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爸爸的选择
    “不愧是大介总教练,脚伤了,昨晚还付出了这么多的体力,今天还是可以赢得比赛!”铁柱紧握着凌大介的手无不羡慕的赞叹道。

     “当然!”凌大介裂开大嘴,“你怎么知道我昨晚付出了很多体力?”

     “大介,你还不害羞?这么失礼的话要在女儿面前讲吗?”凌羚在他的手臂上用力捏了一下。

     凌大介夸张的摸着手臂,“都是为了你才这样做,我这么辛苦还要受罪。”

     铁梁大声叫道:“大介总教练,果然是男人中的男人,自己跟漂亮姐姐快活了,原来是为了为凌羚师妹找一个妈妈,辛苦你啦!”

     众学生鬼哭神嚎的在起哄,“大介教练,把昨晚的情形分享一下,不要害羞。”

     “袜仔走,今晚不准大介回来,他爱去阿姨那里睡觉就由得他!”凌羚十分生气。

     “说什么?什么阿姨睡觉?”凌大介一手抓住凌羚。

     铁梁故意压低声音笑道:“大介总教练,我们都知道了,你昨晚在那位可爱的姐姐家里睡觉,还抱着人家,把脚都拐了,叫你停,你还不停下来,辛苦你啦。”

     “啪!”的一声,甜品阿姨手里的包包用力的打在铁梁的头上,“你这个傻大个说什么?我跟大介哥哥清清白白的,昨晚我跟他去河边找玉坠,很晚都找不到,我叫他停下来,他说是女儿的宝贝一定要找到,后来他要到下面的地方找,我从上面掉下来,他抱住我,不小心扭了脚,你当我是这么随便的人吗?”

     “你们只是找玉坠?什么都没发生?”林美帆欣喜若狂。

     “当然没有。”

     “大介老板,我错怪你啦,我立刻回去开门做生意。”林美帆高兴的说道。

     甜品阿姨笑着说:“原来你们以为我跟大介哥哥拍拖对吗?”

     “当然,我以为你喜欢大介这个臭男人,我就知道除了妈妈没人会喜欢他。”凌羚笑着说。

     甜品阿姨侧着头想了很久,突然高兴的说道:“其实跟大介哥哥拍拖也不错啊,大介哥哥你会接受我吗?”

     自从凌大介当了总教练之后,也没有增加工作,照样是教他的学生,当然多跟他学习的人,他为此常自吹自擂,凌羚跟袜仔的生活越来越好,每天林美帆都过来抢着做家务,但是厨房凌羚是坚守的,因为那里是妈妈交给她的地盘。

     甜品阿姨的真实姓名叫马小君,她真的开了一间甜品店,味道如何见仁见智,但是她甜美的笑容可爱的打扮确实是吸引了不少男学生的生意,当然有柔道馆的学生,大家都称呼她为师娘,她也乐于接受。

     每天早上,凌大介没了以前这么早起来,但是却坚持每天陪着凌羚跑步,可是每次回来都会生一阵子的气,因为他发觉自己跑得没有袜仔那么快,袜仔已经张到很大了,可以站起来爬在饭桌上吃饭,睡在凌羚的床上时,占了大半个床位。

     最讨厌的是她每次睡醒都会掉下不少金色的毛,凌羚开始禁止她在床上睡觉,只可以每天早上进来叫她起床,可是凌大介却十分喜欢,只要女儿将袜仔赶出来,他就接袜仔进房间一起睡,他说袜仔像一个抱枕,很舒服,反正每天都有人来替他清理被单上的狗毛。

     “大介,我有话要跟你说。”

     “正好,女儿我也有话跟你说。”

     “好吧,你是长辈,你先说。”

     “这样的,一块宝石。”凌大介用右手作了一个比划,“这么大,很漂亮,只有有能力买的人都想得到,可是宝石只有一颗。”

     凌羚不解的问道:“你有钱要买宝石吗?”

     “听我说,爸爸,就是这样的一块宝石,自然很多有条件的女孩子想得到,可是爸爸这有一个,另外,妈妈走了不到一年,你觉得这样好吗?”

     凌羚终于明白他的意思,忍不住作作呕状,“妈妈跟我的约定,要为你找一个温柔的女人照顾你,妈妈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她的私心,就是要你快乐,只要你开心就好,对于我,也不反对,但是不同意的是,你是臭大介,别自以为是。”

     “蜡烛,知道蜡烛吗?”

     “跟女儿说话可以直接一点吗?”

     “蜡烛点亮了,周围都感受到他的光芒,只有蜡烛地下是阴暗的,你就是蜡烛地下的那个傻瓜,爸爸就是蜡烛。”

     凌羚自己也觉得厌烦了,“好吧,我说我的问题,美帆阿姨,小君阿姨,你选哪个?”

     “小君!”

     “为什么?”

     “你不觉得她长得很可爱吗,嘿嘿嘿。”凌大介禁不住偷笑。

     “你果然是一个臭男人,我很好奇,你当初为什么会追求妈妈?”

     “当然是因为她长得很漂亮,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

     “如果妈妈不漂亮呢?”

