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靠在门前为我冀待
    袜仔跑进房间,过了一会儿,嘴里叼了一对鞋子出来,放在凌大介的脚边,然后用头轻轻的擦着他的脸,用舌头替他舔去泪水,凌大介推开凌羚,“袜仔,还是你对我最好,今天晚上你安慰我,好吗?”

     准时五点三十分,凌羚在袜仔的亲吻下醒来,捻手捻脚的走出屋子,恐怕吵到爸爸,他昨晚肯定一夜未眠,“啊,清晨的空气真好!”

     “这么懒惰的人,怎么配享受清晨的空气,袜仔我们比赛。”在院子门口凌大介已经整装待发,袜仔欢叫着飞奔,凌大介在后面猛力的追着,凌羚看到爸爸已经恢复了,十分高兴,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傻瓜的生活总是比一般人来到开心。”

     两父女还有袜仔享受完汗水的洗礼,十分痛快,“大介,你的心还痛吗?”

     凌大介看着女儿,用手捂住胸口,“痛,当然痛,昨晚这么美味的芝士蛋糕,今天打开冰箱的时候,居然一块也没有了。”

     凌羚终于确定这个傻瓜恢复了,马小君的甜品店也没有开了,这样也不是坏事,因为它就在馄饨店旁边,免得凌大介不开心,天好像眷恋着这个傻瓜,也替他伤心,下了很大的雨,也只能暂停营业了,“女儿,你知道吗?如果好人的心受伤了,天也会跟着他哭泣。”

     三天过去了,凌大介看着灰蒙蒙的天,“女儿,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你爸爸更伤心的人。”

     凌羚是好动的女孩,几天都困在家里,心情十分不安,也懒得理会凌大介,唯一开心的就是袜仔,这两个人从来没有整天的陪着她,而且是连续三天,她高兴的在屋里面跑来跑去。

     雨在第五天终于停止了,“凌记馄饨”这家几十年的老店,终于经历不住风雨的洗礼,凌大介跟林美帆商量了一天,决定停业半个月,装修一下,“可怜的人啊,如果没有了熟悉的味道,每天怎么会有精神工作呢?美帆,我们也要跟师傅一起工作,早日营业,你看,街上的人,看着这间老店惨况,心里多么的空虚。”

     因为装修的关系,大门也要拆了,所以凌大介晚上在店里睡觉,他认为里面很多值钱的东西,但林美帆和凌羚却看不出有什么值钱的地方。

     假期里,同学们组织旅游,一起去海边玩上两天,凌羚高兴的跳来跳去,她张这么大,除了电视上,没真正的见过大海。

     面前的凌大介直摇头,“不可以,等爸爸有空再带你去。”

     “为什么?你已经骗了我很多年了,大海是我们的母亲,我连这个母亲都没见过。”

     “你去了谁照顾袜仔?”凌大介眼睛盯着装修的师傅。

     凌羚叫道:“你看着她就行了嘛。”

     “我要在店里睡觉。”

     “你回家睡不行吗?这里又没有值钱的东西。”

     凌大介还是摇头,“这里有很多我跟你爷爷的回忆,还有妈妈的回忆,很多东西在我心里都是无价之宝。”

     凌羚让步了,“那好吧,让美帆阿姨来我家住两天,她绝对愿意。”

     “更加不行,怎么可以让妈妈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在我们家里过夜呢。”凌大介的话仿佛很有道理。

     凌羚无话可说,跑回家里生闷气,刚到院子,袜仔就飞奔出来,跳起来舔着她的脸,袜仔已经长大很高了,“走开,臭袜仔,你的口水很脏。”

     凌羚将袜仔推开,大步走进屋子,袜仔迅速的去叼了一双鞋子出来,“我不要,你知道吗?因为你我不可以去海边玩,我讨厌袜仔。”

     说完自己跑进房间关了门,看漫画书,袜仔在门口用爪子抓了一阵,然后蹲在房间门口,“呜呜”的叫着。

     “凌记馄饨”终于重新开业了,这天刘昱希过来了,带了一只用贝壳做成的帆船送给凌羚,还拿出手机让她看在海边照的照片,“你看多美,你知道吗,人在海边真的很渺小,你对着大海什么烦恼都忘掉了。”

     “哇,大海真漂亮,可惜我没办法去。”

     “可好玩啦,我们晚上还吃了很多海鲜,你知道什么是鲎吗?它长得像一个盔甲一样,有一个尾巴,我们还潜到氺里面,抓海参,抓了上来用来炒饭,很好吃。”

     “你不要再说了,羡慕死我啦,哼,最坏就是大介,还有你,臭袜仔。”

     袜仔摇摇尾巴,自己走开了,“我也很想出去玩几天,这样不用每天都对着大介还有袜仔,我的生命里好像只有他们。”

     “凌羚同学,我的亲戚有一间很大的度假屋,虽然不是在海边,但也是在江边,风景很好,他们邀请我们一家去玩两天,我还可以带朋友去,那里有很多好吃的东西,你想去吗?”

