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dex id="KOAJNUWBR"></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枕中遗书
        枕中飘出一张纸,萧寒眼明手快将其抄在手中。

         这张纸和其他的纸也没什么不同,纸面早已发黄,纸上有字。

         泛黄的纸面上,字由毛笔写成。

         程英道:“藏的这么隐秘,纸上写的是什么?”

         孙先生狐疑地道:“先父生前从没说过这个枕头竟会藏有暗格,孙家上下大大小小的事我差不多都知道,有什么值得他如此珍藏?”

         晴飞道:“不管是什么事,相信都是绝密。老太爷既如此珍重,想必有关孙家气运,又或者孙岳两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也说不定!”

         孙婷婷叹了口气,道:“现在孙家早已没落,便纵有千般巧计,也难恢复昔日一二分风光。”

         孙先生也不禁黯然。

         萧寒正待看时,耳边隐隐传来一阵奇怪的脚步声,看了晴飞一眼。

         晴飞也正望向他,道:“来了,来了!”

         程英奇怪的说道:“谁来了?”

         晴飞道:“你有没有听到脚步跳动声?孙老太爷既已变作僵尸,第一个要找的便是最亲近的人,孙先生是他的独子,想必是孙老太爷的僵尸来了。”

         程英道:“僵尸为什么先害亲人呢?”

         萧寒摇摇头,道:“不是害亲人,而是亲近,只是僵尸没有灵性,出手难免不分轻重。”

         孙婷婷道:“结果还不是一样?”

         脚步声更近了,众人此刻都已听清,不免有些不安。

         晴飞迟疑着道:“不知道老太爷变的僵尸是哪一种。”

         萧寒道:“被人陷害入了风水局,那一口怨气岂非太重,又过了这么些年,起码是跳尸,还是快要变飞僵的那一种,又或者已经是飞僵了也说不定。”

         程英道:“人死后怎么可能还有知觉?”

         萧寒道:“人死后灵魂便会离开身体,堕入轮回,躯体也会慢慢腐烂,而孙老太爷并非自然死亡,一口气堵在喉咙处,而所葬墓地煞气太重,煞气侵入尸体,这也使得孙老太爷身体无法腐烂,那一口气也就无法消散,喉咙处的气也会变成怨气,尸也就成了僵尸。”

         孙婷婷道:“你们有什么办法没有?”

         晴飞扯直了墨斗线,道:“你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这时一阵阴风吹来,孙婷婷打了个寒颤,赫然看见僵尸已跳到门前。

         僵尸的面色灰白,露在外面的肌肉干瘪,指甲长及数寸,口一张,吐出一股白烟。

         孙先生也已发觉,脱口一声:“爹——”

         萧寒取过一张符,挡在众人身前,道:“他是僵尸,没有人性的。”

         僵尸已跳进门来,萧寒手一扬,纸符向僵尸飞去,口中叫道:“去吧!”

         僵尸没有离去,却也没有扑上来,那黄符在距僵尸一尺左右时径自落下。

         萧寒一惊,已自油纸伞中抽出一把桃木剑。

         月光从窗外透入,照在僵尸面上。

         僵尸依旧呆呆的立在原地,头微微摆动,眼睛一直盯向孙先生。

         孙先生大骇之下,不知所措,道:“我父亲在看着我。”

         萧寒也第一次遇见这种诡异的情况,道:“应该是看不到了,不过凡事都会有例外,若非孙老太爷这条僵尸道行太高,只怕另有你我想不到的变故。”

         晴飞道:“看来他的确不比普通的僵尸,试试墨斗线。”

         萧寒忙拦住他,道:“先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

         程英拉过孙婷婷,道:“婷婷,这就是你爷爷啊?他看起来好年轻啊!”

         孙婷婷道:“爷爷已经死了二十三年了?他死的时候年纪并不老,也可以说是英年早逝。”

         孙先生叹了口气,道:“先父离世时仅四十三岁。”

         那僵尸一直盯着孙先生,此时众人一说话,他竟侧转头来做倾听状。

         晴飞看见僵尸的动作,叫道:“他听得到!”

         萧寒也看到了,道:“他必是飞僵无疑了!只是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发动攻击?”

