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没有原则的爱
    两个星期后,中考就要进行,刘昱希仿佛放下心中一块石头,脸上也露出了欢笑,最后的两次模拟考试,他的成绩都是班中前十,而且只是第十。

     一直以来他都是稳居第一的,但是他并没有不开心,老师也没有为此找他谈心,同学们也不以此作为话题,反而引来不少羡慕。

     “他根本不必要每次都考第一,也不必要读什么重点中学,家里这么有钱,反正前途一点都不担心。”

     出奇的,凌羚却令老师唉声叹气,因为这两次模拟考,她都考了第一名,没有人猜得到她为什么不报考重点中学,也没有人猜得到她明明出一半力就可以留在本校就读,为什么要出尽全力。

     “凌羚同学,既然你已经决定在这里读高中,为什么好像比以前更加用功了?”刘昱希终于忍不住。

     “因为妈妈”凌羚的眼睛完成月亮,“我要以自己最强的实力,走进妈妈留下无限爱心的地方!”

     中考终于结束,随着整个教学楼的楼梯都填满了初三的书籍,初中生活终于结束,不知多少次被同学咒骂的老师突然变得十分可爱,被同学抛了起来。

     本来并不十分团结的大家,已经聊起了同学聚会的事情,凌羚对于这些事情一点都不敢兴趣,所谓同学聚会,大多都是男生不通知父母,而在为父母计划如何花掉一笔钱,而且消费者总是那么的康概和绅士:“聚会,当然是男生出钱,怎么可以让女生出钱呢。”

     但是他们不明白,出钱的并非是作为男生的他,而是自己的父母,拿自己父母的钱去成全自己的绅士,女生却为此发了一小笔横财,她们不会因为你替她出钱,而不向父母报销一笔聚会费用。

     实情是否如此,凌羚不知道,但她是这样认为的,作为女生,她不愿意花男同学的钱,作为女儿,她认为大介的钱只可以花在她一个人身上,而不是无谓的聚会,当然跟要好的几个另当别论,但她基本很少朋友。

     屋子里传来凌大介大声的嘲笑声,不用看他的样子,那个傻瓜肯定是笑到眼泪都出来了,TVB又不知道出现了身后好笑的情节。

     走出房间,原来凌大介正在看新闻,她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她自己觉得好搞笑的节目就是那些推销广告,里面的主持人比说相声还好笑。

     “袜仔,大介又发现了什么傻瓜事情?”

     袜仔正四脚朝天,享受着凌大介替它抚摸肚子,不知为什么,狗狗很喜欢这样。

     “又有流感了。”

     “你有没有良心,流感你都会笑?”

     “不,是人类猪流感,人竟然会感染猪的流感,你说好笑不,除非他自己也是一个猪。”凌大介又捧着肚子大笑起来。

     “说起猪,对啦,明天中午我不回来吃饭,同学家养了几百头猪,几个工人走了,新请的又没到,我们去帮一下忙,铁梁也去。”

     “袜仔,明天我们两个终于没有第三者骚扰啦,我买香槟好吗?”

     袜仔高兴的叫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出发,凌大介吩咐,“女儿,不要惹了猪流感回来,凌家没有像猪一样的人,记住。”

     原来猪场并非想象中那么臭,猪其实十分爱干净,凌羚觉得猪其实十分可爱,看着猪吃东西,心情大好。

     铁梁一味的蛮干,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凌羚已经累得不行,坐在草地上休息,突然传来争吵声。

     一位女同学正跟铁梁争吵得脸红耳热,凌羚走近,大家都支持女同学,一致的指责铁梁,本来笨拙的他,脸上涨红了。

     “凌羚,你说一下他吧,自己做错了事情,还死不承认。”

     “铁梁没错,你们不喜欢他,那我们先走。”凌羚拉着铁梁的手扬长而去。

     “师妹,我必须坦白,刚才确实是我的错,事情是这样的。”

     “不要跟我说发生什么事,我不想知道。”凌羚严厉的看着他。

     铁梁立刻慌了,“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你不应该替我说话,我回去道歉。”

     “铁梁,我们是朋友吗?”

