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袜仔是神探
    “傻瓜,养了袜仔这么久都不知道她的厉害,袜仔全名叫金毛寻回犬,是世界上第四聪明的狗,可以当导盲犬。”凌大介得意的说道。

     凌羚将食指和拇指在下巴摸了一下,“可是不训练也可以吗?”

     “傻瓜,美帆的姐姐又不是瞎了,只是这几天用纱布蒙着眼睛,可以看见,只是模糊一点,只要有危险袜仔叫两声就可以啦。”

     “不对,大介,如果这样,袜仔的脖子不是要套上绳子?”

     凌大介立刻逃进馄饨店,林美帆也跟着进去,“喂,大介,你怎么可以这样,袜仔是你的救命恩狗,你前段时间哭得死去活来,还不是袜仔安慰你,美帆阿姨,现在带我去,将袜仔接回来。”

     林美帆将凌大介推到面前,“大介老板,两折,两折。”

     “什么两折?”

     凌大介笑着说:“还不是因为你,我的宝贝女儿,你不是说要换一盏台灯吗?美帆的姐夫答应了两折,三天后带你去挑。”

     “一盏台灯才几十块钱,能省多少?快从实招来,否则你睡袜仔的屋子,睡到她回来为止。”凌羚一点也不退让。

     “哎,你知道,爸爸年纪大了,睡的床太硬了,不舒服。”凌大介吞吞吐吐的说。

     凌羚伶俐的眼光看得他全身都不自然,林美帆立刻打圆场,“凌羚,你爸爸虽然不对,也是为了你,上次跟你逛商场,有一条水果牌的牛仔裤你不是说喜欢吗?你爸爸答应买给你啦,等一下立刻去买。”

     “真的?”

     “真的!”凌大介长舒了一口气。

     “你真聪明,什么水果女儿这么喜欢。”凌大介低声问林美帆。

     林美帆一下子跳到凌羚身后,“是苹果,那条牛仔裤特价,三个九,一千块钱还可以找回来一块。”

     凌大介的小眼睛睁得比牛眼睛还大,掰着手指,“一碗馄饨面六块钱,一千块就是多少碗?”

     “一百六十七碗,大介老板,但你算错了,六块是卖出价,不是你赚的,你要除成本,大概四百碗吧。”林美帆不愧是“凌记馄饨”的首席会计。

     三天真的很难过,特别是像凌羚这种急性子的人,每天早上五点半,对于凌大介这个人肉闹钟她是十分有意见,以前袜仔是亲吻着她令她笑着起来,凌大介第一天是在她耳边大吼一声,第二天直接在她脸上打了一巴掌,第三天用手捏着她的鼻子,差点令她窒息而亡。

     终于盼到第四天了,天还没亮,她就押着凌大介到了林美帆姐姐的家,刚来到门口,已经听到袜仔欢快的叫声,等到大门一开,袜仔一下子跳出来,凌羚连忙张开双臂。

     结果袜仔第一时间扑向凌大介的怀里,凌大介搂着袜仔,袜仔在他的脸上亲吻了几下,才跳下来,围着她摇着尾巴,舔着她的手掌。

     “袜仔真乖,我也要买一只寻回犬回来养,买一只公的,以后跟袜仔配对。”林美帆的姐姐十分喜欢袜仔,说要送些食物给她。

     “不用客气啦,袜仔很奇怪,只喜欢吃芝士蛋糕,我去买给她可以啦,虽然贵,但我经常买给她吃。”凌大介真的是厚颜无耻,而袜仔也欢乐的叫着,配合着他。

     林美帆的姐姐硬拉着凌大介到甜品店,买了一个五磅重的超大芝士蛋糕送给他,一路上,他的嘴都没合拢过。

     “袜仔,你变坏了,学了大介的缺点,我要好好管教你才行。”

     回到家里,凌大介分了半磅蛋糕给女儿,分了一磅给袜仔,剩下的据为己有,凌羚终于可以开心的拿出那条牛仔裤来慢慢欣赏,凌大介拿了一个火机,试图想烧一下它,给女儿骂走了。

     “一千块钱,我可以买十条裤子啦,我看看它是不是可以防火,女儿,留起来不要穿,等长大了,出去拍拖或者找工作的时候再穿。”

     吃完早餐,凌羚带着袜仔去市场买姜花,回来的时候,远远的看到“凌记馄饨”的门口围了一圈的人,袜仔立刻向前跑去,凌羚也跟在后面跑过去。

     推开人群,只见凌大介张开双臂,拦在门口,凌羚连忙问站在他身后的林美帆发生什么事。

     林美帆说:“刚才我的手脏了,脱下手表进去洗手,出来手表就不见了,这是我姐姐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很贵的,听说买了一万多块钱,所以大介老板拦住门口,不让里面的客人出来。”