     “假设的问题我不懂得回答,好啦,明天小君的父母要见我。”凌大介摸着头说道。

     “袜仔,我们出去!”

     “出去干什么?”

     凌羚没好气的说道:“你第一次见人家的父母,不用穿一套好的衣服吗?现在跟你出去买。”

     “我想穿柔道服去,顺便系上黑带。”凌大介提议到。

     “走吧,你不要再令你的女儿丢脸啦。”

     凌羚领着凌大介,袜仔在前面走着,逛了半天,终于替他选好了一套非常合身的西服,这个家伙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肚子里还是没有赘肉,穿起来竟然似模似样。

     第二天,马小君就来接走了凌大介,看着他的一身衣着,十分满意,凌羚将糕点放在妈妈的照片前,“妈妈,今天爸爸就去他喜欢的女孩家了,你真的一点都不嫉妒吗?我知道你不会,你还会开心,这个讨厌的家伙终于有人照顾了,对吗?妈妈,长大了,我也可以像你一样温柔漂亮吗,恐怕很难,我有一半是大介的。”

     凌羚做了寿司,还有一个芝士蛋糕,邀请了刘昱希过来,自己拿了零用钱买了一支很大的清酒,两人还有袜仔,坐在屋子里,等着凌大介回来庆祝。

     八点了,凌大介还没有回来,袜仔已经禁不住叫了起来,凌羚给了一杯清酒她喝,九点了,凌大介终于回来了,“哦,刘昱希你也来了,有寿司,还有清酒,有我最爱的芝士蛋糕,有什么好事,要庆祝?”

     “大介,不要装模作样了,我们为你庆祝,什么时候可以接小君阿姨过来住啊?”

     刘昱希拉了一下凌羚的衣袖,凌羚才发现不妥,凌大介满身酒气,身上的西服不知去哪里了,里面的衬衫也是胡乱的扣着,一摆一摆的走到桌子前,一下子没坐好,坐到地上,两人连忙去扶他,却被他推开,他抱着袜仔,突然哭了起来,“女儿,爸爸给人甩了,又要单身了,我很想念妈妈啊。”

     凌羚突然感觉爸爸真的像一个小孩一样,她也觉得十分伤感,抱着爸爸的头,安慰着他。

     大家一直都没有再提起那天的情形,几年后重遇小君阿姨,终于知道了那天发生的事情,那天凌大介拖着马小君的手,一起来到她的家,原来她家里十分富裕,走进去的是一栋乡间别墅,但对于凌大介这样的人,他一点都没有自卑的感觉。

     大厅里坐着马小君的父母,母亲十分亲切的招呼着,父亲突然道:“凌先生,你是不是已经结过婚?”

     这样的问题他是一早预料到的:“不错,我太太因病去世一年了,现在还很想念她,我们还有一个女儿,十五岁了,今年初三,准备读高中了。”

     “好!”父亲点点头,“我喜欢你的坦白,现在还想念去世的太太非常好。”

     马小君挽着凌大介的手臂,十分满意他的对答,“你今年四十岁?”

     “过年后就四十一了,比小君大二十年,但我会好好照顾她。”

     “年纪大一点的男人也好,现在经营一家馄饨面店?”

     “不错,是祖上的手艺,有空伯父来尝一尝,我还是柔道教练,黑带一段。”

     “哈哈,你叫我伯父有点奇怪,我只比你大三岁,这不重要,只要你对小君好,现在要谈谈你们的未来。”父亲喝了一口茶。

     凌大介身体坐得更直啦,“我打算给点钱你,送女儿到外国读中学,听说你也去过日本学习,那么去日本好了,有你的朋友照顾。”

     凌大介觉得十分开心,点头道谢,“女儿出去了也好,你们可以有自己的空间,将来肯定也要有小孩的,你除了好好照顾小君,也要好好照顾孩子,不过你已经是一个十五岁孩子的父亲了,对你并不困难吧。”

     马小君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凌大介傻傻的坐着,直到马小君推了他一下,突然他站起来对着马小君父亲鞠了一个躬,然后坐下来,正式说:“伯父,我很喜欢小君,如果跟她结婚了,肯定好好照顾她,爱她多于自己。”

     马小君用力的挽住他的手臂,“可是,我不能跟她结婚,对不起。”

     这一下出乎所有人意料,凌大介接着说:“跟小君结婚后,我一定全力爱她,跟她生了小孩,也要全身心爱护,可是,我忘记了一样东西,我女儿才十五岁,她也是小孩,我还要全力照顾她,直到她长大,我这个人能力有限,如果我照顾了小君和孩子,我肯定没精力照顾女儿,如果我照顾女儿,就不是全身心的爱小君,我不配拥有小君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对不起!”

     凌大介说完,向着在场三人鞠躬行礼,然后走出马家,马小君也没有追出去,她爱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凌大介,如果他改变了,就不是她所爱的凌大介了。

     这件事情是几年后凌羚二十岁的时候才知道的,但十五岁的时候,她根本不知道,一直以为是马小君的家人嫌弃凌大介,这件事情发生后只有一个人是开心的,就是林美帆,她是善良的女人,并不是幸灾乐祸,但是在爱情面前是没有承让的,只有得到或者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