     “当然。”

     “你知道朋友的定义是什么吗?”

     铁梁茫然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师妹。

     “我很少朋友,但我朋友的定义就是放弃原则,就是在发生事情的时候,放弃自己的原则站在朋友的一边,而是非对错,是你跟他们的事,不是我的事情,我跟你之间的事情就是,我应该站在你这边,如果不是,我就不是你朋友。”

     一早,林美帆接到电话,凌大介要请假一天,凌羚发烧了,而且是高烧,40度,还咳嗽。

     护士立刻让她占了先,医生说症状很像流感,要等待验血的结果。

     “医生,她昨天去了猪场,会是猪流感吗?”

     “凌先生,你先留下住址,还有女儿读书的学校名字,检查出真是猪流感,她要住院,而且要隔离。”

     “好,医生,我跟女儿交代几句。”

     凌大介将女儿背在背上,突然死命的跑出医院,吓得就诊的病人惊异的看着这个高大的中年人。

     到了家,他轻轻将女儿放在床上,“美帆,听我说,立刻替我买点东西,偷偷拿到我家,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他交代完,“袜仔,去院子守护,不让任何一个人进来。”

     袜仔听话的跑出了院子,林美帆把东西买来了,凌大介在院子门口接过东西,低声说:“美帆,过几天再跟你算钱,你若无其事的回去做生意,不要告诉任何人见过我。”

     “爸爸,我头上的是什么?”

     “鸡蛋清,可以退烧的,乖女儿,喝吧。”

     “什么?有点酸。”

     “益力多,发烧要喝多点水,酸奶应该也是水,你要吃雪糕吗?”

     “不要。”

     “要爸爸替你擦背吗?可以降温。”

     “不要”

     “哦,对啦,我女儿已经是大姑娘了,我还觉得你像几岁的时候。”

     晚上,凌羚的烧退了,但身体还是很疲倦。

     “爸爸,我一直迷迷糊糊的,医生好像说要我隔离,对吧?”

     “嘘,不要给人听到了。”

     “我是猪流感吗?我会死吗?”

     “不会,你是我的女儿,怎么会死,不是退烧了吗?”

     袜仔跳上床,凌羚搂住袜仔,“袜仔,你不怕被传染吗?”

     “它是狗,以后有狗流感再传染给它吧。”

     “大介,你的笑话一直都不好笑”凌羚坐起来,依靠在爸爸的怀里,“为什么要将我偷出医院,你担心费用吗?”

     “隔离,他们让你隔离,你一个人会怕黑的。”

     “你就是因为我怕黑,所以把我带回家。”

     “当然,我怎么会吝啬钱。”

     “那你不怕我真的是猪流感,死了吗?”

     “不要说这种话,妈妈走了,你如果也走了,我很孤独,只要你好了,爸爸什么都答应你。”

     凌羚感到爸爸搂住自己的手有一点颤抖,“爸爸,你真的什么都答应我。”

     “当然!”

     “可不可以不要每个星期六都去吃糖水,那里的糖水真的很难吃。”

     “对,是很难吃,一点都不甜,像氺一样的味道。”

     “你也觉得很难吃?”凌羚十分惊奇,“但是,两年啦,两年每到周六,你都要迫我跟你去吃一次。”

     “是妈妈,妈妈的口味比较清淡,她很喜欢那里的糖水,那时我追她,所以也要装成很爱吃”两父女都笑了,“结婚后,这么多年,我一直祈祷那件糖水店倒闭,可是它越做越大,只能每个星期陪着妈妈去,而且还要忍受着吃上两大碗,吃一碗,妈妈会担心我是不是没胃口,两年前,没机会再和妈妈去吃了,但是我不愿意一个人去,就拉上你,现在我天天祈祷,那糖水店可以开一辈子,那么我每个星期,在那,都可以感受妈妈的气息,这样难吃的糖水,我希望可以吃一辈子。”

     三天后,凌羚的烧退了,人也精神了,凌大介偷偷去医院把验血报告拿回来,原来是普通的发烧,但是因为这件事,他被林美帆骂了好几天,是林美帆第一次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