     “大介,大家都是老街坊,你这样做,大家都很难过。”陈伯说道。

     “陈伯,我当然相信大家,可是里面有一个是小偷,小偷就不是我们的好街坊了,这样吧,让我搜一下身。”凌大介毫不退让。

     “怎么可以,我们女生怎么可以让你乱来。”

     “女生可以让我女儿或者美帆搜。”

     “这样也不可以,你又不是警察,有什么权力?”大家开始鼓噪。

     凌大介大声说:“那等警察来了再搜。”

     “也不行啊,我们要上班,迟到了罚钱或者给炒鱿鱼了,你怎么负责。”

     里面的人想出来,大介又拦住,想进去吃馄饨的人又进不去,正是三难境地,这是袜仔突然“汪汪”的叫着。

     凌羚突然灵机一动,“这样吧,手表上肯定有美帆阿姨的气味,让袜仔闻一下,看看能不能破案。”

     “到底行不行的?”陈伯大声说。

     “我怎么知道,要=不过袜仔这么聪明,应该可以吧,总好过大家耗在这里,假如报警了,大家都不好过。”凌羚说道。

     “快点吧。”陈伯说道。

     凌羚也不知道行不行,反正也好玩,试一下也没问题,不行再报警,她跟爸爸一样的心思,即使得罪街坊,最多以后道歉,也不能让坏人得逞。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都想看热闹,林美帆蹲下身子,将右手腕给袜仔闻了一下,袜仔闻伸出舌头,亲热的舔着,围观的人都笑了起来。

     “袜仔,不是让你亲美帆阿姨,是让你破案。”凌羚急道。

     林美帆又伸出手腕,袜仔还是不知道要干什么,店里面的人开始鼓噪起来,试了五次,袜仔终于好像明白,在林美帆的手上用鼻子闻着,闻了一阵就走开。

     只见袜仔一边走一边在地上闻,又跑到店里面四处闻着,围观的人都静了下来,袜仔又对着店了的人逐个闻着,突然对着一个年轻的小伙恶狠狠的吼着,那人对着袜仔骂道:“你吼什么?”

     凌羚道:“这样吧,我们就搜这位先生,如果没有的话大家也可以离开了,反正无论能不能搜到,里面的街坊刚才吃的东西都免费。”

     那位年轻人生气道:“这样说什么意思,当我是贼啊,我不可能让你们搜,你们有什么权力。”

     凌大介懒得跟他说话,两步走过去,一把将他按在椅子上,一只大手就摸向他的口袋,年轻人下意识的看了自己腹部。

     “爸爸,搜他的肚子。”凌大介一把拉起他的衣服,什么都没有,“皮带。”凌羚继续说。

     凌大介一把拉开他的皮带,原来手表就藏在皮带里面,轻轻勾着,他一手拿了出来,年轻人抓起桌面上的一碗馄饨泼向凌大介。

     “汪汪”袜仔叫了两声,猛的扑向年轻人,将他扑倒在地,满身都是汤,十分狼狈,陈伯说:“他是四婶的儿子。”

     凌大介一把将他提起来,“这样吧,我将他带回四婶的家,让他家人管教一下,看他这么年轻,给个机会吧。”

     围观的人都叫好,纷纷称赞袜仔,“凌羚,刚才陈伯还没有吃饱,再吃的免不免单。”

     “免吧,反正里面的街坊都免,耽搁了大家的时间,我待爸爸的鲁莽行为道歉,大家齐声称好,刚才说赶时间的人个个变得十分清闲,都坐下来,点了慢慢一桌,凌大介十分心痛,忍不住在年轻人的头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林美帆接过自己的手表,在袜仔的头上亲了一口,“袜仔,今天晚上美帆阿姨请你吃东西,你喜欢什么?”

     “芝士蛋糕,袜仔的挚爱!”已经走出店门的凌大介大叫起来。

     “不要听他的,袜仔今晚晚上想吃肥牛火锅,又想吃海鲜,怎么办,很难决定对不对袜仔。”

     “两样都吃好吗?”林美帆笑道。

     凌羚笑得眉开眼笑,凌大介在远处哈哈大笑,“原来我的贪心是女儿遗传给我的!”

     袜仔“汪汪”的叫着跟着凌大介飞奔而去。

     “喂,臭袜仔,我才是你真正的主人,不是大介!”凌羚跟着身后追了出去。

     一位老太太拦住她,“凌羚,替婆婆办点事。”

     “什么事?严婆婆?”凌羚停住脚步。

     “我家丢了东西,可不可以让袜仔帮我找一下。”

     “当然可以,要找什么?”

     “我家的猫小花不见了好几天了,你让袜仔去找一下。”

     围观的人都笑了,“严婆婆你家的猫发春跟公猫跑了,怎么找。”

     大家哈哈大笑,凌羚突然灵机一动,“喂,大家,趁我现在放暑假,大家有什么东西丢了,我可以和袜仔一起寻找,当然要收一点费用,当资助一下我这个贫困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