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不会输的比赛
    “爸爸,你好man啊,原来你的背是那么的舒服。”

     凌大介将女儿轻轻放在沙发上,自己可以洗澡吗?要不要让美帆阿姨来替你洗?”

     “不用,我自己可以。”

     凌大介将一瓶活络油递给女儿,“洗完澡自己擦肋骨,还有后背,出来我替你擦手和脚!”

     凌羚一把搂住凌大介的脖子,“大介,你不要这么凶好不好,笑一个,来袜仔,亲他一口。”

     “哈哈哈,臭袜仔,不要亲我的嘴巴。”

     凌羚“哇哇”大叫,凌大介根本不理会她,用力的用活络油擦着她的手臂,厨房里,刘昱希和铁梁正在做饭,袜仔从厨房里跑出来,“汪汪”的大叫着。

     “大介,你还是打电话给美帆阿姨,让她送馄饨面过来吧。”

     “好主意,喂,里面的两个家伙,给我滚出来,不要把的的厨房弄坏了!”

     “爸爸,答应我一件事情!”凌羚突然转过身,跪在沙发上,双手直直的摆在大腿上,凌大介立刻也对跪着,姿势一样,“什么事?”

     “爸爸,为了你可爱的女儿,明天将罗彬教练打败,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你正式比赛!”

     “对不起,爸爸不能这样做!”凌大介低下头,“是为了对我芳心暗许的无数女粉丝,如果还要为了女儿出赛,这样真的很丢脸!”

     凌大介哈哈大笑,凌羚气得从沙发掉了下去,把袜仔压得惨叫。

     凌羚突然脸色发白,露出惊惶的神色,凌大介眯着小眼,盯着女儿,“没事啦!”

     匆匆吃过馄饨面,凌羚连喜爱的剧集都不看了,跑进房间,还把袜仔叫了进去,“袜仔,你要保密,妈妈送给的的玉坠不见了,可能是今天打斗的时候丢了,明天一早你陪我去找,不要告诉大介,他一定会骂死我的。”

     “大介哥哥!”屋里传来一把娇俏的声音,音调比十几岁的女孩还有嗲,是甜品阿姨来了,突然听得大声的撞击声,“大介哥哥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凳子,你没事吧?”

     凌羚忍不住偷笑,过了一阵,听到关门的声音,“大介这个家伙,明天早上就要比赛了,今晚还出去,真的是令人担心。”

     袜仔在床上跳上跳下,十分开心,“袜仔,今晚你想在这里睡觉吗?你陪我吧,我很担心,如果明天找不到玉坠,不知怎么办,不如现在出去。”

     袜仔跳到门口,背对房门,大声的叫着,“好啦,知道啦,晚上出去危险吗,哼,要警告一下大介。”

     凌羚拿出一块硬纸,在上面写着:“大介,最后通牒,如再一次夜归,你睡袜仔的闺房”,然后将硬纸放在门前。

     凌羚搂着袜仔,一直聊天,她睡不着,记挂着那块玉坠,然而到了三点钟,还没有听到爸爸的开门声音,终于睡着了,在袜仔的亲吻中,睁开了疲倦的双眼,“袜仔,休息一天!”

     袜仔从嘴咬着被子,用力的拉扯,“知道啦,起来啦,臭袜仔!”

     “啊!出事啦!”凌羚连忙跑到妈妈的照片前,装上香,“妈妈,对不起,我没有管教好大介,他昨晚跟甜品阿姨出去了,一晚没有回来,你原谅我吧。”

     突然听到开门声,凌大介将硬纸拿起来,“幼稚!”然后扔到一边,拿起电话,“美帆,今天辛苦你啦,不卖面,只卖馄饨,我身体没事,只是刚回来太累啦。”凌大介倒在沙发上就睡。

     袜仔一下子跳到他的胸口,“汪汪”大叫,凌羚用双手张开他的眼睛,“大介,你昨晚做了什么坏事?”

     “走开,臭袜仔,臭女儿,天亮爸爸还要比赛,昨晚做了好事,嘿嘿嘿!”

     凌羚无奈的坐在“凌记馄饨”里面,林美帆用力的抓住她的肩膀,“大介老板昨晚真的没回来睡?”

     “有,五点半回来的!”

     “确定是跟那个女孩出去?”

     “确定!”

     “对不起,大家,今天休息一天,不做生意啦。”

     林美帆将四个老主顾请走,凌羚连忙一个一个的道歉,陈伯笑着说,“凌羚,你快有一个弟弟啦,大介这家伙真厉害!”

     “陈伯,不要乱说!”

     林美帆已经忍不住扑倒在桌子上嚎啕大哭,凌羚看着店里的镇店之宝,是凌大介裂开大嘴跟美食家蔡先生的握手照,“袜仔,你看照片上的这个傻瓜,怎么会有这么多女孩喜欢他?”