     “我去问问大介。”

     凌羚飞似的跑了出去,她看着爸爸那对小眼睛,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搞得她十分紧张,“刘昱希看样子不像坏人。”

     “简直好极了。”

     “但你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

     “啊?我十五岁了,如果去玩还要带老爸,我情愿不去。”凌羚挽着凌大介的手臂。

     “这样吧,让铁梁也陪你一起去,这个小子还是比较老实。”

     在炎热的夏季,江风十分十分清凉,一个半亩大的花园,有泳池,而且种满了果树,两层的度假屋可招呼几十位客人,请了不少工人,在院子里走来走去,院子中摆了不少桌子,遮阳扇,桌子上摆满了美味的食物还有各式各样的美酒饮料。

     铁梁开心的大叫起来,相当的失礼,反正他不管,自顾自的跑过去,用手抓起东西就往嘴里塞,刘昱希笑着说:“在这里随便就好,我带你去吃东西。”

     凌羚十分开心,这时主人过来,将刘昱希带走了,说介绍他去认识一些亲戚,凌羚当然说没问题,自己可以照顾自己,她自己过去吃了很多美味的食物,十分庆幸自己来了,她连忙拿出手机,将食物拍了照,准备回去给凌大介看。

     大概过得一个小时,她开始觉得无聊,虽然满院子都是人,但没有一个认识的,打电话给了刘昱希,他好像很忙,过来不到十分钟,又连带抱歉的走开了。

     此时她突然觉得铁梁是多么的可爱,在这么大的一间度假屋里面只有他是随时陪着自己,随时跟自己聊天,但是这是一个闷蛋,你问他一句,他就回答一句,余下时间眼睛都是看着食物,好像怎么吃都不饱。

     突然间她觉得原来家是多么的温暖,即使只有自己一个人,也不会觉得寂寞,只有在那里才可以肆无忌惮,她很怀念凌大介那些老掉牙的笑话,还有他的自吹自擂也显得十分可爱,还有袜仔,什么时候,只有自己叫唤一声她就会跑过来,她可以一天都陪在你身边,你开心只需给她一个拥抱,她已经足够,不开心时她会给你一个亲吻,或者你可以让她无条件的蹲在身旁。

     在只刹那,她十分想念袜仔,只有在袜仔身边自己才是主角,在这里,即使刘昱希的心如何想自己快乐,但他也无能无力,袜仔不同,就算袜仔有一个喜欢的男朋友,甚至是自己的妈妈,但比较起来,自己都比他们重要,妈妈说得对,袜仔只有我一个。

     在度假屋里熬过了两天,终于坐在回去的车子上,虽然是豪华的房车,可惜开车的是别人,自己控制不了,还是自己的自行车好,任意自己想去哪个方向。

     “习惯了热爱,从来不觉得我会被期待,你却会给我,虽是一个拥抱心花满开,靠在门前为我冀待,卖弄着小可爱,已令人完全忘掉为何感慨,就算再重要,原来紧要不过抱在怀内,对你再宠爱,从来不致使我攀山泄海。”

     “袜仔真的很可爱,她需要的不过是我的一个拥抱,她就可以为我做任何事情,一会儿下了车,走到院子,她肯定已经靠在那里为我冀待,然后给我一个热烈的拥吻,今晚我一定要抱着袜仔睡觉!”

     越是这样想,归心似箭,终于到了目的地,她匆匆道谢,马上跑下车,“袜仔!我回来啦!”。

     然而并没有听到袜仔的叫声,“对啦,肯定是大介把她带回馄饨店啦,大介这个家伙最喜欢和袜仔一起。”

     一路小跑,在“凌记馄饨”门口跟凌大介撞了个满怀,凌大介顺势一把抱起她,用胡子扎着她的下巴,“我的好女儿回来啦!”

     “臭大介,很痒啊,放我下来,袜仔呢?”

     “袜仔?她也跟朋友去度假了。”凌大介将女儿放下来。

     “嘿,你这个傻瓜,袜仔怎么会跟人去度假,她去哪里了?”

     林美帆笑着走出来说:“凌羚,袜仔去我姐姐家啦,要三天后才回来。”

     “啊?袜仔去干什么?”

     “是这样的,我姐姐的眼睛做了个小手术,这几天都要包着纱布,但是她又喜欢到处走,所以袜仔过去给她当导盲犬。”

     “导盲犬?你当她是小Q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