玩笑,而且十分舒服。

     好不容易,终于挨到放学了,刘昱希还是照常陪着她回家。

     “凌羚同学,你的成绩越来越好了,应该我们可以考上同一间学校,到时请多多指教。”这位文静的男生终于有点跟他们靠谱了。

     “嘿,小师妹。”迎面而来的是几位以前禹芳晴的学生。

     “喂,师姐,师兄,回学校干嘛?”

     “走,我们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两人就随着他们返回学校,在操场的一个小角落,盛开着几朵漂亮的紫色花朵。

     “哇,好漂亮的野花,刘昱希你看,像不像一个跳舞的小人。”

     “小师妹,这是蝴蝶兰,那时候,禹老师带着我们去登山,发现很多蝴蝶兰,于是大家一齐带了很多回来,本来这里是有二十几棵的,但是禹老师离开之后,就剩下这几棵,我们全班人约定,大家轮流回来照顾它们,这是我们跟禹老师的回忆,不能够让它消失。”

     “不会的,妈妈永远不会消失,我了解她,她不只交了你们知识,她是很感性的人,肯定会跟你们每个人都发生了不同的故事,这些都是她留给你们的,每个人都会不同。”

     “对,因为中午的饭菜不好,禹老师曾经煎过鸡蛋给我。”

     “有一次下雨,她骑着自行车,和我共用一件雨衣。”

     禹芳晴在每人的心中都是不一样的。

     终于到了填报志愿的日子,凌大介诚惶诚恐的坐在教室,直挺挺的坐着,双手交叉在桌面,像小学生一样,认真听着老师的介绍。

     老师终于讲完了,他舒了一口气,凌羚在第一志愿填写了妈妈执教的学校名字,而没有第二志愿。

     “凌羚,你怎么只填一间学校?”老师过来说道。

     凌大介自豪的说“老师,厉害吧,我女儿有信心,肯定可以考上,根本不用填后备的,没有后备,十分霸气,就像红魔鬼!”

     “凌老师,你知道吗?这是我们学校高中部,凌羚应该可以考上更好的。”

     “哇,女儿,你要考妈妈教的学校,妈妈可以执教的学校肯定很厉害,你是爸爸的骄傲!”

     老师认识凌大介十几年了,她知道这个是一个傻瓜而且死心眼,根本跟他解析不清,但她要为凌羚着想,马上让刘昱希来给他们做思想工作。

     结果,老师发现这是她近几年来做愚蠢的决定,自己心中预算的重点中学名单,又少了一人,刘昱希看完凌羚的志愿后,自己也傻傻的只填了本校的名字。

     老师终于知道,除了凌大介父女,这位自己心目中成绩最好的学生竟然也是傻瓜,但填志愿是学生自愿的,老师不能干扰。

     凌羚搂着袜仔,迎着夕阳,坐在院子里。

     “袜仔,你知道吗?妈妈最爱的就是大介还有我,终有一天,我也会长大,像妈妈一样,也会读大学,也会工作,也会嫁人,我会越来越像妈妈,越来越强大,而大介,一定会越来越老,有一天,你知道吗,有一天,我会因为一些事情,会离开大介,起码不能每天都陪着他,现在,我自己可以控制的情况下,我要陪着大介,还有你,袜仔,我不敢去想象未来,可能十年后,你也会离开我和大介,去找妈妈,没有袜仔,我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