     “还有其他人吗?”林美帆泪眼婆娑的看着凌羚。

     “还有袜仔啊。”

     体育馆内,十几个教练已经就坐,连总经理也来了,明明和几个女生夸张的拉起横幅,写着“罗彬加油”,罗彬正坐在地上冥想。

     林美帆眼红红的抱着袜仔坐在凌羚的旁边,一位穿得十分可爱的俏女郎坐在凌羚的另一边,铁梁和一众师弟妹也来了,还有刘昱希,离比赛还有二十分钟,凌羚打通了电话,声调突然提高,“臭大介,你还在睡觉,什么刷牙,刷什么?快点把桌子上的鸡蛋面包吃了,跑过来!”

     “凌羚不要这么生气,即使迟到了,主角没来,不会开场的,迟一点出场才有气势嘛,昨晚大介哥哥实在太累了,我也劝他停下来,早点睡觉,他就是不肯,这个家伙太可爱了!”

     “哇!”的一声,林美帆冲向洗手间。

     “不愧是大介教练!”铁梁对着师弟妹说道,大家都捂着嘴偷笑。

     凌大介终于出现了,头发乱蓬蓬的,脚好像有一点拐了,甜品阿姨立刻跑过去,替他整理头发,“你头发蓬松的样子真可爱,你的脚真的拐了,都让你昨晚不用抱着我。”

     “没事,一点小伤,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可以不抱住呢。”凌大介笑得十分猥琐。

     铁梁等一般学生均投以艳羡的目光,林美帆像崩溃了一样,死死抱着袜仔。

     “啊吉麦!”总经理亲自做裁判,场上两位都是身形高大的选手,“立技”都十分了得,凌羚不禁肃然起敬,“原来爸爸的柔道这么厉害,他真的很帅啊!”

     “大介哥哥很man啊,男人认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的,简直是迷死人!”甜品阿姨花痴一样,“大介哥哥加油!”

     袜仔也在大声的叫着,为凌大介加油,对面的寥寥无几的叫喊声和这边相映成趣。

     两人已经三次倒地,均没有占到一分便宜,时间已经过了两分钟,“铁梁师兄,他们都很强啊,你说爸爸能赢吗?”

     “这要教练可以沉着气,即使五分钟赢不了,拖到加时赛也可以赢,最怕他像你一样到了最后只剩下一股蛮劲。”铁梁虽然傻傻的,但在柔道上的见解却十分到位。

     “我就是这样!”凌羚十分无趣。

     罗彬看准机会抓住凌大介的右臂,右脚已经探入他的两脚这间,左脚转动,凌羚的心都跳出来了,她知道罗彬的“背负投”是很难破解的,眼看爸爸就要给人摔倒,心里暗暗许愿,不要“一本”。

     只见凌大介右手手臂给抓住,左手探入对方的胯下,穿过左腿,反而形成了抱住对方的姿势,轻易易举的将“背负投”破解,“哇!爸爸太帅啦!”,凌大介的学生随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连在场的十几个教练也忍不住拍掌,对面的寥寥数人黑着脸。

     凌大介顺势将罗彬抱摔在地,骑在罗彬背上,左手抓住他的右手腕,凌羚站了起来,她知道爸爸会使用“木村锁”,只要动作成型,对方只能拍席认输,罗彬身体一翻,挣脱出来,“哎”大家同时叹息。

     凌大介抓紧机会打了对方一个“效果”,时间只剩下二十秒,只要耗下去,就可以赢了,即使是这样,因为总经理不是专业裁判,在这种比赛里应该不会判他消极比赛。

     “进攻!”凌羚喊道,“拖延!”铁梁和几个师弟都喊道。

     “傻瓜!”其中一个师弟忍不住骂道,凌羚瞪了他一眼。

     果然是父女同心,凌大介根本没有理会自己是占了上风,形势一片大好,心里只想着要“一本”对手,“好,爸爸,一本!”凌羚大声喊道。

     “傻瓜,师妹你好可爱!”铁梁忍不住说道。

     “效果”,终于凌大介在“背负投”没有使出来的时候,给人撂倒,前胸触席,时间也到了,打平,准备加时。

     罗彬拉着总经理低声说了几句,总经理跟他交谈了一阵,站在场边宣布,“罗彬教练认输,总教练由凌大介教练担任!”

     罗彬走过来恭喜凌大介,虽然觉得意外,但是徒弟们还是欢声雷动,明明过来生气的拉着父亲的衣袖,凌大介说道:“罗教练,为什么这样?”

     “你看,他指着凌大介身后,你有这么多学生来捧场,而我只有女儿跟两个学生,你做总教练实至名归。”

     “爸爸,说好的输赢定谁是教练,你又没有输。”明明喊道。

     “爸爸一早输了,昨天就输了,凌羚光明正大的跟你决斗,你们做了什么?这难道不是我也有责任吗?况且你看凌教练的脚拐了,如果没伤,刚才那个”背负投“我可以化解吗?”

     众人听了都禁不住为他鼓了手掌,在罗彬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明明生气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