         程英仔细看向僵尸,僵尸此时却已回复正常,仍是盯着孙先生。

         只见僵尸两条手臂微微前伸,干瘪的嘴唇不断翕动,像极了大人逗弄蹒跚学步的孩子。

         孙先生上前一步,孙婷婷忙拉住他的胳膊,眼中满是紧张之色。

         孙先生知道她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叹了口气,道:“他毕竟是我的父亲,即使他变成了僵尸,我不相信他会害我。”

         萧寒虽然也觉此举不妥,却没阻拦,只是更加小心防范。

         孙先生走到僵尸面前,伏地拜了三拜,道:“爹,孩儿没用,惊扰了您老人家。我知道是岳中明让您老人家变成这样的,也害得我们孙家家道中落。”

         这时那僵尸动了,萧寒随之而动,手中桃木剑向僵尸刺去。

         一剑刺空,萧寒就不再攻击,刚刚僵尸并非袭向孙先生,而是向后退出一步。

         萧寒大奇,与晴飞对望一眼,对方眼中也充满惊讶。

         孙先生此时已微有泣声,爬到孙老太爷脚下,道:“爹啊!您在世时没少做善事,造福乡里,孩儿谨记您的教诲,只是人力有时而穷,近些年虽少行善事,但孩儿绝无为非作歹之事,虽贫穷不易其志。可恨您为奸人所害,死不瞑目,孩儿不能为您报仇,也定要向那岳中明讨个说法!”

         那僵尸突然两臂连拂,像掸灰尘似的将孙先生挥在一旁。

         这下不仅孙先生感到惊讶,萧寒和晴飞更是傻了眼,两人从没遇见过这等诡异的情况。

         萧寒看到那僵尸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冷笑。

         孙先生又拜了三拜,道:“爹,您放心,孩儿一定尽快为您找好墓穴,让您入土为安。”

         那僵尸索性连看也不再看他一眼,双臂垂下,向前跳去。

         萧寒手持桃木剑当胸横摆,那僵尸突然一转向棺材跳去。

         晴飞道:“他真的是僵尸吗?”

         萧寒道:“我也不知道,太奇怪了!”

         程英诧异道:“僵尸不是会亲近亲人吗?看不出来啊!”

         这时僵尸已跳回棺材,棺材盖也盖了回去。

         萧寒突然叫道:“不好,枕头!”

         棺材盖一下弹开,僵尸也一跃而起,晴飞忙将枕头合好,放回棺材里。

         那僵尸却没有攻击众人,仍旧躺回棺材里,没了动静。

         孙先生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晴飞猜测道:“难道孙老太爷对这个独子太失望了,也失去了亲近的兴趣。”

         萧寒道:“若是这样,再好不过了。”

         程英道:“那婷婷呢?老太爷不会对这个孙女也失望吧?”

         萧寒道:“婷婷是在老太爷死后过继的,没有血缘关系,僵尸也感应不到的。”

         程英道:“为什么会这样?那张纸上会不会写呢?”

         萧寒恍然道:“对啊!还没看纸上写的是什么呢!纸呢?”

         萧寒看着空空的手,才想到掏纸符时不知把纸放到什么地方了。

         程英道:“什么?找不到了?”

         众人四下寻找终于在棺材下找到,只是此时纸上已印下一个清晰的脚印,不知道是谁的。

         萧寒细细的看来,读道:

         “吾生年憾事有三,其一,余自幼而孤,尝得邻人岳长生饭食济日,待事业有成,其人尸骨寒之久矣。恩义尽付于其子中明,仍深感遗憾。

         其二,吾二十八岁上得一麟儿,不免宠溺过甚,其性骄狂,五岁时以中明为骡马,坐其颈上,击其面,吾未能阻止,致其受辱,引为憾事。

         其三,麟儿骄狂,幼失其教,年长教不及矣。愈长性愈懦怯,恐吾之家业,尽败于其手。

         余尝至白云观许愿,签云:三年不惑,祸起萧墙。二十三年,李代桃僵。重见天日,劫尚未央。昆仑山远,生死茫茫。余不解,白云观主云:有缘人自解。”

         程英道:“这算什么?”

         晴飞道:“只怕也只这能解释僵尸奇怪的行为了。”

         萧寒道:“只怕这也是岳中明报复孙家的原因。孙老太爷知恩图报,本是件好事,但太过在意就不免太痴了。”

         晴飞道:“你是说孙先生小时候对岳中明的折辱让岳中明一直记恨,以至于要报复的孙家家破人亡?”

         萧寒道:“这件事听来虽不可思议,但无疑也是最好的解释了。”

         程英摇摇头道:“他们都是疯子。”

         萧寒道:“能做出这等事来,不是天才,一定是疯子。”

         晴飞喃喃道:“二十八岁时生子,其子五岁时结怨,布下风水阵,四十三岁时棺木下葬,三年不惑,二十三年,李代桃僵,重见天日可不都应验了吗?看来这祸真是起于萧墙了。”

         孙婷婷道:“真希望早日了断这些恩怨,不免连累太多人受苦。”

         萧寒道:“现在虽然知道了岳中明与孙家的恩怨,但现在只怕更难办了。”

         程英道:“为什么?直接去找岳中明挑白了说好了。”

         晴飞道:“他说的是彻底解决两家的恩怨,事实上棺木虽已出土,风水阵的咒力却不曾化解。两家人难免有一家有人亡故。”

         孙婷婷道:“这么说迁坟也没用了?”

         晴飞道:“除非化解了恩怨,不然孙老太爷葬在哪里,不免都是李代桃僵。岳中明既然安排下这等毒计,我们就不可不防他的后手。”

         萧寒道:“现在我只希望岳中明能罢手,不然要破这个风水局难免有人死伤。”

         程英道:“这就是劫尚未央吗?”

         萧寒点点头,道:“不错,劫尚未央,这劫二十三年还只渡了一半。”

         程英道:“那白云观主既已算出这些事,又为什么不阻止呢?”

         萧寒道:“他纵能阻止这一件,祸根还在,不免又会生出其他事,两家恩怨不调解,这场灾祸就不可避免。”

         程英道:“那后面的昆仑山远什么的,又在说什么?”

         萧寒心中一动,看向晴飞,道:“对啊!还有昆仑,有办法了。”

         晴飞叹了口气,道:“只怕找不到他,纵然找得到,他也不一定肯帮忙。”

         萧寒道:“他只是最后的杀手锏,现在还是先去找岳中明吧。”

         孙先生初时一直委顿在地,这时突然跳起叫道:“这事既然因我而起,便让我承受一切后果!我去找岳中明。”

         萧寒拦阻道:“暂且不忙,孙叔叔先去查几件事,明日再去拜访岳中明不迟。”

         孙先生道:“什么事?”

         萧寒道:“第一,西郊公墓的幕后策划者是谁?其二,三年前买下孙老太爷周边八个墓位的人是谁?其三,现在西郊公墓卖给了谁?”

         孙先生道:“西郊公墓是岳中明当年向市里反映修建的。其他的我还不知道,今天去查一下,相信明天天亮之前一定会有结果。”

         程英道:“那些买墓地的人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萧寒道:“在中国,选阴宅最重风水。孙老太爷下葬后这里就改成了公墓,在这里选阴宅的大多也是普通人,那时孙家也未败落,可是二十年后,孙老太爷所居阴宅实在是是大凶之地,孙家也已败落,那些人为什么还要迁进这里呢?”

         晴飞道:“你是怀疑岳中明借机让孙家永不翻身。”

         萧寒点点头,道:“纵然孙家福泽连绵,二十年的时间也早该尽了,没有孙家为岳中明做嫁衣,岳家也不免成了无根之木。可孙老太爷阴宅周围的墓位始终都在孙家手里,这也使得孙家衰而不败,家财散尽而人无虑。”

         晴飞道:“插木生芽,是为玄武嘴长,断不可扦,一扦即败。”

         萧寒道:“不错,那八处墓穴使得凶煞之地变的十死无生而又毫无回旋的余地,孙家也由家破转为人亡。”

         孙先生叹了口气,道:“我妻子便是在今年离世。”

         程英道:“既然如此,他们又为什么逼着孙家迁坟呢?”

         萧寒道:“因为那处墓地现在已经变成绝地,孙家直系也仅剩孙先生一人,李代桃僵,李代桃僵,李树若是死了,那么重的煞气,桃树还是不免一死。”

         夜已深,烛泪已尽。

         蜡烛熄在屋里,月光停在窗前。

         往事的帷幕渐渐拉开,众人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